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門因移動而發出了喀喀的金屬聲響,三三兩兩的學生們都已經緩緩離開門口,就連剛剛那輛公車都已經在停車場內就定位,真不曉得那些比她晚一班車的學生是都用飛的還是都用瞬移的,就不能有一個人跟她一樣是初學者嗎?

  「等-等-我──」氣喘喘的大吼著,伍言希已經不顧形象,但當她看到鐵門的那一剎那,鐵門與石牆的縫隙已然塞不進任何一人了。

  但是,伍言希的速度慢不下來,眼看就要硬生生地撞上鐵門了,情急下,她飛撲抓住了鐵門的欄杆,沒想到輕輕一躍,她竟然輕而易舉的跳了起來,而且將整個學校前院給收進眼底,突如其來的高度,讓伍言希自己都嚇了一跳,驚慌失措的在空中揮舞著手腳。

  完了!完了!完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她又不是甚麼跳遠選手,眼前的二樓窗戶是怎麼一回事?

  伍言希害怕的緊閉雙眼,雖無懼高症,但是這種下面毫無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她還是嚇的皮皮剉呀!

  啊!慘了啦!這一摔要是磨到臉或是摔個狗吃屎,絕對會成為學校的開學大笑話啦!沒想到她想要的平凡的高中生活,就這樣被一個跳躍給毀於一旦了……。

  驚恐、無奈、哀怨……全部的情緒通通一瞬間爬上了伍言希的臉上,在這幾秒鐘裡,她在心裡問了自己千千萬萬個問題,但是始終找不到一個方法可以讓自己度過這個劫。

  算了!老爸常說,甘願受、甘願做!雖然這句話用在這時候不太符合時機,但至少給她勇氣承擔吧!不過是摔上一跤,有什麼好怕的,又不是沒有摔過!

  「啊────」

  一聲鬼哭神號響徹校園,引起所有人的注目。

  說也奇怪,明明是她摔,怎麼會有人哀的比她還要大聲哩?

  伍言希感覺到不可思議,尤其是身體與四肢完全沒有半點疼痛的跡象,最最最奇怪的就是,這個聲音,並不來自於她。

  微微的睜睜瞳鈴大眼,伍言希正安穩的半蹲著,一個驚嚇,讓她的耳朵跟尾巴都豎了起來,原型表露無遺,而她所蹲的地方一點都不硬,反而還有一種地板沒有的彈性呢!

  「妳……就算是寵妖,也不準將本大爺踩在腳底下,還不快給我死下來!」充滿怒氣的聲音從她的腳底傳來,伍言希這才正視了下方,一個看似寬闊的背肌,是一個怒氣衝天,用眼神想要秒殺她的男子,或許是她踩髒了那件看起來不便宜的名牌籃球衣,也或者是她弄亂了那看來抓了很久、用了很多髮膠的髮型,男子的目光如炬,像是一把火將她燃燒殆盡……。

  「對……對對對對不起!」緊張讓她結巴,伍言希趕緊從他的背上跳下來,將倒在一旁的背包抓起,放置胸前,就怕這男人一個生氣,惡狠狠地給她一拳。

  瞪了她一眼,男子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他仍仇視著伍言希,讓她連呼吸都不敢吸太大聲。

  突然,男子無預警地將上衣脫下,露出了充滿肌肉線條的上身,臉上依舊不和善。

  「哇!你幹嘛啊!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尖叫,她連忙用背包遮蓋住整張臉,一來是害怕他的攻擊,二來擋住那赤裸裸的異性上半身,雖然不是第一回看見男生赤裸上身,但是這也讓伍言希臉紅心跳了起來。

  「喂!是不是寵妖都那麼沒膽量?」不耐煩,男子向前走了一步,伍言希就退一步,索性,他一手抓住伍言希,拉近兩人的距離。

  「啊!!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求你看在我是新生的份上饒了我吧!」顫抖著聲音,她還在害怕,一個緊張,包包落到地上,她雙手合十求饒著。

  她在國中的時候並不是非常膽小,但是那是在一般情形下啊!當她面對的已經並非人類了,她不該害怕嗎?誰知道眼前這位同學到底是有什麼異能,等等一個不高興,一個巴掌可能就會要了她的小命啊!

  「饒命……求你饒了我一命吧……」語調不一,像是在石頭路上抖著,她全身冒起了冷汗。

  「鎮定!」

  一聲喝下,伍言希果真定住了身子,哀怨地看著男子。

  嗚嗚……難道她命中註定跟這學園無緣了嗎?半路上遇上一個當她是刺客的執事,才剛以為從鬼門關前逃脫,現在又繞了回來了嗎?

  她嚇的不敢直視男子,像是做錯事的孩子直盯地板。

  「喂!新生!妳踩髒了本大爺的愛迪達上衣,限妳今天之內洗好送來510室給我,我叫長賴零,妳要是沒在12點以前送來,妳就死定了!」將踏有鞋印的籃球衣塞入伍言希的手中,他又瞪了她一下。

  「只要……洗乾淨嗎?」眼底瞬間塞入了感動,伍言希活了過來。

  「不願意嗎?」揪起她的領子,長賴零的眼神已經接近零度。

  「不!不!不!我一定會好好的洗乾淨,然後用柔軟精,還會燙好送過去的!」使命的搖手,她表達著自己的意願。

  洗衣服換一條命,這交易絕對值啊!

  「哼!」冷冷地,長賴零鬆開了手,這才讓伍言希鬆了口氣。

  但是才剛鬆懈的她,不到一秒的時間,全身都僵硬了起來,原因不是別的,正是因為眼明手快的長賴零,神速的將她口袋中那露出一小角的入學證明單抽出,隔著褲子的觸摸,讓她全身寒毛立了起來。

  「幹……幹嘛?」

  「伍言希,好怪的名字。」看著信封,他揚起俊眉。

  「哈?」

  「妖靈系的小鬼,聽好了,本大爺再說一次,今晚12點之前給我送來!」長賴零將入學證明扔還給她,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

  「呼………」總算是虛驚一場,伍言希長呼了口氣,像是洩了氣的氣球,癱坐在地面上。

  「還好,還好,我命大,不怕!不怕……。」拍拍自己的胸口,她安慰著自己。

  順了順自己的呼吸,伍言希將籃球衣收進背包中,站起身子,拍去腿上的塵土,扯扯嘴角,她將入學證明給收進信封中……

  「啊!!完蛋了啦!!要遲到了啦……」拿出跑百米的衝勁,她再次衝往已經傳出麥克風聲響的禮堂。

  嗚……她的坎坷求學路,何時才能順利一點呢?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