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內容含有色情,並依  台灣網站分級系統 規定分類,如果你是未成年,或是保守衛道之士,請勿閱覽,並請立即離開,感恩!

離開請按這裡




如未離開僅代表您遵守  台灣網站分級系統  規定,本網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如您已滿18歲並想觀看此文~請輸入密碼yes18即可~! 

 







 

第一章

現在冬天寒冷,鳳凰花也許還沒發芽呢!

但是各個學校卻已經相爭在拍畢業照了,讓人不有所期待都不行。

滄海桑天讓我們聚在一起,相遇是無法逃脫的命運安排。

廣大遼闊令我們編在一班,相識是無法避免的女神微笑。

相遇、相識、相知、相惜,經歷在我們這不長不短的四年。

在鳳凰花落下的那一刻,我們將分離。

在驪歌響起的那一剎那,我們將離去。

在驪歌響起的那一剎那,我們將離去。

畫面掃過腦海,令人感傷。

離情不捨友情,令人難過。

別哭,只因鳳凰花替你垂了憐,落了滿地的悲傷,替代。

傷感過後,是我們脫蛹而出的時候了。

風起雲湧,是我們另一個舞台的開始。

 

一個鞠躬,陳弘彥完成了畢業生致詞,並且如預期的,獲得了大量的掌聲。

台下一雙雙愛慕的神情,虎視眈眈的等待著,雖然有極大的可能被冷漠的回應,但是女孩們仍不死心的決定在這最後一日,將感情表達,期待著拿到第二顆鈕釦的幸運兒是自己。

然,聰明如他,早就料想到如此處境。所以一等待驪歌結束後,他便做好了應戰措施。

「抱歉呢!各位,學生會還有事情等著我,失陪了。」回眸,他亮出了招牌的微笑,陳弘彥向人潮揮了揮手,並且一把抓住身旁那雙纖細的手邁開大步。

就在半晌,心碎的聲音迴響,甚至蓋過了舞台上播放的歌曲。愛慕的眼睛取而代之的是羨慕、無奈。

但是為什麼那可憐的對象會是他?

為自己打抱不平的皇御玖尷尬得賠上了笑,彷彿在替這負心的男人向愛慕者賠罪一樣,但是揚起的嘴角顯得如此不自然,只因他又變成了擋箭牌。

呃!這些人是有病嗎?他是個男人!這一點是需要認證的嗎?幹嘛看到他都像看到情敵一樣?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心中攀延,但是看來並未波及到陳弘彥,從那開心的笑靨中,他沒有感覺到半點威脅。

篤地,皇御玖竟然渾然不自覺得已經跟眼前的這個男人走了好幾百公尺路,越過擁擠的人潮來到無人的大樓。

 

一個施力,陳弘彥輕鬆的將他拉近教室,並且用腳把門給帶上。

「我說……彥學長,可不可以請你下回別把我當擋箭牌來躲避愛慕者好嗎?兩個男人手牽著手走近無人教室,會引人遐想吧?很怪的說……」長嘆了口氣,皇御玖無奈的訴說著。

一個竊笑,陳弘彥鬆開了脖子上的領帶,褪下外套並鬆開襯衫,他從冰箱取出冰涼的飲品,使其滾動在赤熱的肌膚上,為自己的身子解解悶。

「啊!這種鬼天氣就是待在學生會裡喝可樂最好了,你說是吧?小玖。」翹起二郎腿,他深邃的黑眸凝視著皇御玖。

「我說,彥學長……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說話阿!」對於眼前這滋事妄為的狂傲學長,他感到無力。

不語,陳弘彥將可樂一飲而盡,伸了個懶腰,扭動著脖子,緩緩,他站起了身子。

「我說,都要畢業了,你該不會沒給我這個學長準備什麼畢業禮物吧?」拿著手上的空瓶子,用殘留的冰冷在皇御玖的臉蛋。

瞳孔一縮,本以為隱藏好的禮物就那麼容易被發現嗎?皇御玖彎下頭去,從西裝外套下探了探,將包裝精美的小長盒,用顫抖的手快速送達到陳弘彥的手上。

錯愕的臉孔停留了數秒,他沒預料到當真會拿到禮物,那張看著禮物而泛傻的眼充滿了幸福,遲遲忘記伸出雙手去領取那屬於他的禮物。

這遲疑的幾秒讓皇御玖羞紅了臉。難道是嫌禮物太小不夠誠意?天曉得那是他打工的第一份薪水啊!雖然老天爺對這個男人特別優待,給他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長相,有賦予他比電腦還聰明的腦袋,更給他家財萬貫的身世。

但那可是他辛辛苦苦掙來的苦命錢啊!

「如果嫌太窮酸可以扔掉。」眼珠子四處轉動,他不希望自己失望的眼神被看到,就算窮,他也得保留那僅存的尊嚴。

「噗!」噗笑了聲,看著皇御玖驚慌失措的舉止,他倍感可愛。

然,這一聲笑,若讓他誤會的無地自容。

「果然還是扔掉的好……。」喃喃的說著,他移動了自己的腳步,緊揪著那發燙的小禮盒,希望將它安穩的送回口袋。

眼看著禮物就要消失眼前,陳弘彥伸手將它奪回,並且將皇御玖給拉回原來位置,他不容許兩人的距離因此拉開。

「這怎麼會窮酸?這是我收過最貴重的禮物。」用手指輕挑著上頭的緞帶,小禮盒散發著跟皇御玖相同的氣味。

「亂說……你又沒看過裡面……。」是安慰還是同情?他不知道,因為他連抬頭與陳弘彥相望的勇氣都沒有。

彎下腰,佔著他一百八十的身高,皇御玖就像個小兔子般的只能溫馴的在他身下。

眼前這男孩兒真是可愛到不行,嘴裡一再的捍衛自己,但是卻連耳朵都已經紅到熱起,撫起他白皙的臉蛋,陳弘彥燃起一股嫵媚的笑靨。

「就算裡面什麼都沒有,對我來說,都是最珍貴的寶物。」低沉有磁力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著皇御玖的心臟。

扭動著身子,他想將自己那莫名的心悸給扭轉開來,無奈卻發現,抵住牆上的手,無論他如何推動,都無動於衷。

「真的讓你那麼困擾嗎?」垂眉,他尋求答案。

「當然!你不覺得兩個男人……」抗議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原因是陳弘彥那靠近而逐漸變大的臉型所壓迫,他顯得不自在。

「兩個男人又如何?」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靠近了皇御玖臉旁的牆上,無法再近的距離讓陳弘彥的氣息全數落在他白皙的臉頰,為此,他有了紅潤。

推推陳弘彥寬闊的胸襟,雖然這是學長長久以來的惡趣味,不過他還是習慣反抗。

「很怪啊!常常靠在一起,還那麼曖昧的姿勢……。」他的臉蛋已經是紅到不可以再紅,為什麼他非得靠著男人那麼近還臉紅阿!

想到這裡,他反抗的力道又大上一籌。只可惜天不從人願,陳弘彥一隻大手輕而易舉的擒住了他不聽話的手腕,並且抬起空閒的手指挑著他誘人的唇瓣,讓曖昧的姿態更加明顯。

「學長,請不要再玩了,這樣很奇怪。」沉下眼,皇御玖發出了冷冽的目光做出最後通牒。

「玩?呵,我可是認真的。」話畢,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陳弘彥彎下身去,奪走那距離不到 一公分 的朱唇,並且擅自撬開他驚恐而微開的貝齒,迫使他兩交纏。

這……這是什麼?

還沒有時間讓他思考,這一吻就吞去他所有疑問,殘留著一張充滿訝異又泛紅的臉孔,陳弘彥可以藉由手指清楚的感受他泛熱溫度。

彷彿他臉蛋的溫度已經不足以滿足他,陳弘彥想要更進一步的碰觸屬於他的每一吋肌膚。

趁著皇御玖發愣無法思考的同時,他解開了白襯衫的扣子,露出一大片被隱藏住的大好風光,輕撫過他的背脊,惹來皇御玖一聲呻吟。

半晌,皇御玖的手才回復自由,也在下一秒,他的唇瓣才再度感受到空氣的溫度。

「彥學長!你做甚麼?」突如其來的清涼,來自於被退下衣物的肌膚,他錯愕的拉回神智,也隨即撿起滑落在地的上衣,但是卻也因為這舉動,讓陳弘彥順勢將他壓倒在地。

「別這厭惡的表情嘛!明天起你就看不到我了,所以,我得讓你把我記下。」嘴角揚起邪惡的微笑,陳弘彥握住了他的手並且在指間吻了下。

「別把天下人都當成同性戀……」雖然他沒交過女朋友,雖然不知道為何,他竟然不討厭……但是他絕對不想要繼續下去。

「是不是同性戀都無所謂,但是你能愛上的人,只能是我。」邪佞的笑了笑,他霸道的說著。

「少自以為是了。」倔降的他不服輸,雖然這幾年在學校從未有一次可以成功掙脫學長的玩弄,但是他拼死也得為自己的面子搏命。

陳弘彥低下身去,再次擄獲他纖細的一雙手。在潤紅的耳根旁,他細細的吐了口氣。

「我愛你。」

是一句沒有預警的告白,再次麻痺著皇御玖。頓時,他忘記了反抗,首次,他放下了面子。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同為男人的告白,他應該會覺得噁心才是,但是……。

鬆開了他的手,陳弘彥解開上衣,才一褪下就讓風給吹到一旁,與皇御玖的制服重疊在一起。

又是一個吻落下,但是這回的卻是淺淺的、淡淡的,彷彿要測試著皇御玖的回應一般,他將自己的唇瓣離開不到 一公分 的距離,掌心的溫度再次置上了他的胸口。

「如果真的討厭,你可以推開。」雖然陳弘彥把主控權交付於他,但是他那凝視的黑眸跟剛才的告白,就像是一股魔咒一般,封印住了皇御玖的所有力氣。

「可惡……」低咒著,皇御玖別開了視線。

他應該要動的,這個時候應該狠狠的揍他幾拳,再罵上幾句三字經,然後長揚而去。但是他的身體無法動彈,甚至開始期盼……。

滿意他的回應,唇瓣微低,他咬住了皇御玖胸前的胸蕾,不斷的用舌頭挑逗著它,直到它硬如小石,調皮的舌頭才停止攻略。

「呵,它硬了。」輕輕的言道,讓皇御玖羞愧的回復本能,開始想逃脫。

無奈,不管是力道還是身高,都遠不過陳弘彥的他,才沒離開 十公分 ,又給拉了回來。而逞罰他的,是更激情的熱吻,感覺就要將他的空氣全部吸允殆盡。

「剛剛給你選擇時你沒走,現在就不準逃。」既然得到了回覆,他就不允許他逃避,於是下達了這命令。

「何況,它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疼愛了,不是嗎?」收起冷峻,對皇御玖投以微笑,而笑容下的雙手正迫不及待的解開他的褲頭,上齒正隔著裏褲輕碰著那已經杵立許久的陽剛。

「混蛋……」緊閉起雙眼,他不願意看到自己羞愧的樣子。緊抓著窗簾,又因褲子被輕扯下,所以讓他呈現了一絲不掛的半坐緊貼著牆。

笑罷,在陳弘彥眼中,這是一幅完美的畫,他青澀的倔降,就是勾引他最有效的良藥。

忍著腹下的腫脹,他值得他溫柔對待。

張口含住了陽剛的頂端,靈巧如小蛇般的舌頭似有似無的挑弄著那微開的穴口,不忘不時吸允著,讓尚未被開發過的穴兒,不斷的冒出細小的汗珠兒。

「唔……」緊咬著下唇,皇御玖泛泛修長的睫毛,對於這不熟悉的快感感到無助,但是卻也摸不透那份屬於自己期盼的念頭。

「是第一次,我會溫柔點。」話畢,張口將其全數含入,直到根部都滑入進口腔內,他的舌頭才再次進行攻略。

「誰說我是第一次……啊……不行……」倔降的謊言從口中溢出,但隨後立刻讓他青澀的反應給背叛了。

「別說跟你自己DIY時一樣,我不信。」他是惡魔!一張嘴調侃著他,雙手還不停的套弄著,刺激著他的敏感地帶。

皇御玖因快感而拱起了身子,也許是不斷襲來的快感,讓他的頂端濕潤到已經伴隨著套弄而傳出噗嗤嗤的水聲。

「不要了……不要……啊……」語無倫次的他已經是羞愧到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沒想到自己會被玩弄到如此有感覺,皇御玖真是覺得丟臉丟死了!

他的呻吟逐漸響亮,而壞心眼的陳弘彥這時卻壓下身子再次用迷魅的聲音侵襲他的耳根。

「再大聲的話,也許會被聽到……」

聞言,皇御玖眼角啣淚的快速摀住了嘴巴,但是惡劣的陳弘彥卻在此時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讓原本想遮蓋住的呻吟再次溢出。

「不要……不要……太快了……會……」話還沒來的及說完整,那因過度刺激而忍受不住的陽剛,瞬間噴灑出濃膩而潔白的蜜汁,全數落在陳弘彥的手心裡。

「呵,好濃啊!你多久沒自己動手了?」將手心靠近自己的唇瓣,伸出舌頭嚐了口這濃膩的蜜汁,他滿意的笑了。

「變態!不要吃!」緊張的想打開陳弘彥的手,卻又立即被擒住。

「呵,你以為這只是用來嚐的嗎?讓你先解放一次,是因為我忘了買潤滑油……接下來才是正戲……這才是它真正用途。」在手指上畫圓,讓白色蜜汁纏繞著手指,直到指尖上都已濕潤,悄悄的爬上了緊實的後庭,在穴口前撫摸。

「你……」預知到皇御玖會反抗的舉止,他早就加緊了手掌的力道,不許他的反抗。

「噓!放鬆點,不然會痛的。」他的陽剛已經蓄勢待發,但還是溫柔的先用手指替這緊閉的小穴兒探索著敏感點。

「唔……」身後傳來一陣陣令他酥麻的電流,讓他原本萎靡的分身,再次站起,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看著皇御玖身體的變化,陳弘彥毫不猶豫的將束縛著他雙手的手轉戰到挺立的陽剛,前後夾攻的快感,讓皇御玖高潮迭起,忘我的呻吟了起來。

「啊……啊……嗯啊……」雙手解脫後,他們自主的爬上了陳弘彥的背,將他所承受的快感藉由指尖傳送給陳弘彥。

小穴兒因舒服而放鬆了不少,穴裡也自動流出少許的液體,就像是要接應著他一般。陳弘彥一個挺身,將自己的壯碩給一次送了進去。

突如其來的交合,讓皇御玖的淚水奪眶而出,不適應的第一次,讓他的股間刺痛萬分。

忍著腫脹,陳弘彥停滯在他的身體裡。「疼嗎?我會……慢點……別怕」連講話都略帶著吃力,但是他依舊溫柔的等候。

「誰怕了……」十指青蔥皆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背肌,泛著淚光,他不服輸。

緩緩的,陳弘彥推動了身子,將自己的根部慢慢的抽出來,但是還沒到一半,皇御玖的呻吟聲便脫口而出。

天殺的,這對他而言是何大的折磨!

冒著斗大的汗珠,陳弘彥充滿欲望的眼神看向他。「我……可以動嗎?」怕弄疼他,陳弘彥還是選擇尊重。

「……不要問我!」將自己的臉埋住陳弘彥的胸前,他現在一點都不想跟他四目交對!

像是獲得許可證一般,陳弘彥奮力的衝刺,一次又一次的推送,他忍耐許久的欲望總算得以解放。

承受著痛楚與快感伴隨著羞恥的襲擊,皇御玖的指尖在他的背上抓出一道道抓痕。

「啊……啊……啊……學長……我……我喜歡……」在最後一聲呻吟下,那句還沒來的及說完的告白,就伴著沉沉的睡意昏厥過去。

*    *    *

大約過了三個小時鐘,皇御玖才從夢中醒來。

而此時的學生會門上了鎖,他的身上批著陳弘彥的西裝外套。也在此時,那還殘留著陳弘彥餘溫的手中,滑出了一枚發亮的小圓點,滾了好幾圈才噹啷一聲的平躺在地上。

是鈕扣,是一進門陳弘彥脫外套時取下並在離去前交付予他的第二顆鈕扣……。

 

但這個說愛他並奪去他第一次的男人,就像人間蒸發一般,在未來的十年內都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連狠狠揍他一頓和親口講分手的機會都不給他。或許,他們連開始都沒有開始,哪來的分手?而陳弘彥只留下了這一顆鈕釦跟那逐漸淡忘的惡質回憶……。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