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芸妤學姊,恭喜妳畢業了!」想到時常照顧自己的沈芸妤將要離去,和田辰美的淚水總是止不住。

拍拍她的小腦袋,沈芸妤微笑。

「誇張了喔!我又不是要死了,別搞得像生離死別一樣的!妳家到我家的距離,騎腳踏車才不到五分鐘耶!哭什麼哭啦!」遞上衛生紙,吸吸她那關不住的水龍頭。

沒想到這個動作竟讓和田辰美的淚水更多,聲音也逐漸大了起來,甚至開始一股腦的大哭起來。

「喂!我才剛說完,妳怎麼又哭了啊?」對於淚水,沈芸妤舉雙手投降,好聲好氣的拍著她的背,只求她姑奶奶心情好起來。

「芸妤學姊,我就是怕芸妤學姊一畢業之後就要搬回台灣去了,這樣……就真的見不到面了……」淚水讓她哽咽,連說起話來都已經含糊,可見和田辰美的傷心程度有多深了。

食指與大拇指圈成一個圈,在和田辰美的粉額前停下,並在下一秒化作武器,攻擊著和田辰美額頭,剎那間泛起紅來。

「好痛!」痛吟了聲,和田辰美哀怨的看向沈芸妤,水汪汪的大眼就像是小狗狗的可憐攻勢。

「傻瓜!我爸爸的公司在日本,我們家的房子也在日本,我一家都在日本,我回台灣幹什麼啊?我還沒有那種能耐能在台灣賺到一棟房子,回去等餓死嗎?」雙手擦腰,她像是老媽子一樣的訓話。

「所以學姊不會回去台灣囉?」眼睛飄過希翼,和田辰美秋波閃閃發亮。

「我不會有那麼笨的學妹吧!我最後再說一次,是的,我這輩子應該是不會有機會回台灣了,除非旅行或是回去探望親朋好友,我絕對會住在日本,陪著妳這個囉哩巴說的學妹。」捏著她軟軟的腮幫子,沈芸妤就是喜歡她的天真,但是有時候天真過頭到笨的境界時,真讓人有點受不了。

「學姊妳也不能怪人家啊!畢竟學姊妳是全校第一名畢業的高材生耶!不管是運動還是課業,全部都難不倒妳,家事背景那麼好,只要講一句,沈爸爸應該會輕易的在台灣幫你買一棟豪宅吧?妳要人家怎麼不擔心嘛……」眼睛還是有些紅腫,這個愛哭鬼似乎還在擔憂。

「哎!妳這個女人真的是囉說到極點,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啊!」

「沒關係啊!我嫁不出去的話就嫁給學姊吧!反正學姊也沒有男朋友嘛!」勾著沈芸妤的手,她又哭又笑的臉蛋實在讓人摸不透。

「呸呸呸,我才不玩什麼GL百合哩!妳小心妳的小空會吃醋喔!」搓了搓和田辰美的額頭,她稍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學姊,妳怎麼知道的……」自以為是藏的天衣無縫的戀情,沒想到被沈芸妤一語話破,她恨不得馬上找地洞鑽下去。

「拜託,我是誰啊!我可是無敵的沈芸妤耶!」自滿的抬高了下巴,沈芸妤驕傲的神情表露無遺。

「因為……我看學姊都沒交過男朋友,就算有人跟妳告白,也全部被妳發了好人卡,所以我在想妳是不是很討厭戀愛這回事,所以……才沒找學姊說的,所以……所以……學姊可以不生我的氣嗎?」緊張讓和田辰美說話都毫無章法,彆扭的踢了踢腳,她乞求諒解。

呵,她不是討厭戀愛這回事,她是壓根就沒有愛情了,又何來在乎呢?

「學姊,可以不生氣嗎?」

苦澀,她的腦海竟然浮現出那些最想遺忘的畫面,本以為時間可以淡忘一切,沒想到四年過去,那一句句對白還是記憶猶新,一次次在夢裡、回憶裡刺痛她,刺的她體無完膚。

「學姊,妳真的生氣了嗎?真的氣辰美沒有第一時間告訴妳……啊!都是辰美不好,辰美笨……」看著沈芸妤若有所思的臉龐,和田辰美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氣憤自己沒有提早告知。

敲打聲這才拉回沈芸妤的意識,快速得拉著和田辰美敲打腦袋的拳頭,停止了她所謂的處罰。

「傻瓜,我沒生氣啦!小空人很好啊!妳跟他交往一定能夠幸福的,我替妳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怪妳?」摸摸她敲疼的腦袋,沈芸妤是最好的大姊姊。

「我就知道學姊是最好的人了,最善解人意,最溫柔體貼,最美麗動人最……」和田辰美傻不隆咚的一股腦將能讚美的話都脫口而出,在她心中,沈芸妤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學姊。

「好了好了,再講下去妳又要拿香來拜我了,現在我要去拍團體照了,妳先回去上課吧!晚點放學後再一起約吃飯,不過……如果妳有約會就不勉強了。」拉高長音,好姊姊偶爾也會有一點壞心眼。

「沒有!沒有!就算有約會也是學姊優先嘛!跟學姊約會比誰都重要!今天晚上去常去的那家餐廳吧!」她的開心不隱藏。

「好啦!就妳這張嘴,伶牙俐齒的,快去吧!」推推她,和田辰美才興高采烈的踏上了回教室的腳步,但是步伐伴隨著揮手,她率真的讓四周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隨後,其他學弟妹送來了祝福,畢業典禮上雖滲雜些離情的淚水,但是歡笑聲始終不增間斷。

歡笑中,沈芸妤眼眸下藏了一絲絕不讓人看透的悲傷,只因和田辰美剛才稍稍拉起她的回憶-台灣,那是她生長的地方,卻也是她最痛的地方,所以四年前父親的決定,讓她感覺到唯一慶幸的事情,就是在這陌生且絲毫不保留任何回憶的地方,她才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如果可以,她寧願這輩子都不再踏回那傷心的土地,就這樣,把十八年的記憶跟隨她可悲的愛情長久埋藏進台灣的土地吧!

 

再一次畢業,她即將邁入二十一歲,外表變的成熟且美麗,在大家面前,是活潑開朗好相處的一位美人,光鮮亮麗,但是沒有任何男人再踏入她的心房半步,只因她將自我深鎖,除了表面,她不樂於跟人分享更深層的東西。

*  *  *

拿著熱騰騰的畢業證書,沈芸妤抱著即將埋沒她的花束,連走路都顯得吃力。

她也算是大公司的千 金 小姐,但是卻很排斥家裡司機開車接送,她從不喜歡用父親的努力來做太過的張揚。

「學姊,我再幫妳拿一點吧!」和田辰美好心的說著,但是似乎心有餘而力不從,因為她矮小的身子也快要被花束給埋沒,連頭都看不到路了。

搖頭,沈芸妤拒絕了她的好意。

「哎唷!都怪學姊人氣太旺,我看連校外賣花的小販都不及學姊手上的花多吧!」雖羨慕又忌妒,但是她最喜歡的學姊有這等魅力,絕非今天才知道的。

「拜託,我是誰?沈芸妤耶!」笑罷,她喜歡在熟人面前表現自己。

「是是是!學姊一句話,勝過我千百句,約個吃飯約了一星期都沒人要理我,學姊親自出馬,今天都快要把餐廳的位置給全包了呢!」對於學姊,她當真自嘆不如,永遠比不上的腳步,是驅使她繼續努力的動力。

「學生會會長的話當然要聽囉!何況是退位的最一個請求,妳說是吧?」這些日子,她也算是對學生會鞠躬盡瘁了,請頓飯還不到的人,真該被千刀萬剮了。

「是、是!您大小姐說的算。」攤手,和田辰美笑著回應。

此時,躺在她口袋的手機鈴聲大作,用脖子夾著花束,沈芸妤有些吃力的掏出手機。

皺眉,無顯示號碼。

「喂?」換了手,她手上的花束還是不小心落了地。

看著地上的花束因撞擊而微微掉落的花瓣,沈芸妤皺起了眉頭,然,電話的另一頭,仍是沉默。

「喂?請問聽的到嗎?我是沈芸妤,你是哪位?」懷疑著收訊,她試圖彎下腰撿拾花束,但卻讓一旁的和田辰美搶先一步撿了起來,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微微點頭道謝,但是在第二句問話中,她還是沒有得到任何一句回話在電話的另一頭。

不一會兒,通訊斷了,終止了細小的沙沙聲。

「學姊,是誰啊?」小小聲地問著,和田辰美對於她那張冷淡的神情有著疑問。

「掛了,可能打錯了吧!」淺笑,她不喜歡惡作劇的電話,那不出聲的冷靜,讓人作噁。

正當她想將手機送回口袋的那一刻,震動與逼逼聲再次引起了她的注意,猛然一看,短短的一句話配上一個陌生電話,讓她的厭惡更深了些。

恭喜妳畢業。

既然是祝賀,又為何不屬名?

闔上手機,她這回確實的收進了口袋中。

呵,惡作劇跟驚喜對她來說都不是吸引她最好的方式,不管對方是誰,這一步都算錯了。

「學姊?」

沈芸妤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不!沒事呢!垃圾簡訊,我們走吧!大夥還在等呢!」

踏上餘暉之路,這些年,沒有任何事物可以牽起她半點漣漪,以後……也不會。

     *  *

「耶?學姊醉了啊?不行!不行!我還要繼續喝!」走起路來已經歪七扭八的和田辰美仍不願意放下手中的啤酒,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大吃大喝,他絕對不可能放過這機會的!

拉著她,時生空將醉醺醺的和田辰美擁入懷中。「你啊!就愛貪一時嘴快!」

昏沉沉的世界讓和田辰美眼花撩亂,朦朧的美眸中,她以微笑回應了時生空。

「小空擔心我啊?呵呵……最愛你了。」

 

最愛你了……

最愛你了……

最愛你了……

 

迴繞在耳中的話語像是真一樣的刺入沈芸妤的中樞神經,明明已經頭痛欲裂的趴在桌上,但是沒想到卻是如此清晰。

這句愛你,開啟了她封閉已久的開關……。

 

「我幫妳拿吧!」接過沈芸妤的書包,林嘉駿輕而易舉的置於肩上。

搭上了林嘉駿的手,她淺淺的笑著,但是這個舉動,讓他的俊顏上,有著微微的變化。

「喔喔!不愧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啊!感情永遠不會散,超讓人羨慕的!」沈芸妤鄰座的女同學叫著,就連一旁的同學都跟著一起起鬨,教室裡,充滿了歡呼聲。

林嘉駿的臉微低,或許是不想將自己難色的臉蛋讓人瞧見吧!苦澀的笑了聲,他轉身離開教室。

「小倆口害羞了!害羞了!嘿!別忘了畢業之後要發喜帖給我們啊!絕對會去吃的,但是紅包多少就不一定啦!」說著玩笑話,男同學調侃著他們。

沈芸妤露出甜美的笑靨,勾著手臂的手更緊了些,一路從教室越過走廊,羨慕與祝福聲不斷,現在正值畢業考結束,正等待著畢業的最輕鬆時刻,一路上沈芸妤都保持著甜美笑容,人緣好的她,到哪裡都是一張完美無缺的笑臉,然,這一路上,林嘉駿除了沉默,還是沉默,兩人明明靠著很近,卻有著如遠洋般的距離。

「嘉駿,晚點陪我去車站前買雜誌好嗎?」每月固定的商業週刊,雖不是她這個年紀應該追求的東西,但是沈芸妤卻是每期必買。

「我……晚點回家有點事。」話語間有著一絲歉意,林嘉駿最近的笑容銳減,減少到都快消失無蹤。

「我想要去吃站前冰淇淋,買完書後一起吃吧!」她沒聽到,她是故意沒聽到的。

「芸妤。」停下了腳步,看著沈芸妤依舊開心的規劃,他有種強烈的罪惡。

「順道一起吃晚餐吧!吃什麼好呢?咖哩飯好嗎?最近車站前新開的一家……」她的聲音帶著愉悅,她要讓自己還處在甜蜜狀態。

「芸妤。」這回,林嘉駿的聲音宏亮了些,確確實實的傳達到沈芸妤耳中。

撫過柔順的髮絲,風吹了她的憂傷,儘管眼角上有著濕潤,她依舊展開了笑容,帶著苦澀與悲愴。

「你晚點有約會吧?呵呵……看你一副好欺負的樣子,忍不住就想要欺負你一下。」她的聲音在風中顫抖著,隨風吹散的髮絲上還沾了散落的花瓣,如同她凋零的心一般。

「不,是弘俊回來了,所以今天要早點回去。」

一個熟悉的名字,是他那體弱多病的弟弟,從美國治療回來了嗎?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好久沒看到弘俊了。」身為鄰居,又是青梅竹馬,她對林弘俊並不陌生,更該說是久違的朋友,去探望一下又有何不可?

只見林嘉駿低下頭去,手上的書包握得更緊了些。「妳……明天再來好嗎?」

這句話給沈芸妤的感覺好熟悉,好溫柔卻又狠毒的直直在她胸口開了個洞,就如同上周起說分手那一瞬間,用溫柔的言語將她打入地獄。

是「她」要去吧!

是嗎?終於要把「她」介紹給家人了嗎?特別選在弟弟回國的那天,就是想要宣告全家人這件事嗎?

「回家吧!」邁開大步,這裡已經距離學校有點遠了,遇上同學的機會相對的降低,他並沒有想要牽起沈芸妤的慾望。

微微看著他拉長的背影,沈芸妤的淚水滾了下來。

「我愛你啊!就算是畢業典禮那天就要正式分手,我還是最愛你了。」她的淚水在泣訴著林嘉駿的無情,在罪惡與愧疚下,他回了頭。

給沈芸妤一個擁抱,此刻,已經不是對不起三個字可以結束了,他在沈芸妤的眉間烙下一吻,那神情是歉意,那吻是痛楚,從小就培養好的默契突然在此刻發生共鳴。

她懂,林嘉駿的溫柔來自對自己的自我厭惡,那寫在他痛苦臉上的,是友情是親情但……已不是愛情。

牽起她的柔夷,就像小時候一樣……。

「走吧!回家吧!」最後的溫柔,只限如此,再多的,他再給不起,而她,也要不起……。

 

久違的淚水滑落,在吵雜的慶祝會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完全沒有人注意到那趴在桌上的沈芸妤,溫熱的淚水已經濺濕了桌面。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