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 style="background:white;">  從沒有想過竟然有人會為了逛街而犧牲自己的一生去換取,水野銀獲得了相等的待遇……一整桶價值日元一千五百元的Haagen-dazs冰淇淋。</h3>

  明明是大熱天,卻還忍的住帶上毛帽,水野銀想出門的心情看來是非常期盼的呀!

  「唉……」嘆了口氣,藤野武靠著牆發呆,好在他於十分鐘前,在臨近的攤位上買了一本書,要不然肯定、絕對會轉身走人,而不會乖乖的站在這與他完全不符合的蘿莉塔店面罰站,還當了透明櫥窗裡的裝飾物,讓路過的女孩眼睛一起吃著冰淇淋。

  封印前十分鐘他還在替水野銀想,這樣是否會後悔?畢竟用一生來換取一個微不足道的承諾,是多大的毅力。

  只是現在,他能給自己的唯一肯定答案,就是他已經開始後悔了。

  說到馴養,他不相信自己會馴養除了貓以外的生物,當時不知道是著了什麼迷或者是被他堅決所感動,竟然綁了一隻犬科動物在身邊。

  無奈,馴養一定要事正統的伏妖師,就算秋野靜子是藤野家教出來的,論功力還差遠了,一時就這樣貿然決定了給自己一輩子的大麻煩嗎……。

  低頭,他又嘆了口氣。

  從更衣室裡走出,秋野靜子換了一套粉橘色的新洋裝,是他最喜歡的花紋蕾絲邊,還有小碎花的設計更是讓她愛不釋手。

  轉個圈,她來到藤野武身邊。「好看嗎?」

  「嗯。」喝了口眼冒愛心的服務小姐為他倒的愛心咖啡,藤野武的眼睛沒有離開書面上半秒,完全沒有誠意的隨便應答了聲。

  「阿銀覺得呢?」知道藤野武絕對不會有什麼誠懇的答案,她也是隨口問問罷了,轉向水野銀,她期盼更多的讚美。

  「好看、好看!靜子穿什麼都好看。」舔著冰淇淋,他開心的說著。

  嗯!在她的認知裡,女人試穿衣服並不是真的想問旁人意見,而只是要聽到讚美而已,就算藤野武搖頭,她看上眼的衣服也絕對不會放過。

  「小姐,麻煩妳把我剛剛試穿過的衣服全部包起來。」連信用卡都不用掏,服務小姐就先幫她做打包的動作了。

  這個貴賓每次來都是這樣,基本上看上眼的全都會帶回家,不需要太多說服,又是個大財主,今日還帶了一個超級大帥哥來店裡,折扣自然不在話下了。

  「好的,還要看看別的嗎?春季新款還有幾件,我還沒有擺出來,但是可以先讓您試試看唷!」服務小姐已經非常習慣了用各種方式將秋野靜子留住,多留一個小時,她營業額就可以少做一個星期。

  看了看藤野武,很好!不同於往常,他今天一點發怒的傾向都沒有,難得抓到這麼一個好司機,當然要一次多帶一點囉!

  點頭,她又跟著服務小姐進了試衣間。

  又喘了一口大氣,藤野武決定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因為這一進去,應該又是好幾個小時的事情了。

  篤地,水野銀的手抖了一下,停下動作,面有凝色的看向藤野武。

  「阿武,我可以……」才剛開口,藤野武就出聲回應了他,彷彿已經知道她想說什麼。

  「去。」這是通融,他得開始習慣當這小狼的褓母。

  話一落下,水野銀放下冰淇淋,飛奔出門,那不遠處的救護車聲音隨著開門聲傳進藤野武的耳朵。

  不久就會回來了吧!

  喝了口咖啡,他繼續把注意力放回書本上。

  人群中穿梭,他奔跑的速度讓人驚艷,靠著敏銳的鼻子,他循著嗅覺穿越他所不熟悉的街道。

  半晌,他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前停下,那是一場車禍,輪胎下的是一個不滿周歲的小女嬰,她的母親已經在一旁頓足捶胸,聲淚俱下。

  「又不是……」有些失望的,他轉過頭去,本想要就此離開,但是聽著少婦痛不欲生的哭喊聲,他止下了腳步。

  身邊黑霧瀰漫,但是人群卻沒有發覺,因為他們看不見,那是死神之影,也就意旨著女嬰將死的訊息。

  「人類真是麻煩……」喃喃,他看向女嬰,手指有旋律的指了指,低語,他的唇瓣話著咒語。

  只見女嬰的傷口逐漸減少,直到鮮血不再流露,女嬰回復了生氣,開始了哇哇大哭。

  「梨由、梨由!太好了……神明保佑啊!」少婦激動的抱著女嬰,死裡逃生讓她感動的淚水又再次滑下。

  喧嘩聲響起,眾人看見了奇蹟,驚呼著神奇,水野銀也在這一刻加快了移動腳步,他得快些回去店裡,不然讓那個愛生氣的主子發現了,討一頓罵還好,大概不免折幾年壽吧!

  才剛走出擁擠的人潮中,突然一股殺氣從天而降,他迅速的退後數步,落了一個飛鏢在腳跟前,險些傷了他。

  「上回放了你一次,現在又自投羅網了嗎?」男子緩緩的走來,不同於上回暗巷中的他,這次他一席灰色西裝,爽朗的短髮置於耳後,淺淺的笑靨帶來陽光的氣息。

  「你是誰?」他的外表不足以相信,因為濃重的殺氣並未減緩。

  搖搖頭,男子笑著回應:「通常妖看到伏妖師的第一個反應應該是逃跑,而不是站在這裡問我的名字。」

  語斷,他又再次擲出一個飛鏢,這回擦傷了水野銀的肩膀,畫破了他的衣服,那件秋野靜子幫他新買的襯衫就這樣沾上了血色。

  可惡!他是全身上下散發出什麼奇怪的費洛蒙嗎?怎麼硬是招來一堆伏妖師?

  答應過藤野武絕不在人群中顯露原型,所以水野銀選擇了逃跑,轉身,他跑入小巷子中,換條路線,他要盡快回到店裡。

  「呵,我最喜歡看到垂死掙扎的小動物了。」男子抹上一笑,跨出大步,展開了追逐。

  奔跑中,男子從懷中掏出了符紙,冷冷的揚起嘴角,儘管在急速移動,他也可以輕鬆的念出咒語。

  「元始安鎮,普告萬靈,岳瀆真官,土地只靈。」

  咒語一落下,符紙馬上變化成一縷輕煙,地板開裂幻一土龍,在小巷之中宣起土色的炫風,直逼水野銀。

  跳躍上樹,無奈,土地龜裂,連樹都快要被劈成兩半,迫於情勢,原想露出原型的真氣凝聚,卻讓一顆小石頭打斷了思緒。

  這顆小石並非男子的咒術所擊,而是藤野武從屋頂上跳下時扔的,提醒他不可違背誓言,隨後立馬建了個結界,阻隔了土龍的襲擊,瞬間滅了符紙的威力。

  「伏妖師不許暴露身分的這個道理,需要我來教你嗎?」結界中,他毫髮無傷,跳上了地面,緩緩站起。

  男子一派輕鬆的聳聳肩,輕浮的挑著眉,對藤野武的來臨並不感到意外。

  「人說藤野家在這一代出了一個天賦異秉的伏妖師,十八歲就完成所有伏妖師的訓練,就是說你吧?藤野武。」笑的瞇起眼,男子的笑容總是看起來那麼的自然,但卻讓人驚悚。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呢!初次見面,我叫狩已名賴,請多多指教。」能夠輕鬆自在的在戰鬥中跟藤野武自我介紹的人,想必狩已名賴是第一位。

  對於他的和善,藤野武不太領情,解開結界,他對他沒有什麼興趣。「你應該知道他是我馴養的狼妖,為何還動手?」

  從口袋裡掏出菸盒,狩已名賴真的是十分鎮定,為自己點上菸,他開始吞雲吐霧。

  「這小傢伙在大馬路上使用迴咒,曝露了妖氣才會被我發現。」吐了口菸,隨即丟在地上踩滅,看來他的浪費跟藤野武不相伯仲。

  「迴咒幫助人是好事,本來我想當過沒看見,但……」手探入西裝,他拿出了隨身的小太刀,或許是因為穿西裝帶上雙刀太過明顯才會選擇換一武器吧!

  「因為看到藤野家的馴養印記,才讓我更想要殺了他。」刀一出峭,便往藤野武的方向砍去,一個躍身,藤野武躲過攻擊,但一旁的樹木似乎沒這麼好運,不一會兒的工夫便開成兩半。

  拿出符紙,對誰來說符紙都是擁有外來攻擊的作用,雖然對人類來講,或許太過殘忍,但這一點攻擊,對身為伏妖師的藤野武而言,應該不足為奇才是。

  然,他還沒有張嘴念出咒語前,藤野武早一步到他的面前,一記迴旋踢,將他的腳步打亂,也在慌亂之時,搶先奪走他的符紙,雖然在搶奪之際,狩已名賴的小太刀向他的脖子一揮,藤野武低頭逃過了這致命的一刀,卻讓他削下了一縷銀色髮絲,如落葉一般飄落下來。

  「啊呀呀!差一點點呢!真可惜。」轉身,狩已名賴重新握起了小太刀,而藤野武則是掏出腰際上的槍,對他開了一槍。

  「嘖嘖嘖,聽說藤野武除了咒術了得之外,槍法也神準,誰知道只是虛名呢!」動動自己毫無受傷的身體,狩已名賴大言不慚了起來。

  「……」收起槍,對像是人類的話,一槍就夠了,就算是伏妖師也一樣。

  一瞬間,尖銳的破碎聲響起,狩已名賴手上的小太刀粉碎,就連刀柄都只剩下原來的一半,腳下的五芒星陣法閃亮,就從子彈的牆壁上蔓延開來。

  碎裂的不只是小太刀,就連口袋裡的飛鏢野一一粉碎,變成銀色的風,吹進了小巷之中。

  「呵,我低估你了呢!原來你的子彈可以封印我的靈力,不虧是藤野家首席弟子。」這一槍並不是要傷他,而是要佈下封印,封住他所有靈力,故沾血的小太刀跟飛鏢,一瞬間化為烏有,果然對付人類,藤野家也留有一手。

  「呵呵,真是太有趣了,我全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呢!」扔下刀柄,他的笑容不滅,反而更添了幾分興致。

  跳上屋簷,狩已名賴不打算繼續戰鬥下去。

  「要逃了嗎?」黃昏下,藤野武的眼神銳利,閃著一絲戰慄令人遠之。

  「是啊!武器都沒了,打什麼呢?」攤攤手,他還是一樣的笑臉。「不過不要緊,總有一天我們會繼續的,繼續十年前的戰鬥,讓你見識一下狩已家多年來的凌辱、血恨。」笑罷,狩已名賴跳離了現場,忍者的底子表露無遺,神速的讓人連泛眼的時間都沒有。

  緩緩的走向水野銀,藤野武與他對視,隨後,左手一舉,摑了他一巴掌,響聲貫穿小巷。

  低頭,水野銀沒有回應,沒有爭吵,這巴掌是輕判了他的罪刑。當初因為不忍神城琉璃將死,出現害死了神城琉乃,如今又搗亂了人類生死,他的自以為善心所闖下的禍,這一巴掌真的是罰輕了。

  「我只讓你出來,沒讓你闖禍。」

  「對不起。」除了道歉,他真的說不出第二句話。

  突然,小巷裡刮起一陣大風,將兩人吹散,水野銀被吹到了牆邊,因強烈的撞擊,讓他吐了口鮮血,痛楚蔓延。

  肩上的傷口慢慢的溢出血,他的心臟突如其來的陣痛,讓他站不穩腳步,黑霧飄了過來,他看見了死神的身影,那是一張極為憤怒的臉孔,將手掌放置在水野銀的肩上,瞬間,傷口爆裂,渾身浴血的水野銀就這樣倒落在地。

  那不是印象中的黑斗篷,而是一身的連身白洋裝,那是一名女子的臉孔,沒有想像中的驚悚,但是生氣的神情,卻也讓人退避三尺。

  死神舉起雙手,眼看又是一記強而有力的攻擊又將落下時,藤野武抱起了他,跳到了三箭步外。

  挺直身子,面對死神,他依舊是面不改色,又一戰,是他自己給自己找上的麻煩,就要親手解決。

  嘆氣,藤野武將黑大衣脫下,批蓋在渾身是血的水野銀身上,第一次,他的外衣給了別人,而這個人還是個妖,舉起槍隻,無論是人是妖或是神,只要是與他為敵者,他絕對不會手軟。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