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巧合,那一定是伏妖師的特權,但是此刻的秋野靜子把這段巧合當成是一種蓄意計謀,尤其是看到藤野武悠哉悠哉的在喝著牛奶,玩弄小貓的同時。
  「晚安。」難得的像她打了招呼,藤野武微微抬高了右手,那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招呼禮儀。
  但是在他眼前的秋野靜子卻完全不想要回答他任何一句話,身後的怒火已經燃燒到了天花板,更在看到小涼躺在藤野武大腿上,溫順的理理毛的同時,那雙充滿譏笑的眼神又更添她三把火。
  「啊!藤野先生回來了呀!真是太巧了。」將弄髒的西裝外套交付給女僕,他也順道鬆開領帶,這段日子,他已經很習慣回到家裡,要好好善待自己,畢竟,神城家只剩他一個人支撐,他絕對不可以垮下。
  「嗯,剛回來。」摸摸小涼,但是不一會兒,小涼就掙脫了他的懷抱,投懷送抱到神城聖身上,這麼一個小任性的舉動,讓藤野武又愛又怨,皺起了眉頭,他繼續喝手上的鮮奶。
  真是好一個大爺啊!在家享福還嫌不夠,還要跑來豪宅裡,他是想要入贅到神城家嗎?依照藤野武我行我素的個性,若真的要他娶個貓妖當老婆,應該一點都不難。
  「你可好了,這幾十天的工作都我一個人去做,自己在這裡度假!我一定會跟師父打小報告的。」目光如炬,她燃燒著理智。「這個月的薪資我絕對會獨吞!」實在是氣到快抓狂,她真想上前狠狠的捏著藤野武的臉頰擰上一圈,只可惜,她恨自己沒用的個性,對藤野家總有個莫名的敬重。
  聳肩挑眉,本家對他的所有行為一概不過問,又怎麼會怕打小報告呢?又說到錢,或許是他這輩子最不缺的東西了吧!所以兩項都構不成威脅,藤野武還是顯得輕鬆自在。
  「秋野小姐也不要那麼生氣嘛!先坐下吧!」一手托著小涼,一手安撫著秋野靜子坐下,或許習慣當和事佬,畢竟商場上需要的是八面玲瓏的交談高手,所以他也將自己訓練成如此。
  「妳可能誤會藤野先生了,他並不是來我這度假的,只是前幾天我在房間時,眺望到懸崖上的他,所以才對他做出此邀約的。」替藤野武作出解釋,如果沒有代發言人,藤野武就算被誤會也懶得說吧!
  後山,一個應該是神城家的傷心之所,所以他才會時常在家裡眺望那裡吧!曾經,那是他二次喪妹之地。
  聽了完整的解說,秋野靜子看起來並沒有回復多好心情,嘟著朱唇,不知道可以掛上幾斤的豬肉,她這幾天的孤單寂寞,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打發。
  淺笑,招招手,神城聖將身後的僕人支開,在沒有記憶的他們,有著許多不可以講的話語。
  僕人鞠了躬,主人要的空間他們絕不敢多留,目送走他們,神城聖這才拍了兩下手示意。「好了,你們可以出來了。」
  說罷,小涼從身上跳下,化成人型的模樣,但是說真的,如果可以多一點衣服,或許她不是那麼排斥看到小涼,只是該死的緊身衣下,裸露的大半部分的肌膚,也展現了秋野靜子羨慕不來的玲瓏有致的身材。
  「啊!窩了一天,我的骨頭都痠了。」拍拍肩骨,小涼這個動作讓她的酥胸更若隱若現的展露在兩個大男人面前。
  「妳這個妖媚的女人,可不可以穿正常一點的衣服?」連她這個正港的女人都看不下了,何況是在場的兩位男性。
  「我本來就是妖啊!媚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對吧?聖……」貼在神城聖的胸前,她撒嬌著。
  「小涼真是的。」摸摸她的髮絲,或許是溺愛太久了,就算化成人型也不忍心罵她,這種貓控的悲哀,讓藤野武也感同身受。
  神城聖依然逗著貓,這個倒是跟秋野靜子沒有太大關係,只是他剛剛講的是『你們』,而並非『妳』,所以秋野靜子把目光轉向了身後微開的木門。
  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夠,一個毛茸茸的觸感就撲向了秋野靜子,水野銀的臉蛋不斷的磨蹭,狼也是一個容易孤單的動物。「靜子、靜子,我好想妳啊!剛剛在門後面就一直想衝出來,只是我怕嚇到人,而且我這幾天都好想念妳帶我去散布的日子啊!」他不想用原型,因為他想用雙手緊抱住她,一股腦的把這幾天的孤單全部像苦水一樣吐了出來,他翹起尾巴,搖的使勁。
  「阿銀,我也好……好想你……不過你可不可以抱鬆一點,我快斷氣了。」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水野銀的熱情快要讓她窒息。
  這一鬆手,水野銀跪坐在舒服的沙發上,左右搖著尾巴,耳朵不時動了動,跟看到主人的小狗沒什麼兩樣,只是多了的是他身上的繃帶依然沒有減少,反而還多了一些優碘的塗抹痕跡,那些小傷是新傷,而且很新。
  「阿銀!你們是最近遇到什麼大妖怪襲擊嗎?怎麼多了那麼多傷口?快給我看看!」抓起水野銀的衣袖,他的浴衣下有著更令人怵目驚心的傷口。
  搖搖頭,水野銀的高興一點都不滅,他的手指指向了藤野武,天真燦爛的笑臉做出了說明。
  「是我跟阿武在修練的時候,不小心留下的。」搔搔頭,既然既不如人,當然就無話可說囉!
  聞言,秋野靜子馬上轉身看向了那個虐待動物的兇手。「阿銀這傷口是你用的?」
  「今早的。」對於指控,他大膽的承認。
  「笨蛋!!」站起身子,她雙手插腰,這回她可真火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伏妖師耶!藤野家首席弟子耶!一個不小心把阿銀打到魂飛魄散怎麼辦啊?你這個冷血的男人。」
  篤地,藤野武冷冷的看向了她,這一個突然的注視,讓秋野靜子嚇了跳,鮮少,他會對自己的怒吼有如此大的反應。
  「靜子、靜子,不要生氣啦!我是妖,這一點點小傷幾個小時後就會好了,阿武不會失手殺了我啦!他都是用沒有沾血的武器跟我練習近距離的攻擊。」指著沙發旁的地上,那把被布包裹起來的劍。
  「你練新武器?」通常一個伏妖師不會練習兩種以上的武器,一來增加戰鬥負擔,二來不易學精,不過後者原因,對這個號稱天才的藤野武來說,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
  「家裡有個多管閒事的女人就像是多個老媽子,真是替你趕到悲哀。」嘆口氣,小涼調侃著她。
  「小涼!」神成聖皺起眉頭,或許只該放水野銀出來才是,這隻任性的公主貓,還是乖乖的趴著最適合。
  「你真的是原型可愛多了。」說出了藏在心理良久的話,會對貓說出責備,可見他現在的心情不是太美麗。
  「你!連你都欺負我。」眼角啣淚,小涼變回原型,憤而從窗外跳出。
  「小涼!」喚了聲,第一次在神城聖的呼叫下,小涼沒有回頭,無奈的笑著。
  「對不起啊!你們應該有很多話要說,我先去找小涼,晚點再進來。不用擔心,沒有特別的吩咐,僕人不會亂進來,不好意思啊!」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