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姊……沈學姊,妳還好嗎?」搖起熟睡中的沈芸妤,活動到了尾聲,醒著的卻沒有幾個,在一片狼藉中被叫醒,沈芸妤傻笑了聲。

「呵……不小心睡著了呢!」她不是醉了,雖然兩杯黃湯下肚,但是她的腦子依舊很清晰,只是在酒精的催化下,一個不小心鬆懈了自己,軟弱的那一面不小心漏了出來,為了在學弟妹面前保有最好的一面,她索性趴下去裝睡,沒想到這一趴,還真的把睡蟲給引了出來,而且還夢到了她這輩子最不想再提起的往事。

「辰美呢?」揚起美眸,她在房間內找不到熟悉的影子。

「和田跟時生已經先回去了,沈學姊還走得動嗎?需要幫妳叫車嗎?」看著沈芸妤紅通通的臉蛋,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祟或是被手壓出了的印子,看在學妹眼中有點擔憂。

「沒事,不用叫車了,我坐公車回去就可以了。」她向來不奢侈,甚至比一般的大學生都還要節儉,在這裡,她只要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知道沈芸妤的個性,學妹還是不太放心,拎起隨身包,她來到沈芸妤身邊。「那我跟學姊一起走到交通站吧!」

「不用麻煩了,跟妳家是反方向吧?出去不遠就到了,我行的。」她向來不是弱者,所以對同情二字,沈芸妤一向是敬謝不敏。

拉開拉門,沈芸妤回頭向零散的人群們致意。「謝謝各位,今天的聚會實在很開心,那麼,我先告辭了。」

禮儀二字,她到日本之前就已經學的透徹,在同袍面前,她更是運用得宜,絲毫不丟沈家的顏面,只可惜,今日她或許運勢不佳,不光是做了那麼多年都想遺忘的往事夢,還讓她一拉開門就撞上往來的客人,失了重心,跌落到地上,連包包中的物品也因劇烈的撞擊,全數灑落出來。

「對不起,妳還好嗎?」溫柔的聲音自沈芸妤的耳邊傳出,她倒入了溫熱的胸懷之中。

瞬時,她那殘留的微微突然睡意全醒了,不好意思地推開男子。「對不起,真的是很抱歉,您還好吧!?」

今晚的她真是太鬆散了,難道一畢業就亂了手腳嗎?不斷的失態讓沈芸妤瞬間紅了臉蛋,彎下身撿拾物品的手與男子重疊,她反射性地收回了手。

「啊!不好意思,我沒有事,請不用擔心。」男子協助她將東西收了起來,最後壓在鞋子下的學生證,也讓他拿了起來用手努力擦拭著。

啊……多久沒遇到那麼好的一個人了?沈芸妤不免苦笑,到日本之後,她雖然也常被人告白,但是真叫她感覺不錯的男人,沒想到竟然是一個過客。

餘光偷瞄過去,他看了男子清秀的五官,亮黑的烏髮掏過耳後,深邃的眸子卻有著溫柔,冷不防,讓沈芸妤為之一愣。

看著學生證慢慢清晰,男子的面容微微變了,但又在下一秒,將它物歸原主。「來,您的學生證。」

「謝……謝謝。」沈芸妤不知為何,突然感覺有點異常,心跳告訴她,自己的敏感神經全來自眼前這男子。

然,她一點都不想讓自己這莫名的情緒暴露在現實裡太久,這種少女般的心跳,早就應該不存在了,所以沈芸妤理了理思緒,再次對男子行了禮。

「真是不好意思。」再次的歉語落下的同時,男子也隨即搖了搖手,對於這麼一點的小事實在不需要她行那麼大的禮。

拉著學妹,她越過了男子,走出這個陌生的氛圍下,也結束了這場歡送會。

「沈芸妤……」緩緩,男子抹上一臉笑靨,看著她遠去的背影,低聲的念了一回她的名字。

「我們該走了吧?他們還在等我們呢!」同行的友人說道,拉回了男子的思緒。

微微的露出笑靨,男子點頭示意後走上了他預定的包廂,那個屬於他的轉淚點……。

     *  *

她從來都不希望自己在父母的庇護下成長,自然也不想靠關係在自家公司中獲得職位,所以,她決定為自己的事業負責,進入她所看好的大企業,開始她人生第一份工作。

當然,這是巧合之前的想法,當她站在面試廳外時,沈芸妤正處於一個興奮又慌張外加一些難以置信的狀態,導致那原本完美無瑕的妝感因瞬變的表情而有所突兀。

站在她面前的並不是面試官,而是跟她同時應徵的文書人員,但是天下就是有這般無巧不成書的事情發生,那昨晚才讓她為之心動的臉,今天讓她的心臟再次跳動了起來。

「真……真巧……。」又一次,她又不小心結巴了。

「真的,好巧。」淺笑,西裝下的他依舊迷人,散發出的光彩讓人百看不厭,只可惜,除了外表讓沈芸妤驚艷外,她應該不會因其他的東西而增加自己的心動了,就算是二次結巴,她也認清自己絕不會就此陷下去。

轉頭,沈芸妤不打算繼續話題,或許在心跳回復平常速度之後,她才想要繼續看男子一眼,不過這犯規的外表,當真讓她有些亂了分寸。

怪了,不該是這樣的,她向來不是外貌主義者,對於明星偶像也不是沒有實際接觸過,因為父親工作上的需求,偶爾會帶她跑跑片場,再帥的國際影星對她而言,都只是陌生人的存在,但……眼前這男子除了帥之外,多了一份熟悉感,如果說是外表吸引她,倒不如說是這份過分的熟悉感,迫使著沈芸妤難以控制頑劣的心臟。

「不過……真的是好巧……」話中帶話的,男子在嘴中喃喃自語,這讓沈芸妤實在不太高興,畢竟對什麼巧合之說,若不是今日她親身體驗,她真的不想相信這如漫畫情節般的劇情。

此刻,面試室的門開啟,面試官拿了份文件走了出來,對所有面試人員行了個禮。

「各位早,我是人事部部長,敝姓田中,請多多指教;現在開始一一為各位面試,未叫到名字的人請在沙發上稍作休息,一旁有茶水、點心可以使用,那麼,首先請第一位先進入吧!」低頭看了一下名冊,面試官看向了男子。

「林嘉駿先生,請先進來吧!」

雖然是日文發音,但是這個名字卻深深的刺進了沈芸妤的心頭,尖銳的、狠狠的插了進去,無預警的流出鮮血,讓她的美瞳瞪大了數倍。

林嘉駿站起身,向面試官行了個禮,但也在踏出第一步的同時,微微彎下腰,在沈芸妤的耳畔輕語道:「所以我才說……真的好巧……。」接近氣音,但是每一個字都如長針,一針一針刺的她血流如注。

在他帶上面試室的門時,沈芸妤的思緒還是被拉的老遠,她頓時覺悟到,自己果真不是外貌主義者,會對這男人莫名心悸,全是因為那她這些年用盡全力抹滅掉的記憶,明明將所有有關於他的相片、物品都留在台灣,明明腦海中的記憶體完全將這個人抵擋在外,偏偏在大腦中還蒐尋不到這人的資訊前,身體就已經有了自然的反應……。

 

「猜猜我是誰?」矇著沈芸妤的雙眼,調皮的男聲響盪在耳邊。

因閱讀被打斷,沈芸妤不是很高興的嘟起了嘴。

「能進出我家,又能摀住我雙眼不被警衛轟出的,只有住在隔壁的笨蛋而已。」她喜好學習,所以討厭更多的時間被剝奪而去。

男子的聲音陷入思考,半晌,他決定換個方式詢問。

「那你猜,我是嘉駿還是弘俊。」

嘆了口氣,沈芸妤放下了書本,那明明是全本原文的外語書,對一個大學生而言都未必能輕鬆閱讀的小說,如今卻是這國中女孩的課外讀物。

巧手覆上了男子調皮的掌背,巧笑了聲。

「林嘉駿,我這輩子都不會弄錯人的,就算我哪天瞎了或是你化成灰,我也絕對能認出你來。」

 

瞎了……化成灰……?

拖著下巴,沈芸妤笑話著自己當年說的蠢話,沒想到貪一時嘴快,就這麼容易靈驗……。

就算她得了失憶症,應該也會認出林嘉駿吧!

面試結束了,面試的內容她回答的大方得體,就連結果面試官都已經告知錄取了,該死的是,跟她同時錄取的竟然是大獲好評的林氏企業公子,林嘉駿。

唉!早在他進去面試的前一刻就知道會錄取的消息了,畢竟減去林公子的頭銜,林嘉駿的成績以及他們一同上的菁英教育裡,他絕對能夠輕鬆通過每一個公司面試,就如同沈芸妤一樣……。

喝了杯咖啡,她長長的嘆了口氣,摸摸腫脹的胃部,她有多久沒犯胃痛了?啊!來到日本後就沒有了吧!

果然林嘉駿的出現,連同惡質記憶跟病史通通帶了出來。

辭職嗎?但這家公司是她畢業前就最嚮往的工作地點,做了更多努力也是為了錄取的這一刻,突然說不做了,也不像是她的作為。

況且,同性質的公司,就算換了東家,未來市場上仍是非常有碰面的機會,避的了一時,但絕對避不了一世的。

淺笑,又嚐了口苦澀,她就是這樣,總是喜歡做出自虐的行為,就算胃再痛,她的休息時間總是要讓一杯咖啡見底。

「逃什麼呢!這些日子都堅強地過來了,還有什麼好逃?」沈芸妤替自己加油打氣了一番,她一點都不想要讓自己的脆弱在這一刻浮現出來。

是的,那個軟弱的自己已經不存在了,早在四年前就在台灣斷了氣,被林嘉駿溫柔歉語給活活勒斃,沒有一息尚存,跟著回憶葬在高中畢業典禮上……。

咖啡杯中最後一絲溫熱存留,僅存的一口咖啡即將完結,伴隨著她今日的霉運走上尾聲,踏出這員工餐廳,沈芸妤依舊是那個堅強獨立的女強人。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正當她要將這最後的咖啡送入口中前,讓人搶了去,搶先嚐了那個屬於她苦澀。

蛾眉一皺,只因出現在她眼前的是現在最不想看到的男人。

「黑咖啡?妳的胃不好,喝這個好嗎?」林嘉駿品嚐完畢後,因為無預期中的甜味,他亦皺起了眉頭。

別過頭去,她現在還沒想好要用什麼臉來看這個男人,該笑還是該帥氣的背起背包走人?思考了數秒,她依舊找不到答案。

反倒是林嘉駿,十分自然的在她身邊拉開了椅子,輕鬆地坐下,讓沈芸妤有點措手不及。

「一杯咖啡應該不會讓林先生喝不起吧?」冷漠,她現在已經無法離開,只好快點用言語打破這奇怪的氣氛。

「所以我應該把這杯咖啡錢還給妳嗎?」回的妙,林嘉駿托著下巴細看著她。

「不必。」如果真要還,沈芸妤要的絕對不是一杯咖啡,林嘉駿欠她的實在太多了,多到已經不是用錢可以償還的了。

默默地將桌上的雜誌闔上,沈芸妤坐在位置後,根本只是攤開放在桌上裝飾罷了,且不提她一字未看,就連雜誌類型都是她平常連瞄都不瞄一眼的時尚雜誌。

「明天開始就是同事了,身為同期新人以後還請您多多指教。」做出了禮貌性的對話,這句話是標準的官方台詞,沒有半點的溫度,比起陌生人,更加陌生。

林嘉駿看著她打完招呼語,不語的繼續看著她將東西收拾乾淨,一瞬間只是安靜地看著一切,彷彿要把這四年沒看完的通通看回本來。

不習慣被人直視著,彷彿那雙深邃黑眸要將自己的心靈看透,沈芸妤的目光始終不願施捨給他。

「那麼,我先告辭了。」站起身,她準備離去。

然,林嘉駿卻捉住了她的手腕,輕柔的聲響再次響起在耳畔。「芸妤,我來日本,是要帶妳回去的。」

他單刀直入地說明來意,絲毫沒有隱瞞。

甩開了林嘉駿溫熱的掌心,沈芸妤又一次讓自己的心跳失控。

「我並沒有想去哪裡,更不可能因為「你」而回去。」特別說明了林嘉駿的立場,對於沈芸妤而言,現在的他並不是個特別存在。

離開台灣時,她就已經切斷了所有跟林家的聯繫,或許商場上雙方父母還有接觸,但是私底下,他們倆家已經完完全全切斷了情誼。

或許是愛女心切的沈父,實在不忍女兒再次受傷,寧願少賺一些也不願再讓陰霾環繞在沈芸妤身上,所以這些年來她才能安安心心的放棄這段情感,所以,她絕對不可以再讓林嘉駿來動搖她這些年的努力。

「芸妤。」再次叫喚時,沈芸妤與她的距離已經拉長開來。

轉頭,沈芸妤給了她一個微笑,這笑是這些年她所訓練出來的堅強。

「在公司裡,請您喊我沈小姐,我想這基本的尊重,林先生應該不會不懂的。」轉換成日文,她再次將自己武裝起來。

「那離開公司後,我們還是青梅竹馬嗎?」青梅竹馬這幾個字在林嘉駿口中拖曳而出,突然覺得多了分沉重。

巧笑,沈芸妤現在並不會讓自己的心情往下掉,追憶這回事絕對不是應當出現的時機。

「是啊,曾經的青梅竹馬,那麼,林先生,再見。」又是一句日文,這個語言更加強了她的防禦,漠然,她行了禮,獨徑走出了餐廳。

帶著她的堅強與驕傲,這次,她先走。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