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大企業家是白手起家,甚至是撿破爛為過的,但最後因努力而致富。

  但是如果要我相信,撿破爛這種利用他人同情而變相乞討的職業,不該讓人覺得可憐

,所以秉持狗仔精神,我想用媒體來搓破在各個垃圾集中點等候的假裝可憐人。

  「阿姨,妳好手好腳也還年輕,為什麼要在這邊跟人家要垃圾呢?為什麼不去工作呢

?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犀利的話從我口中說的自然,拿在她面前的錄音筆,也因奔

跑而錄近許多雜訊。

  撿破爛的阿姨冷冷的看著我,繼續推著她手上的推車,前往下一個垃圾集中點。

  「阿姨,妳是不是被家人拋棄?還是沒有一技之長?」不死心的,我繼續問著。

  「年輕人,留點口德,你這樣破銅爛鐵的靈魂,主不會原諒你的。」小聲的說著,她

推著推車不再說話。

  「妳是教會的人嗎?教會怎麼沒有資助妳呢?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讓教會都不收呢

?」劈哩啪啦,我的字典裡沒有尊重二字。
  
  我一路問,她一路走,再也沒有說過話。

  就這樣我跟了她幾天,依然也沒有得到什麼回應,感覺有些無聊了,而老總那裡又指

派了我去追一條獨家新聞,於是我在三日後就結束了這無聊的報導。

  然而,這事情過了一年,有日我走在街上閒逛著,我的狗仔觸角突然感覺到八卦的氣

息,路邊停放的保時捷讓我看傻了,一個穿著時尚名牌的中年婦女走進車子,勾起了我嘴

角的微笑。

  那人好眼熟啊!不就是之前無聊時去採訪的破爛阿姨嗎?

  我佩服我的八卦天份,掏出隨身攜帶的相機跟錄音筆,衝上前去訪問並且拼命的拍照

,我不放過任何一個精彩鏡頭。

  「阿姨,阿姨,去年妳才在撿破爛,怎麼今年就開始有跑車接送了?難道是轉行下海

了嗎?」不忌諱,我批頭就般上雜誌社教會我的一切。

  她擋著鏡頭,一如明星在躲我時一般的驚慌,她身旁的少年趕緊掩護著她。

  「你有完沒完啊!你要對我媽做什麼?」

  「她是妳媽啊?那去年你怎麼會讓媽去撿破爛呢?家庭有什麼因素嗎?」

  「撿破爛又怎麼樣?我們全家都是撿破爛的,你有什麼意見!」大力推倒了我,少年

護送著女子走進車子,長楊而去。

  呵呵,又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讓世人知道這些裝可憐的真面目了,擦擦嘴角滲出的血漬

,騎上我的大野狼,抹上一臉微笑,看來,明天的八卦又有頭條了。

  我跟著保時捷來到了他們家,那是一個連紅綠燈都沒有的山腰上,我守了一日,都不

見他們有誰去撿過破爛,甚至連家門都不曾出過,除了偶爾婦人會提著提袋去山腳下買買

菜,他們一家人真的一日都不曾再開跑車出門了。

  拍不到精采畫面,我難免失望,但是衝出去再問她們,一定又是無攻而返,所以我決

定放棄,回家去想新的題材,才剛騎上我的大野狼,不到十秒鐘的時間,我就聽到重大的

撞擊聲,響徹在這無人的山林中。

  反應不過來,我只感覺到腳已經無知覺,應該說……是下半身都沒了知覺,眼看著我

的大野狼衝到樹下,因撞擊而倒地,而踩在機車上的是我的下半身,鮮血漸滿了我新買的

牛仔褲,落了一地的玻璃碎片是我的後照鏡。

  不久,只見從山底買菜回來的婦人路過,看見了我有些驚訝,但緩緩的拿起手機。

  「喂?兒子,叫阿爸跟小妹出來,撿破爛了。」

  她緩緩的走到樹邊,透著月光將那沾滿血的風箏線給拉開,並慢慢的將它捲成一捆,

收近買菜袋裡。

  大約十分鐘左右,那個在我監視下的一家人,若無其事的散步過來,手上帶了工具箱

跟箱子,後頭還有一個開著小發財車的阿伯,哼著過氣的小調,緩緩的移動。

  那個早上看到開保時捷的少年走到樹下開始分解我的大野狼,將大小零件全部運上了

車,而小妹則是拿這掃把跟清潔劑,掃起碎片跟清潔一地的鮮血。

  車上的阿伯走了下來,跟婦人一起走向了我。

  「就說了你這破銅爛鐵的靈魂,主不收你,我收你了,我會讓你廢物再利用的。」拍

拍我的肚子,跟打量著我的手臂,阿伯拿出噴槍,對著我的傷口噴著,好減少小妹的清潔

工作。

  「媽,晚餐吃什麼?」做好了清潔,她將水桶裡的水提起,對婦人的提菜籃很有興趣

,不斷的盯著。

  婦人與阿伯合力將我扛上了車,此刻的兒子也已經將零件與我的下半身運上車,一家

人合作無間。

  「本來今天林婆賣的豬肉不新鮮,所以我沒買肉,不過現在有了,晚上吃竹筍肉絲湯

吧!」從車上另一桶水桶中清洗著雙手,她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就這樣,我終於看到了撿破爛致富的超級大八卦了,只可惜,我沒辦法親手將資料遞

給老總了,因為我的手,正被做成肉絲,不一會兒就會變成美味的佳餚了。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