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在隊伍中,伍言希已經完全埋沒在人群之中,雖然這對遲到的她而言

算是好事一件,但是明明她就那麼低調,為何一堆人的目光總是徘徊在她的身上呢?

  剛剛明明就聽到了麥克風的聲音,雖然是學生會在管理秩序,但是怎麼都開始了,舞台上除了沙發跟麥克風架之外,什麼人都沒有,難道園長也跟她一樣遲到?

  聽說園長目中無人,也聽說園長這個人本來就不受拘束,做事無厘頭,所以遲到什麼的,對大家而言,應該也不意外了吧!

  但大家紅著臉是什麼意思?指著她偷笑又是什麼意思?不過是遲到個三分鐘,在這學園裡新生遲到就是罪大惡極了嗎?

  唔……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當她才這樣一想完,站在一旁的學生突然笑出聲來,雖然只有數秒的時間,但是很明顯地對她笑著。

  而那群笑她的隊伍裡,還站著眼熟的面孔,那人是卡諾與他的執事……。

  啊!對了,卡諾方才說過惡靈系可以聽到別人的心聲,所以她現在可以說是完全被聽光光囉?

  啊!太過分了吧!那麼多人,為什麼全部都光聽她一人的呢!

  低著頭,伍言希扁著嘴,現在她超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啦!沒想到一個遲到竟然那麼的丟臉……真的是丟臉丟死了!

  小碎步往後退,她想避開大家的注意,但是卻也因為這小小的移動,讓自己撞到了身邊的男子。

  「啊!對不起、對不起。」頻頻道歉,她突然覺得,今天是她把這一輩子的對不起都講完的一日了吧!

  只見身穿校服的男子低下頭,給予一個溫和的微笑。「沒關係、沒關係,妳還好嗎?小心一點唷!學妹。」

  如果卡諾是王子的微笑,那這個學長就一定是大哥哥的感覺,站在他身邊,伍言希安心了不少,只是剛才被好奇的眼神給攻擊過,現在更多了羨慕跟忌妒的目光再次掃射她。

  啊!這到底是什麼世界啊?

  正當她正苦惱怎麼讓自己不那麼引人注目的同時,禮堂的燈突然黯淡下來,聚光燈打在舞台上,終於如她所願的,帶走大家的目光。

  麥克風騰空飄起,慢慢地飛到了舞台上的架上,自行扣上了麥克風架,而四周的喇叭也傳出了華麗的曲調,讓人聽不出來到底是中式還是西式的歌曲,總之,就是一手彭湃壯觀的曲子。

  「啊呀呀!!園長又來了。」溫和的學長,嘴角抹起一個開朗的笑靨,看似已經習慣了這一切,他依舊筆直的站著,等著看每年必開演的戲碼。

  黑白兩色順便遍散現場,一點一點的從天而降,明明是室內,卻如飄雪的情景,讓眾人軒然。

  「啊!是羽毛啊!」輕柔的觸感碰觸到眾人,讓人忍不住抬頭望去,隨著羽毛的飄散,羽翼在舞台上方展開,一黑一白的翅膀,上有著水珠,在霓光燈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高級的白色綢緞,金色的龍紋刺花,配上純黑的斗篷,銀色的金屬面具,男人從天而降,在舞台上的沙發坐了下來。

  「為什麼園長有沙發,我們新生卻要站著啊……」隊伍裡發出小小的吵雜,不知道是站太久還是等得有些不耐煩,開始了小小的抱怨聲。

  台上的園長打了個哈欠,用一個極為隨便的坐姿坐著,高大的身子坐在貴妃椅上,就像是皇帝一般的霸氣。

  彈了下指間,響徹在禮堂之中,也環繞在眾人耳邊,隨即,大家輕浮了起來,一個個小氣泡在我們的屁股下升起,捧住我們,成為一個個神奇的椅子。

  「真是抱歉啊!各位,因為在各位來之前,惡靈系的學生曾在此上實作課,炸裂了禮堂及用品,所以需要多一點點時間,椅子的修復系統才會完全作用,在等待椅子回復期間,請先以此為座吧!」摸了摸下巴,園長做了簡單的說明。

  「歡迎各位來到異夢學園,我是園長路西法˙撒旦,相信各位應該聽過我的名字。」懶懶的,他又換了個姿勢。

  「啊!怎麼回事啊!」泡泡開始緩緩移動,原本歪七扭八的隊伍,也因此散了開,明明進來時只是每十人一排作為排列,如今卻以科系給重新排列起來。

  「好了,各位現在到達的位置就是你所屬的科系以及未來集會時的定點位置,請各位同學記好了。」翹起腿,他依然怡然自得。

  「各位入學,送給各位的禮物已經放置於各位的宿舍房間內,裡面除了校規本外,其他的都會依各位的需求而提供不同的禮物,希望各位能夠喜歡。」

  啊?禮物?真是破天荒聽到一開學就有禮物收的學校耶!而且是全校都有,看來學園的資金可是很壯觀的。

  「來到這所學園的各位,不管你出生如何,或是任何的名號,在這裡,大家都是平等的,所以絕對不可以出現以身分壓人或者是獵捕、收服同學的事情發生,而所有的打鬥只能在實作課或者是老師同意下才可進行,如果違反了這條最重要的校規,將會有比被解剖還要可怕的處罰唷!」動動手指,不同於威脅的話語,他講的一派輕鬆。

  解剖?追捕同學?這是什麼世界啊?隨時有可能被同學給吃了嗎?

  伍言希聽的頭皮發麻,全身寒毛豎立了起來,也因此引起了台上的注意。

  園長淺笑,拖著下巴指向伍言希。

  「本屆寵妖有四位,寵妖顧名思義就是要接受寵愛的,所以請各位對寵妖要特別付出關愛之心,要是對寵妖『出手』的人,我會讓你嚐到人間地獄的。」明明是笑著,但是那股寒氣是讓眾人不敢出半點聲響的恐懼,普天之下能夠瞬間鎮著這麼一大群『特別身分』的學生,大概只有撒旦可做的出來吧!

  「總而言之,就是希望各位能夠和平相處,學園將會教會你一切想要的東西,如果遇上問題,請到園長室找我,最後,真心的歡迎各位入學。」勾勾手指,園長朝我的後方做了手勢。

  「啊!園長真是的。」站在我後方那位像大哥哥的學長移動了腳步,在眾人還不知道發生何事時,他已然站在台上。

  「園長,你這樣對新生太失禮了。」

  「我懶得講了,昨天跟小蘇PK英雄聯盟到天亮,現在好想睡。」園長一點都不忌諱的說著,不知道是把麥克風給忘記還是故意的。

  現場一片呀然……

  「各位好,我是學生會長司馬齊,是神靈系二年級的學生,未來各位會很常遇見我,因為各位的生活大小事以及學習上有任何疑問或是需要幫助及調度,都是我來為各位服務。方才園長所提及的禮物盒中,有著校規本、制服,還有一個『制環』是各位共同擁有,未來的三年,各位將會在學園中度過,除了每個月的星期日是自由日,可穿自己的衣服外,其他時間將請穿著校服,並且依照規定二十四小時配戴『制環』。」指著耳朵上那銀色的光圈,看來是他口中名叫『制環』的物品吧!

  「稍後會由學生會的成員們帶領各位去各位的房間,再次歡迎各位來到異夢學園,請問各位是否還有疑問呢?」瞇著眼笑到,他的笑容十分耀眼,亮到讓人有些睜不開眼來……啊!不虧是神靈系的啊!現在就那麼有神者風範!

  但是在那耀眼如陽光的背後,冷冽氣息不斷的從面具下散發出來,一樣是笑,但是園長的笑真的讓人毛骨悚然。

  彷彿告訴全天下的人說,他正需要睡眠,任何人不准打擾一樣……。

  「沒有問題的話,就請各位從氣泡椅下來,然後由學生會的成員們帶領各位去房間休息吧!」看起來還不知道實情的司馬齊笑著說著。

  園長這才站立了身子,滿意的笑了笑。「各位都是好孩子,我很喜歡你們呢!請各位好好休息,今晚餐廳將會特別豐盛,希望各位喜歡。」

  本是該高興開學典禮致詞難得很少的學生們,臉上卻沒有爬上什麼喜悅,這個典禮,說起來更像是介紹跟威脅恐嚇吧!?

  尷尬地站起身子,魚貫地走著,伍言希看向了遙遠的惡靈系,卡諾用嘴角回應了她的視線,郁魂則是左顧右盼,一手悍著卡諾,時時刻刻都防備著。

  苦笑,她將所有稱得上是她同學的人給看盡眼底,有透明色的,也有高大魁武的,但是卻沒有她想像中的奇形怪狀,大家都是以人模人樣出現,那為何唯獨她不同呢?

  剛剛園長還有說要特別關愛寵妖……呃……這話中帶話,真是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