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那麼壞的開始啟不是失敗的一半?

  這句話為什麼會突如其來的落在藤野家呢?只因為那蹲在門口的白狼正開口打著鼾,那不雅的姿勢真是讓人想扔 一兩 個衛生紙團進牠的口中。

  離開神城家之前,藤野武抹去了所有人的記憶,但是神城聖的記憶卻無法抹去,滅憶符無法抹去意志堅決的記憶,所以他把一幕幕全部記在了腦裡。

  他成了神城家的當家,也是神城家唯一一個活口,落寞的背影扛起了那麼一個豪宅,如他所說的,裡面除了財富,什麼都沒有。

  小涼是妖的事實也讓他知道了,但神城聖似乎沒有半點排斥的行為,或許那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吧!所以神城聖順理成章的將小涼留在身邊,扛起了一家的擔子。

  所以,跟著藤野武回家的,不是寶貝貓咪,而是犬科的這隻白狼。

  藤野武的心情回到家後一直都不怎麼好,尤其是那匹笨狼的蠢樣,讓他的不耐煩指數再次面臨破表的危機。

  抓抓肚子,白狼睡夢中還不知道自己的危險,或許是做了一個好夢,所以讓他不自覺的化成了人型,而且非常不像話的完全沒有半點遮蓋物,一個男孩子就這樣裸著身子,大剌剌的躺在地上。

  剛長出毛的白尾甩啊甩,不知道他正在做甚麼好夢呢?不過,看著怒火直燒的藤野武,牠的好夢應該不一會兒就變噩夢了吧!

  「呀!脫光光睡在這裡會感冒啦!」對於一個赤裸身子的小正太,秋野靜子一點都不覺得訝異,小心翼翼的替牠蓋上了草莓圖案的小涼被,她輕鬆的哼著歌曲,對於工作結束後的放鬆,她十分注重。

  「………」頭上已經冒出青筋的藤野武,緩緩的從腰上掏出了槍支,十分『好心的』換上了普通子彈,對著白狼開了一槍。

  那聲巨響穿破了白狼的耳膜,尾巴上的痛楚又再次出現,他哇哇的叫了起來。不斷用雙手拍打著尾巴上被槍支燃起的小火焰,痛的直吟。

  「謀殺啊……」跳了起來,白狼淚吟吟的躲在秋野靜子身後。

  「做什麼欺負小白啊?」瞪著眼,秋野靜子似乎還對小涼的愚弄沒有釋懷,明知道藤野武討厭貓以外的所有生物,她還非常不怕死的將白狼放出來養在家裡,很擺明了要跟他過不去。

  收起槍,他的世界沒有了鼾聲,自然就可以當牠是透明的了,藤野武繼續忙他手上的事情,工作一結束,他就開始整理他的車子,扳手轉了圈,他鬆開螺絲,這回他要在後照鏡上漆上銀漆,下回在黑暗中追殺妖怪時,他絕對是黑夜中最閃亮的那台痛車。(注1)

  「小白別怕!我一定會保護你的!」摸摸白狼的額頭,秋野靜子拍胸補打包票。

  白狼拍拍可憐的尾巴,搖了搖頭。「我不叫小白,我有名字的。」

  說真的,小白這個名字真的很像叫狗耶!雖然牠們是遠親,但是也已經是祖仙那一代的事情了,牠一點都不想成為狗。

  「唷!你有名字啊!說來聽聽。」本來只是想放出來氣氣藤野武的,沒想到這匹狼也怪可愛一把的,讓她有了愛不釋手的感覺,至少,光活潑這一點就比藤野武好上數百倍了。

  「水野銀,我的名字。」慎重的自我介紹,牠高興的拉了拉秋野靜子也拉高了聲亮。「很好聽吧!我的名字,很棒吧!是吧?是吧?」

  多麼活潑可愛的聲音啊!讓屋子瞬間有了朝氣,但也再次瞬間提升藤野武的怒氣,吵雜讓他不能專心,手指一斜,銀漆出了線隔。

  怒火讓他又再次掏起了槍支,這回醒了的水野銀絕不再次第二次虧,逃命似的躲進了秋野靜子的房子,牠小心翼翼的過活,就是要多活一些日子的,絕對不要死的這樣不明不白。

  「喂!不要虐待貓以外的動物好嗎?」雙手插腰,秋野靜子像個老媽子一樣又唸著他。

  只是冷漠之外還是冷漠,藤野武繼續了他的上漆工作。

  嘆了口氣,她歪過頭去思考著。

  「狼為什麼叫水野?莫非牠爸媽也是修煉過後的妖?」不解的疑惑充滿了她的臉蛋,不過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算了。」不關她的事情,她鮮少會放在心上,哼著歌,她繼續了輕鬆的假期,在豪宅這幾天幾乎都是備戰狀態,弄的好幾夜沒睡好,水嫩的皮膚都不堪負荷而黯淡下來,接下來就來敷個面膜補救一下吧!

  歌曲聲隨著她的心情擴大,開心總是表露無遺,但是這並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對藤野武來說是這樣的,尤其是他的手又因煩悶得心情再次移位之後……

  *  *  *

  該說日本人對動物的認知太少,還是牠真的看起來像一隻狗呢?秋野靜子跟藤野武兩個人走在路上本來就是令人注目的焦點,但是今天除了『好帥喔!』、『好漂亮唷!』之外,他們還栖栖酥酥的聽到『狗狗好可愛唷!』的小聲叫喚。

  若不是失敗太多次,導致藤野武要再出門買銀漆的悲慘命運下,他打死都不會陪著秋野靜子順道遛狗,嘆了口氣,他默默的走著。

  「嗯?怎麼了?傷口痛了嗎?」不明白嘆氣的原由,秋野靜子歪過頭去詢問。

  在神城家最後戰鬥時,神城琉乃刺傷的肩傷還捆著繃帶,在黑色皮衣下顯得非常明顯,但是從出豪宅之後,也沒聽他喊痛過。

  一如往常,藤野武無視她的疑問,或許是答應父母要照料這個師妹,但是沒有保證要把她當成寵物來養,所以不要讓她餓死就是藤野武對她最大的恩惠了。

  應該是也已經習慣了跟藤野武的相處模式,秋野靜子也沒有太大的心情起伏,若她因為不被理會而生氣,就算是九條命也會讓藤野武給活活氣死的,所以她非常的自在的看著那久違的商店,好久沒逛街的她,真的要好好買些東西來犒賞自己了,想這幾次戰鬥中,她寶貝的洋裝都差不多報廢了,所以她早有準備,包包中帶了八張信用卡,一次就要買個過癮!

  愉快的神情四處張望,目射著展示窗裡的一件件衣服,尤其是當她走到那家她最愛最愛的蘿莉塔專賣店時,她水汪汪的眼睛為之一亮,整個人都快要貼上去櫥窗了。

  「我說,我要進去買東西啦!武,陪我一下!武……」手揮了揮,眼睛不肯離開櫥窗,但是沒有半點回應下,她又揮了揮。

  「有沒有注意聽啊?你……」轉頭,吵雜的街上,除了幾個看起來像是蘿莉控的男子站在一旁關注的她,就只剩下幾個高中女生伸出手指頭逗弄著水野銀,而藤野武早就已經不知去向。

  這男人也太沒良心了吧!把她一個女孩子扔在街上,真是難以相信,師父那麼紳士的人,竟然教出這麼沒良心的兒子。

  「怪不得交不到女朋友,這個死阿宅!」跺了跺腳,秋野靜子低咒著。

  算了!還好天底下還有一種東西就做手機,就等她血拼過後,再來找這個司機吧!

  帶著興奮的心情,她拉了拉寵物繩,才準備進門時,水野銀靈敏的鼻子嗅了嗅,突然像失控的馬車一樣往前狂奔,就這樣惡狠狠的讓秋野靜子跟寶貝洋裝再次感受到分離之苦。

  「等等!!阿銀,你幹嘛啊!停下來!快停下來!」狼的衝勁原本就很大,再加上水野銀修行的成果,他跑起來跟本就是一般人阻止不了的,在此刻她又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掏出封印符紙,要不然伏妖師的身分暴露,她就不止被藤野武瞪就可以草草了事了。

  出於無奈,秋野靜子死命的抓著繩子,努力的跑在水野銀的身後追著,就這樣子一連跑過好幾個街口,好險是沒有紅綠燈的小街巷,要不然一個闖紅燈而出了車禍,真的是死的冤枉。

  「喂!阿銀,別鬧了,快停下來!」她已經跑的上氣不接下氣了,再繼續下去,她絕對會斷氣的。

  水野銀的奔跑不停歇,正當她想要再次吶喊時,繩子因強烈拉扯之下而產生斷裂,拉扯一斷,水野銀更像是脫韁的野馬直衝向前。

  「不要跑!等等我!」眼看距離又再次被拉遠,秋野靜子驚慌失措,拔起讓她腳踝紅腫的厚底涼鞋,她決定赤腳追上。

  誰知,才一跑進轉角口的小巷,在秋野靜子眼前的,竟是露出原型的水野銀,露出尖銳的牙齒,他兇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阿銀!別胡鬧了!」發現事情並不是寵物逃脫這麼簡單的事情了,秋野靜子從口袋裡摸出封印符,她得趕在藤野武來之前把水野銀封印起來,要不然在人類面前露出猙獰,就不是封印就可以解決了。

  然,跟前的男子浮上一抹令人難以理解的微笑,冷不防的扔出一只飛鏢,正中了水野銀的後腿,怒吼一聲,鮮血也因此低落了下來。

  「阿銀!」站在男子面前,秋野靜子捍衛著水野銀,能讓狼妖受傷流出鮮血的,絕對不是普通的飛鏢,所以眼前的男子,一定也是有特別來歷的。

  「你是誰?」男子穿著斗篷,看起來並非善類,但至少可以知道,那絕對不是藤野家的人,因為藤野家族向來光明磊落,絕對不會有這個像死神一樣的打扮。

  男子冷笑了數聲,那幾聲笑,都讓人寒到骨子裡去。

  拔出雙刀,看來他的攻擊並不想就此罷休。

  一擊設定在水野銀心臟上的攻擊,卻落到了秋野靜子的短匕首上,對於近戰而言,匕首是一個非常不利的武器,尤其是她在逛街的時候,絕對沒想過會遇上偷襲,而這個攻擊還是來自於人類。

  男子一個反力,便把秋野靜子的匕首給甩到老遠,匕首與地板接觸之時,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可惡……」因扭轉的手腕不時發出疼痛的訊息,秋野靜子用左手擲出匕首,希望能阻止男人的前進,誰知道只需要三秒的時間,男人輕而易舉的將匕首打落。

  水野銀痛苦的掙扎著,腳下的結界封印了牠的行動,不時還有雷電在剝奪牠的體力,看來男子的來歷真的是非同小可。

  眼見雙刀即將落在水野銀的身上時,秋野靜子奮不顧身的挺身,下意識,她只想要救水野銀不受傷害,完全忘了自己是血肉之軀這回事。

  眼看秋野靜子的舉止,男子吃了驚,頓時緩下了攻擊的動作,也在這一刻,子彈打掉了他手上的雙刀,反作用力讓男子扭傷了手。

  往黑漆漆的盡頭看去,藤野武緩緩走來,因秋野靜子的安危受到危險,他的採購受到打擾,所以他處於非常憤怒的狀態。

  金色髮絲,黑色大衣,手持血槍……

  男子笑了笑,扔下雙刀的另一只,轉頭動了動筋骨。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藤野家的人。」藤野武這個名字在他的家族十分響亮,就算素未蒙面,他也可以依照家人留下的訊息來辨認出來。

  看像秋野靜子,她堅決的眼神帶著殺氣,頭一回她對人有這麼大的殺氣,男子淺笑。

  「妳可要好好看管妳的寵物了,路上亂跑,露出原型是非常容易被人收服的,到時……死無全屍也別怪別人了……呵呵呵……」笑罷,男子躍上了屋頂,一泛眼便消失在月光之下。

  結界消失,水野銀也跌落在地,痛苦的表情不滅,牠的身體還在顫抖。

  「阿銀,阿銀,你怎麼樣了?還撐得下去嗎?」慌張的扶著水野銀,只見牠化成人型,吃力的靠著牆壁,他沒有停下前進。

  「阿銀!別跑了,你受傷了!」變出了毛帽,他把耳朵藏了起來,人型的動作是他知道,不可以在眾人面前露出獸耳。

  奔跑持續著,也讓秋野靜子又再次光著腳追上去。

  目的地在不遠處,水野銀停下了腳步,就在救護車前面,他看見了擔架上的女孩以及身邊緊張不已的父母,這才不支倒地。

  「阿銀!」衝上前,秋野靜子扶起了他,將他帶回小巷中休憩,腿上還滲著血,到底是什麼力量驅使他短暫忘記疼痛,她不解。

  「不是她……」淺淺的,水野銀說完便昏厥過去,變回了狼的型狀。

  「阿銀!阿銀!」緊張的扯下裙襬,她替水野銀做好包紮。

  遠遠的,藤野武騎著重機前來,停在她的身邊伸出手。

  「走吧!這裡不適合牠療傷。」

  「是藤野家嗎?」雖然她剛剛已經想過一回,但是能有這樣伏妖力量的,除了藤野家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扔了安全帽給她,藤野武將她拉上後座。

  「不,是狩已家族。」換了檔,他長揚而去。

  狩已,一個應該已經絕跡的名字,卻深深刺進了秋野靜子的心裡。


(待續)
 ----
十年,一個說短又不短的日子。

 但足以讓人忘記一段情、一個人


你還記得十年前的那個曾經是你最重要的人嗎?

十年之約,是一段新的故事,是另一個希望的開始,也是一個絕望的起末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