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這是藤野武久違的一個地方,因為他已經很久很久沒上過醫院了,多久呢?大約在出生後,這是第二次在醫院裡醒來。

  藤野家祖傳的藥方不少,那個一抹就可以抹去 三公分 的小傷口,雖抹不去藤野武滿身傷疤,但也止住了不少的血。

  躺在病床上,藤野武感覺不是很高興,可能是白色的病人服讓他感覺到不自在,白色不太符合他的風格吧!

  相較於他的神采奕奕,水野銀卻可憐的縮起身子,躺在秋野靜子身上。他可是連擁有一張床的資格都沒有,才剛上救護車,就在救護人員的驚呼聲響起,那對顯眼的耳朵,在救護車上面產生了強烈的恐懼,他立刻用了迴咒回到被發現之前,帶上了毛帽,爬也爬到了店裡找那氣衝衝的秋野靜子。

  再次睜開眼時,他已經看完醫生了,但是卻是可悲的獸醫……而被抱來醫院時,藤野武卻看起來如此有精神,跟他有著天朗之別,令人心寒。

  「該說你的運氣好還是不好呢?」難道藤野家的體質就是那麼的妙嗎?永遠有吸引著妖魔鬼怪的特質就算了,還會吸引死神,這要她怎麼打上電腦?

  看著筆記型電腦,她發著呆。

  「藤野武被死神秒殺,目前人在醫院,尚未死亡。」這麼失敗的話從他口中說出竟是如此簡單,但是輸就是輸了,不需要什麼華麗的詞彙去掩蓋自己的敗北。

  「不行!等等師父跟師娘看到了,一定會用最快的時間飛回日本的!嚇到不死也剩半條命,你這個不孝子,請不要這麼做。」拜託,她的腦袋都要爆炸了,還開這種玩笑。

  就是知道藤野武會非常的『老實』回報,所以每次出完任務或是碰上打鬥的記錄工作,都落在秋野靜子的身上,那個按下發送鍵就會傳送到藤野家族每個人手上的寶貴資料,怎麼可以這麼隨隨便便呢?

  「這些記錄都是記錄下每一場戰鬥耶!這麼寶貴的資訊,怎麼可以那麼馬虎?你要是醒著無聊,就把當時的情形全部仔細講一次。」每一次戰鬥,她都有在身邊,所以用了幾張符,開了幾槍,她都可以詳細記錄下來,但是這一次,她看到的只有兩個疑似『屍體』的東西,要她從傷口上去憑空想像打鬥畫面,真是太為難了。

  半晌,藤野武沒有回應,秋野靜子也沒有繼續搭腔,反正他們本來就是這般相處模式,早就習慣了。

  水野銀睡的熟,他的頭上還纏著繃帶,那個幾天前才剛解下來的繃帶,現在又回到了他的身上,看來這次沒有上回那般好運了,沒有一個星期,他的傷口應該還不會復原。

  藤野武褪下上衣,露出了寬闊的背肌,一刀一刀的傷口,那些無法被藥品所抹平的創傷全部表露無遺。

  「可以請你不要在女生面前脫衣服嗎?」低頭,秋野靜子想要無視那個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

  「妳不是要問當時的情況?」他並不想一個字一個字的提,但是傷口應該也是個不錯的依據。

  秋野靜子這才把頭抬起,驚呼那傷痕累累的背部,肩窩還殘留著縫針跟血塊。能讓藤野武有這般痛苦的,世界上大概只有死神一個吧!

  「真慘。」小聲,她還是忍不住憐惜。

  然而這憐惜聽在藤野武耳中,顯得格外諷刺,拔掉點滴針頭,他拉開秋野靜子身邊的背包,換上了那件屬於他的衣服。

  「喂!你幹嘛啊!」才想阻止,但是卻發現藤野武雙手拉向褲頭,毫不忌諱的開始脫褲子,惹的秋野靜子立馬轉頭面向牆壁。

  可憐的水野銀也因此被甩到了地上,硬生生的狀上大理石地板,從得來不易的美夢中驚醒過來。

  「回去了。」拉起喇叭褲的拉鍊,他替自己扣上了銀色的腿環,綁上黑色的鞋帶,果然還是全身黑最符合他。

  「什麼?喂!你好歹也住個幾天觀察一下啦!你線還沒拆呢!」緊張的跑去,藤野武卻已經連鞋子都穿好了,除了臉上一個微微的疤痕,他一如往常般冷靜。

  要他像個病人一樣的趟在這裡享受敗北的滋味,痛苦懊悔?門都沒有!這輩子從來沒這麼失敗過,看著傷口,只會讓他重覆回想那打到地板上掙扎的自己。

  拿出符紙,藤野武像水野銀看去,現在這個時候,他應該回到封印符內休養,才會幫住他的病情,但水野銀一躍,刮破了他手中的符紙,露出了尖銳的牙齒,他拒絕回去。

  「……」沒有問明原因,或許他同自己一般固執,那也不必免強,堅持自己的意念,才是存活下來的意義。

  不裡會一旁稅稅念的秋野靜子,藤野武背起背包,透過窗子,他看到了他的愛車,在諾大的停車場中顯得格外顯眼,邁開步伐,他的人生不是該浪費在自哀自憐之上,一次輸又如何,只要把這次的失敗當成最後一次就好了。

  雖然號稱是藤野家的天才伏妖師,但是只要有人在他之上,不管是妖還是神,他絕不把自己的失敗當成是地位差異的藉口,他該回去,在這個白茫茫的悲哀空間,倒不如去多加修行。

  他走的豪爽,而水野銀也尾隨著他,搖擺的尾巴看的出他心情,死神說的對,他們真的是一對寶主僕,但是她似乎沒有算過,這種打擊不但不讓他們一蹶不振,反而更添動力。

  「唉!真拗不過你們。」攤攤手,秋野靜子追了上去,等等司機跑了,她就得走路回家了。

  拍拍藤野武的背,她投以微笑。

  「看來,要在師父回來之前,我們要更努力的修練才行!」笑著,她的笑是給予鼓勵的表現。

  然,藤野武似乎不太領情,冷笑回應。

  「是你,不是我們,希望你在完整學會時空符時,不會入不敷支。」他有動力了,卻不代表他心情變好了,這麼一個可以讓自己心情提升的好吐嘲機會,他絕對不會放過的。

  「你!」露出潔白的牙齒,秋野靜子的手指硬凹下,若不是看他傷痕累累的情況下,真想狠狠的揍他幾拳。

  算了!好女不跟男鬥!能吐嘲就代表心情已經緩緩回復了,就當作做善事吧!

  翻了個白眼,她搶先走進電梯。

*  *  *

  果然不能對病人鬆懈,給他幾分顏色,他就開起染房來了。

  回到家裡說是休息還情有可原,沒想到一回到家裡,藤野武就開始當起了大爺,不但霸占了她的筆電,還佔了她寶貝桌椅,這樣還不算最過分的,最過分的是他還伸出手說要喝牛奶!

  這個混蛋,真該把他五花大綁在醫院裡,死都不該放他出來!

  雖不情願,但秋野靜子卻還乖乖的遞上那個他最愛的冰涼鮮奶。

  滑鼠移動,他鮮少會進入這個熟悉的網站,每次回報任務都已經成為秋野靜子份內工作,所以這是今年度第一回上這個屬於藤野家的專屬網站。

  登入帳密到指紋辨識,號稱比間諜更加保密的網站,關卡重重,或許這也是他嫌麻煩而不想上去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嗶──嗶──

  筆電發出了長音,跳出了藍色畫面,那個應該是當機的表現,讓藤野武嘆了口氣。

  「啊!你把人家電腦用壞了啦!」唔!那台電腦可是全日本kitty限量版的,絕版再也買不到了!秋野靜子哀怨的看著他。

  只見藤野武低頭打著鍵盤,一連串的指令讓他的手不曾停歇。

  「是當機了吧!重開機或許會好。」話才剛結束,螢幕又跳了出來,黑底白字寫著Welcome的字樣。

  「耶?怎麼有這個分頁,我都不知道啊!」驚呼,原來藤野家網頁還有這麼一個神祕分頁,看的秋野靜子一愣一愣的。

  嘴角微微上揚,看來是笑她土包子吧!又一次認證指紋,他進入了神祕的資料庫。

  「為什麼我不知道有這個分頁?」

  「因為你不姓藤野。」雖然有些狠,但是他說的確是實話,讓秋野靜子想反駁都反駁不了。

  「那給我看沒關係嗎?」她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沒有非常感興趣。

  「嗯。」真的有關係的畫面,她剛剛已經看過了,那個不該存在於世界上的畫面-他的慘敗。

  頁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體,記載著許多妖怪的名稱,甚至是傳說妖怪,都被詳細的記在裡面。

  「啊!妖怪大百科電子版!」從不知道本家那麼先進,連百科全書都來個電子版了,網路還無國界,網頁右上方還有國籍可選語言。

  「是詳載,記載所有伏妖師的降伏記錄,只有藤野家擁有正統資格的人才能進來。」就像是國家機關要考試一樣,如果通過了資格測驗,一樣也可能變成正統伏妖師,只可惜,外行人如果超過十五歲入門,一般都要到七八十歲才可能有考上的能力。

  所以對秋野靜子來說,這可是一大恩惠啊!抓了個小板凳,她快速的坐下,怎麼可以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不去看個仔細呢!

  打上關鍵字,藤野武打上了這次上來的目的。他從來不覺得有生之年需要借住這個網站,因為他總是增加資料的那個人,如今他卻打上了關鍵字,真的是很可笑。

  看見『死神』二字被輸入,秋野靜子沉默,平常這時候,她應該是要吐嘲才是,但是看著藤野武帶著殺氣的眼神,她知道這一戰役,他輸的很甘心。

  由於資料過多,電腦搜尋了很久,大約有五分鐘的時間,兩人都專注於電腦前面正在讀取的畫面,良久,頁面才顯示了換頁的動作。

  少有沒圖的資料,或許能見到死神的人真的不多,除了剛剛新增上去的藤野武慘敗的那筆最新資訊,眼尖的兩人卻發現了另一筆塵封許久的記錄。

  這是一筆十五年前的資料……

  『記載人當時接了任務,守護在委託人身邊,因病而長期住院,生命已經快到達極限之時,委託人母親因不捨生離死別,故得此任務,記錄人在病床前設立結界,於委託人痛苦掙脫、大限之前見到死神,死神長相斯文,貌似男性人類,身穿白色西裝,記錄者使用封印符將委託人封印,產生假死現象,死神錯愕離去。』

  「死神穿西裝?騙鬼啊!」尖叫,秋野靜子懷疑這筆資料的可能性,該部會是哪個駭客無聊進來串改的吧!

  藤野武卻相信了資料,因為他見到的死神雖非同一人,但是也是長相亮麗的女子,同穿白衣。

  這筆資料除了得知,死神不只一人外,就是可以有阻止死神帶走靈魂的方式……十五年前才有這等本領可以連死神都騙過?

  滑鼠往下滑動,他也因最後一行字而瞪大了雙眼。

  『記錄人:狩已名賴』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