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藤野武想再次舉起槍時,水野銀將她一把抱住,逃出了洞口。

  「做甚麼?她已經死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要你傷她!」說罷,水野銀伸手一捻,快速念出熟悉的咒語,藤野武錯手不及,便消失在雪地之中。

  迴咒,藤野武回到了追趕狩已名賴時的山腳下,遠離這山頂,可以保護著水野紫短暫的安危。

  「對不起……」又一次道歉,這次道歉除了讓水野銀再次消耗自己修行外,還道歉欺瞞。

  但,他抱著水野紫的手不肯放,力道大到足以將她融入自己的身子骨,那是一個痛楚,無注的神情。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死?為什麼要瞞著我偷偷的死去……」那時聞到的,果真是來自水野紫身上的死氣,他痛苦萬分。

  「對不起,對不起……」一聲聲道歉,此刻的她,早已淚流滿面。

  「我不要妳的對不起,我要妳活過來!妳告訴我,妳是什麼時後斷氣的,我可以回到妳死之前,把妳給救回來!」雖上一次救過一個將死之人,險些讓死神給滅了口,但是他現在不管那麼多,就算是要他死一萬次,也絕對要救活水野紫。

  「銀,來不及了,你救不了我的,我在約定後的第二天……就已經死去了。」換言之,就是十年前,三千五百六十天前。

  在兩人悲痛的同時,樹上的笑聲傳來,水野銀本能的將她藏於身後,看向了那聲音的來源。

  「可以救活她,用你的迴咒。」輕鬆的在樹梢上翹著二郎腿,看來狩已名賴已經看了好一會兒的戲碼了。

  「不!我決不要銀死!銀若因為我死去,我活了也沒意義!」大聲喊著,水野紫慌張的抓著他的手。

  狩已名賴眼一沉,牙根一咬又露出了絲絲笑聲。

  「不打緊,我可以幫幫你,只要把你打到快死,你就可會捨得用那麼一點點餘力來救你的情人了。」言畢,他掏出了符紙。

  水野銀還沒來的及變回原型,他便施了咒語。

  「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雷咒迅速的打在水野銀的身上,原本身體狀況已然不佳,再加上方才連施兩次迴咒,來不及反應,直覺得將水野紫推開,一人落入了這雷咒之中。

  「啊!!!」無情的雷電透著雪水威利加倍,一擊擊打在水野銀的身上,將他的浴衣畫破,露出怵目驚心的傷口。

  只見水野紫上前奔了過去,毫無恐懼,她迅速來到水野銀面前。

  「別近來!快走!」忍著痛楚,水野銀嘶吼。

  水野紫一腳踏入符紙結界,瞬間瓦解了雷咒,水野銀也同時從空中掉落下來,跌在地上。

  悍在水野銀跟前的水野紫,一雙眼眸直對上了狩已名賴,讓他的動作止了止。

  「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在伏妖師面前,鬼魅的逃跑是最明智的抉擇,但如今水野紫卻選擇最笨的反抗。

  「放了牠吧!」眼神堅定,水野紫的身下發起漩渦,旋轉的氣流將她粉色的和服飄了起來。

  「小紫……別管我,快走!」水野銀吃力的說著,方才才施的迴咒,藤野武回到了半小時前,也就是山腳下,就算騎重機也得要半個小時才會到這裡,如今牠身負重傷,別說保護她了,連自保的機會都沒有。

  施了力,水野紫不放棄,她的氣流不斷迴轉,說明了她的堅持。

  「是嗎……」閉上眼,狩已名賴扔出了符紙,盤旋於上空,落了一地天羅地網。

  「拋下一切也要保護他,看來,妳已經愛上他了,是吧?愛上了一個妖怪……」嘆了口氣,狩已名賴微微動怒,在金色的網下擲出如雨般的血劍,劍劍刺入水野紫的身子,欺凌的慘叫在水野紫口中傳來,那不堪負荷的身子用盡全身力氣,化作一縷風,將水野銀捲起,並在瞬間逃離。

  狩已名賴對這短暫的逃離並不感覺訝異,淡淡的,他從胸前拿出了菸,輕鬆自在的點了起來,抽了數口,這短暫的時間就當作是給水野紫的溫柔。

  風自不久後停下,水野紫與水野銀兩人雙雙落地,而水野紫也在這一刻吐出了鮮血,染紅了雪白的岩石。

  又回到了這裡,他們相識的地方。

  「小紫,妳還好嗎?」用盡力氣扶起水野紫,他自己也知道答案,憂心忡天的看著奄奄一息的她。

  「沒事……沒事……你不要擔心我,反正我也都死過了,這一點傷沒關係的。」自嘲著,她這縷幽魂竟然可以再體驗出痛楚,也算是奇蹟了吧!

  「迴咒!我還有迴咒!」淚水奪眶而出,他見到水野紫的口中不斷溢出的鮮血,連手都害怕的顫抖了起來。

  緊握著水野銀顫抖的雙手,勉強自己,她擠出亮眼的笑靨,輕輕的搖搖頭,水野紫將他的手牽引到自己的唇瓣上。

  「十年前,我已經死了,你就算使用迴咒,還是改變不了我已經是幽魂的事實,別浪費力氣了。」

  「那我就回到十年前,妳還活著的時候!」哽咽,水野銀對死亡感到無助。

  苦笑,水野紫在他的拳眼上烙下一吻,輕柔又無力的吻。

  「不要,若迴咒要犧牲,我絕對不要,尤其是犧牲你。」她見多了生離死別,不要再多一個,她要水野銀好好活著,替她活下去。

  「當初為什麼要我找妳十年?就算知道妳將要死去,我也不會離棄妳的……」水野銀懊悔著這十年的空白記憶,如果當初沒有分離,至少他可以在有生之年守護著水野紫。

  他清楚,人與妖本身就是不同的壽命,他本來就會看到水野紫死亡的一天,但是若人沒有執著殘念,就不會化為幽魂,而進入輪迴,他願意在她的墓前等待又一次的轉世重生,但打破輪迴成為幽魂……就再也沒有投胎的機會,也就是說,若放任她消失,這個世上就再也沒有水野紫的存在了。

  「十年前,家族與敵對的家族發生一次大紛爭,我的家人全部都參與了流血行動,那年,父母預計瞞著我,將我跟強褓中的妹妹一起留在家裡,但是無意之間,我聽到了這個消息……所以,身為家人,我不能夠放棄他們,跟你做了約定,就是希望給自己活下來的動力,於是偷偷跟了過去……只是,我還未出師,還是瞞著家人去的,所以在路上就被敵人給殺害了。」咬著牙,她回憶著痛苦的往事。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還未到戰場就死去,我不甘心回不來,我更不甘心看不見你……無法完成你我的約定,所以……我回來了,憑著十年的怨念,今日我才能化作幽靈與你相見……。」拋開所有,拋下轉世,她只想守著約定,這個應該屬於自己的歸屬。

  水野銀低頭吻了她的唇瓣,這個等了十年的吻,總算達成了,儘管兩人都不是人類,但這深澳的情感,此刻攻陷了水野銀的心房。

  「好怪,兩個小孩子在接吻。」苦笑,水野紫的初吻感到羞澀。

  「不會怪,換算起來,妳現在應該二十三歲了吧?而我也已經有五百一十歲了,都是成年人了,接個吻沒有關係的。」淚水墜落,他甜蜜與痛楚一起敲打著他的心窩。

  將水野紫摟緊,就算是她身上沒有絲毫體溫,也想溫熱他的肌膚、心靈。

  「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若使用迴咒,他死後,水野紫並不會開心的活下去,而且他若不在,當年的情形也無法幫助到水野紫,也只是再一次讓水野紫面臨死亡的恐懼。

  倘若什麼也不做,水野紫的靈體受了如此大的傷害,絕對只有魂飛魄散的一刻,試問他又於心何忍?

  血漬再次弄髒了水野銀的衣領,在他白色的浴衣上留下燦爛的紅花。

  「好好的活著,把我的份一起活下去,我知道你可以活好幾百年,甚至是好幾萬年,如果我的死可以讓你把我放在心上好幾萬年,這也算是值得了。」除了伏妖師之外,他是沒有天敵的,再者,他如今是藤野家的馴養妖,那更無後顧之憂了,只要在藤野武的視線裡,他就會是安全的,所以,她選擇逃脫的地點,就是距離山腳更的這裡。

  然,不知是她的運氣始終如此背,或者是天妒他倆綱開花結果的愛情,早一步找到他們的,而靠在樹邊抽菸的,竟然是輕鬆自如的狩已名賴。

  相依偎,已經傷了五臟六腑的兩人,仍不願放棄保護對方的心意。

  「你,存在的價值只有迴咒,使用吧!我讓你用苟延殘喘的身體,使用最後一次迴咒,讓一切回到十年前,她還活著的年代,運氣好的話,你不會死,還可以助她一臂之力。」等著看好戲一般,狩已名賴繼續吞雲吐霧著。

  「不!別聽他的!你的身子絕對受不了十年的迴咒,尤其是現在你又受傷了,別聽他的!」緊張的抓著水野銀,她知道他動搖了,只為了這短短十載的感情。

  水野銀清楚,眼前這個人說的話絕對不可以相信,但是他又怎麼狠的下心看著水野紫在自己手上慢慢消失,逐漸失去的觸覺,讓水野銀遲疑。

  「是嗎?」有些失望的將菸蒂扔在地上,並用腳踩了踩。「妖就是妖,永遠不會懂感情的,雖然是幽魂,但也當過人,前一刻還願意為你魂飛魄散,這一刻換你了,卻怕死了嗎?」淺笑,他拿出血飛鏢,準備再一次攻擊。

  已無力氣反抗的水野銀將水野紫保護在懷裡,他似乎找到了答案。「小紫,妳不要怕,雖然不能陪妳走黃泉路,那我就跟妳一起化為空氣,存在這世界上吧!」妖的出現也是背叛了輪迴,所以同幽魂一般,只有消失,沒有死亡。

  「真是浪漫,紫,妳安心去吧!」同時擲出五個飛鏢,各個瞄準了兩人心臟,他的溫柔就是速戰速決。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