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開學!
  異夢學園即將開學,歡迎各位妖怪魑魅、飄飄、惡魔、神職的蒞臨。
當一個成功偉人的背後,總是有辛酸的心路歷程,不管你的身分是什麼,一切都得從頭學起。
  本學園招收之學生身分特殊,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個大妖怪,或是想要成為人人崇拜的神職,一定要進入本學園進行最密集的訓練。
  若你沒有這等野心,只想要在人界與人類和平相處,過完有生之年的人,更要上本學園的所有課程,才會避免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譬如說不小心把鄰居給吃了,或者是在大街上露出原形跟真身,一瞬間秒殺一整街的人類。
  本學園共分四個科系,分別是妖靈系、鬼靈系、惡靈系、神靈系,擁有最豐富的師資,保證讓你在三年中,能夠學習到畢生所需的所有技能。
  本學園每學期招收之名額為二百人,絕不超收,若有親朋好友在本屆應考未上之考生,歡迎下屆再次光臨。
  各位請依照新生之報到規定,本學園強制規定所有學生需住宿,宿舍位於學園之東南方,除妖靈系之同學為男女分舍外,其他科系皆屬男女合宿,請依照你的入學通知單上的宿舍編碼,於開學前一日搬入。
  本學園嚴禁在學期間私下會客,包含所有親(含一等親)朋好友,一旦發現將會永久取消入學資格,所以請各位同學隻身入學園。
  期盼各位的到來
  祝福各位
      平安順心
                      校長  路西法 撒旦

  看著這封像是自問自答的入學邀請函,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當初因為人界並沒有一間願意接收自己,所以只是想碰碰運氣罷了,誰知,就在面試後的第十天,就收到了錄取通知單,又過了十天,這張看似惡搞的網路搞笑信件卻是十分隆重的寄了過來,信封上還有著中古世紀的蠟封章,想一笑置之都不可能了。
  但這一點都不可笑,因為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從她生日時照鏡子,發現自己短髮下那對藏不住的毛茸茸耳朵跟那根從尾椎長出來的尾巴時,那應該是她『人生』最後一次尖叫了吧!
  她,伍言希,十五歲發現了自己是妖的事實,這是她閉關在家裡的三個月後,第一次穿上寬鬆的帽T離開家裡,坐了長達八小時的車,如今還剛從火車轉到公車上,手上仍傻傻的拿著這張通知書,看上一遍又一遍來打發這漫長又無聊的時間。
  她為什麼會那麼無奈呢?
  現在裝扮那麼時尚的台灣,在西門町或是新崛江這種高潮流的地方,時常會看到有女生帶著貓耳滿街跑,甚至還有人為了貓耳而設立了貓耳崇尚會。
  很不巧,她的娘親,就是這個會的會員,自從了解自己的身分後,她才知道為什麼每次去老媽參加外拍時都不需要買貓耳。
  想起生日那天她的慘叫聲,竟然伴隨著的是老媽的尖叫聲,那不是害怕,而是期待許久的吶喊,若不是伍言希據理力爭,或許現在應該被老媽抓去成為貓耳崇尚會新的拍攝人物吧!
  看著纏繞在腰際上的尾巴,她嘆了口氣,要不是今天穿的是寬鬆的衣物,那根晃來晃去,自己還無法控制的尾巴肯定會把路人嚇個半死。
  就是這個樣子,她才會放棄有著一堆好朋友的國中,轉學到異夢學園來,不用當什麼大妖怪,也不用練就什麼法術啦!這三年,她唯一也是一定要學習的就是怎麼把自己的耳朵跟尾巴藏好,繼續過著她人間生活!
  公車在石頭路上顛了顛,這條路看來非常的崎嶇,窗外放眼望去除了花花草草外,沒有一條像樣的柏油路。
  而車上,除了她一個乘客之外,就只剩下司機一人駕駛著,兩人距離了好遠好遠,一個在車頭,一個在車尾,車上除了引擎的聲音外,就只剩下老舊的空調聲,運轉在兩人之間。
  伍言希不太想說話,此刻的她對於這一切陌生的新開始感到有些無奈,她是一個意外大膽的人,可能天身就長得比較像男孩子,個性也因此而中性了些,如果要問她什麼叫做害怕,她大概就只能用驚訝來回答吧!
  半晌,公車進入了空檔,她直覺性的從皮包掏出悠遊卡,並且一手將背包攬上身,行李不大,卻裝下她三年所需的所有用品。
  這站不需要按鈴,因為這是公車的終點,很難得台灣的公車有終點不是總站的,伍言希在等車時就覺得十分神奇,若不是入學通知上有寫著學園交通資訊,可搭乘公車,她壓根不知道台灣竟然有013號公車。
  她小心翼翼的走著,就是怕自己一個大動作,露出了馬腳,她一點都不想要還沒有入學就被人送到實驗室去做解剖研究。
  看著她彆扭的走路姿態,公車司機突然笑了起來。
  不疑有他,伍言希拿起悠遊卡,卻發現找不到可以感應的地方,上車前她明明才刷過一次,怎麼現在卻不見了?
  「這趟不用錢的,只不過,這位同學,妳再這樣走,等走到學園前,都快要天黑了吧!」調侃著她,公車司機笑了笑伸伸懶腰,看來長長路途讓他累了起來。
  「司機大哥,你知道…學園?」試探性的問著,這個學園不應該被人界發現才是。
  「當然了,我也是學園畢業的,稱得上是妳學長呢!」脫帽,他對伍言希投以微笑,但是他的皮膚卻慢慢的透出背後的景色。「我是去年鬼靈系畢業的,請多多指教囉!學妹!」
  呃……她曾有想過在這學園裡會遇上很多很特別的『同學』,誰知道還沒入學就給碰上了一個學長,就算她的膽子再大,這樣無預警的驚嚇,也足以讓她倒抽了口氣。
  「學…學長好。」傻傻的,她賠上了微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表情太僵硬,惹來司機更大聲的笑聲。
  「哈哈哈…這一點刺激就無法忍受的話,妳入學園可能會有很大的心理障礙需要克服唷!」
  可能是透過寬鬆的帽T,她的容貌並不是十分明顯,摸摸下巴,司機上下打量著她。
  「學長,怎麼了嗎?」被人看都怪不自在的她,更別說是被飄飄看了,看的她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妳是哪系的新生啊?看起來應該不是飄,因為沒有陰氣,但看起來也不是神職見習,因為沒有聖氣,難道是……惡靈系?」像是猜樂透一樣的看著她,司機自言自語的猜著。
  「不……我是妖靈系的學生。」伍言希脫下帽子,露出了那雙獸耳,微微的抖動,說明了真實身分。
  訝然,司機的神情定了住,看起來十分吃驚。
  「原來,妳是寵妖啊!真是失敬了。」苦笑,他的笑容有些僵硬。
  「寵妖?」歪過頭去,伍言希感到疑惑。
  「原來妳不知道寵妖是什麼啊?那妳進這學園可真不知道是福是禍了,呵呵……」乾笑,司機的眼神飄了去,似乎不太敢直視她。
  咦?不是吧!什麼寵妖啊?難不成在這學園裡,還分什麼階級?而她就是屬於那種給人當寵物的低等妖怪?
  想到這裡,伍言希不經意地打了個冷顫。
  「好了,就在這裡下車吧!我得去載下一批新生了,妳一直沿著山路往上走,就可以看到學園入口了。」指著森林裡的小徑,那乏人問津的路途,如果是一般的小女生,大概早就嚇到屁滾尿流了吧!
  好在她老早練就了一身好本領,什麼沒有,就是膽子比一般人大上許多,所以這麼一點路,連可怕都稱不上吧!
  點頭,她扛起背包,走下了公車。
  「嗯……學妹,妳還是把帽子戴上吧!」好心的勸說著,司機面有難色。
  呃……看來她剛剛想的應該是真的吧!
  聽話地將帽子戴上,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要欺負還是霸凌就來吧!誰怕誰!雖然在人界學校裡,她的人緣沒有差到哪裡去,但是她也絕對不會因此退縮的!
  她的人生已經沒有比生日那天更糟糕的事情了,握拳,她慢慢走進小徑。
  「祝妳好運了,寵妖學妹。」緩緩,司機臉上有了微笑,關上了車門,下一趟,他又將帶來新的新生,如同他四年前一般,懵懵懂懂的影子,一年又一年推動著世界。
  只要這個能改變世界的學園還繼續招收著學生,他就會一直開下去……。
(待續)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