一直到兩人完全習慣對方的存在,就連午覺水野銀也不忌諱的躺在她的大腿上享受著舒服的睡眠。

  「小銀,你醒了嗎?」微風吹來陣陣涼意,也送來草原的青青草味,水野銀豎起耳朵,瞇著眼。

  好刺眼……啊!是太陽啊!

  伸手,他想遮去刺眼的陽光,但是小手始終無法如願,但是不一會兒,身邊的水野紫卻替他完成了這個願望。

  探來小巧的臉蛋,用影子遮住讓他睜不開眼的光線,她的大腿是最舒服的抱枕,讓水野銀睡了好一會兒美夢。

  「妳叫我嗎?」瞇著眼,他還是睡眼惺忪。

  「嗯!你的毛是銀色的,叫小銀好不好?」水野紫摸摸他的耳朵,對於罕見的銀色毛髮,她特別的愛不釋手。

  銀色,這個遺傳了父親的漂亮皮毛,雖然父母已經不在人世,卻留了這個顏色,讓他時時刻刻都感覺到家人的存在,一百年……五百年……。

  「嗯!以後我就叫銀。」五百年,他決定用名字來追弔家人,用這個人類女孩取的名字。

  「水野銀,水野紫,這樣子就感覺跟我是同一個家族的,我們就像是家人一樣!」笑道,她開懷的說著。

  家人是嗎?那個五百年前就失去的,原來叫做親情,沒想到這一回在人類身上學習到,又同時失而復得。

  水野銀溫馴的躺回水野紫的身上,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不需要學會什麼叫做男女授受不親,這等親暱,是被認同的。

  日復一日,兩人的感情逐漸加溫,時間就這樣轉眼過了一年,十二歲跟十三歲的差距,讓水野紫長大了些,這一年,是她進入國中的日子,她開始有月事,開始想的多,想的遠,開始有少女情懷。

  所以在水野紫身上慢慢看見了淡淡的憂愁,雖然兩人還是時常相約見面,但是擁抱跟親暱反而逐漸減少了。

  水野紫開始會拿書籍來給水野銀看,甚至會念詩句給他聽,聽的懵懵懂懂的,但是從熟悉日文後,水野銀也慢慢跟著水野紫一起成長。

  在她身上,他學會了那無法去的學校所教的東西,他開始會陪著水野紫一起做作業,他開始會看水野紫的課本。

  從白話文到文言文,他一點一滴的成長,比起自學,這一年來抵過他五百年的努力,樂於學習,他更期待每一日與水野紫見面的那一刻。

  這日,他正對著水野紫帶來的厚厚一本小說而感到興趣,水野紫拿著作業本,以石為桌,以地為椅開始著手今日功課,兩人安靜的共同享受著午晌。

  這本『源氏物語』是他人生中第一本文言文小說選,所以他看得有些吃力,不時向水野紫借來字典,逐一查閱其字的內容及念法,一字一句都裡清楚後,才換下一句。

  這已經是他閱讀的第十天,文詞雖優美,但對他這個初學者來說,實在是太深奧了,如果當時他早一點發現這一本書的話,或許在作者有生之年,還可以親自去詢問一下,聽故事總比閱讀來的輕鬆。

  話雖如此,但是他還是欲罷不能的繼續看下去。

  半晌,他暈頭轉向的躺在地板上,長長的吐了口氣。

  「怎麼了?還是看不懂嗎?」對於他的舉動,水野紫偷偷的笑了笑。

  「字我懂,句我也懂,拼在一起我還是沒問題,只是我弄不清楚,書中那麼多女人,只有一個男人,為何大部分的女主角都很悲傷?為什麼他們不能像我們一樣開開心心的?愛不愛,死不死的,搞得我頭好痛啊!」感情對他來說,似乎還太早,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學會情竇初開已然不容易。

  「愛情最美的地方,就是相信永不結束。」少女情懷總是詩,她已經開始了純純的愛戀。

  愛情?可以吃的一個東西嗎?他曾有過配偶,也曾有過交配,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回憶都只成了白骨,性過去只是一種需求,但為何人類的性卻是如此複雜?

  「性應該是快樂的,為何她們卻要如此悲痛?」

  「戀愛不是只有性,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受,想要兩人長相廝守,兩顆心永不分離,這就是愛情的偉大。」讀過幾本書,水野紫已然像是個小大人。

  「愛情……?長相廝守……?」顯然,他還不懂愛情的定義。

  「嗯,等你找到了想要一輩子都在一起的人的時候,你就知道什麼是愛情了吧!」

  歪過頭去,水野銀沉思了會兒,但是馬上抬起頭來,開心的笑道:「有啊!我想跟小紫一輩子在一起!」

  這個一輩子不僅侷限於她的一生,人類短短幾十年就結束的壽命,對水野銀來說已經不夠了,若未來漫長的歲月,能永遠都有這麼一個人陪伴,那他還有什麼遺憾呢?

  夕陽下,水野紫的臉蛋紅潤著,不知道是太陽的餘暉還是來自她的羞澀。淺淺的,她微低下頭。

  「那是因為你現在只有我一個朋友啊!等日後你有了新的朋友,就不會這樣想了。」默然,她踢踢腳。

  「不會的!不管有幾百個朋友,我都要跟小紫一輩子在一起!小紫不想跟我在一起嗎?」抓疼了水野紫的手臂,卻也將堅信給傳達到水野紫雪嫩的肌膚裡。

  微點頭,但是又馬上搖頭,這麼突然,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不想嗎?」抓緊的手不放,又更緊上一籌。

  「想!」低下頭,水野紫羞澀的像紅蘋果一般。「我說……想一直跟銀在一起。」

  高興的抱住水野紫,這是一個久違的擁抱,比起一年前,更添了些不同的情愫,水野銀似乎慢慢的了解書中所提及的感動。

  「約定好了!我們要一輩子都在一起。」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間又過了半年,小倆口的感情是越來越好了,但是水野紫的笑容卻是越來越少。

  少到水野銀都快要忘記,她燦爛的笑靨是停留在幾月幾日的事情了。

  這日,水野紫在約定好的時間裡出現,但是蹣跚的腳步讓她看起來有些失魂落魄,眼底多了一些比平常更濃郁的憂愁,那是水野銀無法碰觸到的地方。

  「小紫不開心嗎?」看著愁眉苦臉的水野紫,連他的心都開始灰了起來。

  為了不讓水野銀擔憂,她硬是擠出一抹微笑,苦苦的,澀澀的。

  「銀,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

  「遊戲?什麼遊戲?」睜大雙眼,水野銀興致濃厚,他就像是長不大的孩子,一聽到遊戲,連尾巴都翹了起來。

  「以十年為限的捉迷藏,從三天後開始計算,看看你可不可以在人海茫茫中找到我。」

  「十年?我不要!好久喔!十分鐘好不好?」他們每天相見,別說十年了,三天都會悶出他一生病吧!所以水野銀討價還價了起來。

  「傻瓜,十年的時間長,但是獎勵自然就比較好囉!」

  獎勵?講起獎勵,水野銀的耳朵抖了抖,開心的將尾巴左搖右晃。「是什麼!?是什麼!?」

  淺笑,水野紫淡淡的憂愁又散了出來。

  「若你找到我了,我就嫁給你,當你的妻子。」

  晴天霹靂,水野銀訝異的嘴都攏不上,一雙大眼直揪著水野紫看。

  「怎麼……你不願意娶我?」哀愁,水野紫的臉色更加黯淡。

  「不是的!不是的!我要!只是……我還沒修練成完整的人……所以要下山生活,似乎……」垂眉,他總不能帶著耳朵跟尾巴下山去吧!水野銀面有難色。

  「不要緊,就算是一輩子在山上,或者是隱居其他地方,我都不怕的。」緊握水野銀的手心,她給予勇氣。

  「那當然好,那假如我找不到呢?」

  「找不到的話,就約定十年後的今天,在這裡,這個岩石下,我們繼續當著我們的朋友,就當作是我們無緣分了。」

  「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嗎?」

  「嗯!不管是戀人或是朋友,我這一輩子,都會跟你在一起。只是我希望,跟我長相廝守的人,能夠努力一次,讓我感受到你想跟我在一起的勇氣。」

  水野紫的笑好甜,甜的讓人有些害怕,彷彿是轉眼即逝的笑靨。

  「嗯!我知道了!妳放心,三天後我一定會找到妳的!」在她十三歲的末期,兩人做了約定,一個十年之約。

  風吹來一陣香氣,從水野紫的身上發出,而這股氣息,則是深深的刻在水野銀的鼻子裡,憑著這股氣息,他一定會找到未來的妻子。

 

  秋野靜子一臉陶醉,聽的她已經開始用腦子想像那畫面,多麼美麗的一段愛情故事啊!雖然是從一個看似正太的『老男孩』口中說出,但是兩小無猜的愛情,多麼可愛。

  「所以你沒有找到她?」

  「嗯!真的很奇怪,明明是相同的氣息,但是我在都市裡總是找到別的女孩,而且都是面臨生死邊緣的,好怪!」摸不著頭緒,這問題也在他腦海中反覆思量了許久,始終沒有答案。

  「人在死之前,都會有一股氣息,聽說只有人界以外的生物能夠嗅到,那叫做死氣。」靈異之事,他在修行前就已經被迫吸取許多知識了,所以這點學問,藤野武還是可以輕鬆平淡的從腦海中翻出。

  「胡說!小紫不會死的!」怒氣充斥著身子,水野銀雪白色的毛墅立了起來,證實了怒髮衝冠為紅顏的舉止。

  「對啊!別瞎說了。」秋野靜子也幫腔著,要對兩個小情侶說這等話,真的是太殘忍了。

  「我也沒說是水野紫的死氣,或許是當時她家人有人去世身上也難免會沾到些,犬科本來就鼻子較為靈敏,不小心聞錯也是理所當然的。」呵,這些日子他聞錯的機率有多高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藤野武也就不便再多說什麼。

  緩下了白毛,水野銀這才鬆了口氣。

  是啊!或許是十年前聞錯了吧!呵,十年前的自己真笨!

  暗自偷笑著自己,他也挺怪之前自己的粗心,不只在大都市發生聞錯事件,更是當時神城琉璃跟神城琉乃懸崖事件的錯誤,因為當時兩位小女孩同時發出濃郁的死氣,所以他才誤以為是水野紫,釀成這樣的悲劇。

  「所以,阿銀,你打算怎麼做?」看著水野銀不斷變化的臉,秋野靜子有些擔憂。

  「沒關係,就算不是妻子,只要可以跟小紫在一起一輩子,是朋友也沒關係的。」反正,到現在他還不會分什麼是愛情、友情,不管哪一個,他都最不想要的,就是跟水野紫分開。

  這十年已經折磨他好痛苦了,他不要再一個十年,不管什麼身分,他只要能看見水野紫。

  「不可能,你的一輩子已經給了藤野家,別忘了你是馴養妖。」總是不解風情的藤野武在這時潑了他一身冷水。

  「我知道啊!雖然我已經不能時時刻刻在她身邊,但至少我的心永遠跟她再一起,成為馴養妖可以讓我在人群中走動,只要見了面,讓我知道她的定居所,就算偶爾變成原型路過她家門口,這樣也無所謂。」用未來的幾百、幾千年,換來這一輩子可以看她的機會,對他而言,值了。

  「好樣的!阿銀,我支持你!明天我把你打扮超帥氣,變成日本第一型男,陪你去找小紫。」拍拍胸部,她大辣辣的說著,對於打扮,沒人比她更行的了!

  「妳不行去。」但是保證完不到三秒,馬上被藤野武打了槍。

  「為什麼?」

  「妳留在這裡,我有事情要妳做。」

  「喂!我是你師妹,不是你女僕耶!」插起腰,她這次捍衛起自己的權益,但是這種裡直氣壯,只維持了十秒鐘,對上了藤野武的眼眸,她又只能舉雙手投降。

  從長劍旁的牛皮紙袋中,藤野武抽出了一本厚重的紙卷,那是像古裝劇裡的道具,幕府時代用的書卷,雖老舊但是被保存的良好。

  「這是什麼東西啊?我可不看文言文喔!」

  「看不懂也得看,我們回來之前,妳要把這一本看徹底,而且絕不可以給第二個人看見。」指派工作,他很在行,反正能夠省去一個麻煩,他絕對不會讓自己多帶一個拖油瓶。

  「什麼?要看徹底?我怕我認識文言文,文言文不認識我耶!」翻過書皮,她看到了斗大的標題『淨世錄』。

  不會吧!這該不會是什麼佛教經典文獻吧!?要她看這本書,還不如要了她的命。

  秋野靜子發出了哀嚎。

  「秋野靜子。」拿出了一個紙捲,本來是應該宣讀的,但是藤野武卻直接將紙捲扔進了她的懷中。

  「這是老爸要我給妳的,這本書是藤野家第一代傳下來的記錄書,妳若弄丟了,肯定會死得很難看。」

  哇!不知道這本書來歷不小,秋野靜子緊緊抱在懷中,藤野家的寶物,她絕對會用生命去保護。

  「為什麼要給我看這個……」對於一個門徒,她感到困惑。

  「因為老爸今年做了一件最糊塗的決定。」說罷,藤野武向水野銀招了下手,因為明天起要放水野銀去約會佳人了,今日的修練必然要延長才行。

  兩人無視秋野靜子,往門外走去。

  「喂!你們!」

  「我回來前不准出神城家的門,因為我設了結界,這裡最安全。」頭也不回,他慢慢離去。

  口中唸唸有詞,秋野靜子做了張醜陋的鬼臉,一手抱著寶貝淨世錄,另一手則是打開師父給她的紙卷。

  不一會兒,在藤野武上重機的前一刻,那聲尖叫幾乎要穿破耳膜,但是如預期的,他沒有太大的訝異,跳上重機,繼續了他的移動。

  原因無他,只因紙捲上傳來的喜訊,就是秋野靜子取得藤野家正式伏妖師的資格,雖然紙是最下階層的『者』級,但是足以讓她瘋狂的又叫又跳。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