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傳來的是重重的敲打聲,那是木窗與玻璃重疊的聲音。

  在豪宅裡工作的僕人,不用去問為什麼,只需要去做所有事情;他們失去了一整夜的記憶,但是醒來時,看見破碎的窗子以及支解的木門、家具,本能告訴他們的就是整理,或許是伏妖師入住後,他們就更習慣這種事情了。

  藤野武呢?已經放了十天假的他總算開始了工作,最近在豪宅裡與小涼的甜蜜時光險些讓他忘了自己的忙碌工作,所以天還未亮,他就踏上了重機,用雙排館打亂寧靜的清晨。

  逢魔時刻配上了他興致高昂,本來政府沒下令,他倒可以不用出門去工作,因為做志工對他來說沒太大的意義,但不可否認,豪宅是個修練的好地方,臨著整片山野都屬於神城家管轄,讓他動動筋骨也不必大費周章,這種時刻此種陰森,最配他的活力充沛。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閒得發慌,抽了好幾試管的鮮血,昨日裝了一下午的子彈,不到一個小時就快被他消耗殆盡,就拿他現在在追捕的那隻狼來說吧!或許對普通人而言,是可怕的野獸,又搭上修煉成小妖,露出個原形肯定會嚇的人類魂飛魄散。

  但對藤野武而言,通常不是犯到他或是奉命追捕,他可是在路上連看都不削看上一眼的,如今卻放任泥濘弄髒他昂貴的黑靴也要死命追捕,只能說那隻狼投錯了胎,沒有投胎成貓科,又或者說牠太衰了,竟然碰上藤野大人心情好的時候,在森林跑了好久,久到太陽都完全升起了,狼妖才氣喘吁吁的停在黑色大石前,憤怒的眼神也因勞累而疲憊下來。

  反觀藤野武,明明配帶的是一大堆金屬配件,大熱天還穿著黑色大衣跟全套皮衣,光是全身上下的配帶物就快可以跟狼妖整體體重不相上下了,他反而是臉不紅氣不喘的,一派輕鬆的看著狼妖。

  狼妖覺得冤枉,一個轉身化身成人型,可能是修行不足,他毛茸茸的耳朵跟尾巴藏不住,就連灰色瞳孔都露了底。

  「等等!要殺我之前我想問清楚,我一來無害人二來無殺人,也應該是與你素未蒙面,為什麼要追殺我?」哀怨的縮起身子,牠頂多曾到神城家花園雜耍一番,不小心打翻了幾盆花,弄死了幾株草,不至於這樣子就要了牠的命吧!

  狼妖不解,尤其是醒來之後就看到洞口外的這個男人對天開槍後,現在的牠才有了機會開口說話。

  緩緩的,藤野武踏上了新的步伐,慢慢靠近了牠,殺氣讓狼妖則是害怕的碎步後退,直到後腳跟傳來石土掉落的聲響,一回首,懸崖的落差映入牠的灰色眸子,瞬間止住了腳步。

  「啊!我真的沒有做錯事啊!請你放過我吧!」害怕的跪了下身,狼妖的淚水打滾,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牠絕對不會怕成這副狼狽模樣,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十歲的小男孩,但是牠也是修煉了五十年才可以變身成人的啊!別說是普通人了,連獵人牠都不放在眼裡的,普通的槍枝傷不到牠,成妖後受傷只需休息片刻即可復原。

  豈料,在追趕的時候,藤野武對牠開了三槍,雖然很明顯是故意打偏,但其中一槍則是劃過牠的尾巴落在地上,燒去了牠一搓灰白色的毛,那曾經讓牠最引以為傲的尾巴,如今光禿禿的一片說明了藤野武的可怕。

  捉著受傷的尾巴,牠多麼希望現在變成狐狸,能夠夾著尾巴逃的無影無蹤,只可惜藤野武一再的逼近,讓牠顫抖的身子不斷。

  「帥哥!大爺!大師!我願意幫您做任何事情,只要您放過我,求求您了!」磕著頭,狼妖的淚珠兒在眼眶中打滾,那應該是犯規的正太模樣既然真讓藤野武給緩緩止住了移動。

  「真的?」挑眉,他做了確認。

  「真的!真的!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我通通都做!」牠吃葷,但是牠成妖之後也絕不吃人,曾聽說過害人會招天劫,所以牠絕對想多活幾年,或許牠的外貌是狼,內心卻像老鼠一般吧!

  微笑,藤野武掏出了符紙扔上天際,這是他第三次使用封印符,但是這一回絕對不會再是空空如也的浪費了。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將你封印在此!」淺笑,藤野武將符紙收進大衣口袋,很高興這個狼妖沒有耗他太多時間,因為他對犬系動物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跳回重機上,他山中到豪宅只需要來回五分鐘,他的心血來潮結束了,是該了結辦正事的時候了。

───

  陽光透著白窗簾映出神城聖的輪廓,難得在白日可以見到他的身影,或許是昨晚的事情對他而言太過刺激,雖然用了滅憶符也稍稍的減去他不少體力,所以今天他獲得父親批准,不用到公司去。

  小涼在他的撫摸下瞇著眼,幸福的模樣更勝藤野武的愛撫,本以為脫下西裝的神城聖只是個普通男子,誰知道那股帥氣竟然還是在居家服中顯露無遺,讓路過窗口的秋野靜子吞了吞口水。

  本想去花園走走透口氣,緩一緩這幾日的緊繃精神,誰料這一幕又看的她心中小鹿亂撞,如漫畫般的王子,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著少女的心臟。

  當然,她是少女,所以會欣賞,但只是覺得帥之外,沒有其他形容詞了。

  神城聖的眼角發現了她,對她投以微笑,並且對她招手提出了邀請,雖然只是號稱欣賞,但是帥哥邀請下,秋野靜子還是加快了腳步,三步併作兩步的走進屋來。

  神城聖一如昨夜,為她拉開了椅子,這回更是溫柔的替她倒了杯茶。

  「謝謝。」

  「不客氣。」或許是白天的關係,不同於昨晚的神城聖,他的表情陽光了起來,但是不知道是把昨晚的心情藏起還是武裝了自己。

  「昨晚妳又加班了吧?」指著樓上,他明白那動工的聲音來自於昨夜的戰鬥,雖然他是一點記憶都沒有。

  「妖怪失眠出來搗蛋,不過別擔心,應該是沒事了。」喝了口茶,她皺起了眉頭,那是不加糖的苦澀。

  「對不起,忘了問妳糖要加多少了。」驚覺自己的失禮,神城聖再次道歉,嘆了口氣,他也知道自己的不對勁。「每次你們打鬥時總不會驚動任何人, 秋野 小姐跟藤野先生合作無間,真的覺得你們很厲害。」

  誰跟他合作無間!

  歪了歪嘴角,她用無聲反駁了神城聖的話。

  「神城先生今天不用到公司去?」換了個話題,跟一個沒有記憶的人講昨晚的事情實在是太累了,秋野靜子打算用聊天換更有用的資訊。

  「父親大人說看我身體狀況不佳,要我休息一日,一早就跟尤佳去總公司了。」雖然僅是短短一句交代,但是他的笑臉似乎悄悄的爬上了一層灰。

  「 尤佳 小姐好漂亮呢!昨晚見到她就覺得她是個漂亮的女孩。」用女孩形容不為過,因為那個漂亮輪廓下有的是純純的美麗。

  「嗯,她在國中時後就很美麗了,那時她已經是我們學校的校花。」拉開笑容,他閉上眼觀看回憶。

  「國中?」

  「嗯,她是我的學妹,我高中時的學校有附國中部,我在高二時在社團裡認識了她。」淡淡的,雖然臉上掛著的還是笑顏,但是那語調似乎緩緩的背棄了他的勇氣。

  「喔!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她是……呵呵,我真傻。」傻笑了一下,原來年紀真的差那麼多,那她所想的果真只是個猜想而已。

  神城聖抬起頭來,對上了她的黑眸子,那一個笑似乎笑入骨子裡。

  「妳沒猜錯,尤佳將會成為我的第二位後母。」說著可笑的事實,那個痛苦的笑靨下說明了他說不出口的情感,以及複雜的心情,除了笑,他找不到什麼東西好武裝自己。

  「對不起。」又一次,她又探索了神城聖的禁區,有點罪惡感的低下頭去。

  「不,沒事的,跟 秋野 小姐說話很開心。」搖頭,微微搖去自己不該有的雜念,神城聖不毀掉自己的紳士。

  「妳的衣服真的很有特色,不過有特色也要穿在有特色的人身上,可惜我沒這個福氣可以看妳伏妖時的英姿,能穿著蘿莉塔降妖也算是高人一等。」他一再的欣賞秋野靜子的服飾,從進豪宅開始,她每天都穿不同的洋裝,解釋了第一天來家裡時搬進一箱箱厚重皮箱的原故。

  「謝謝你的誇獎。」紅著臉蛋,她自從離開師傅、師娘身邊後,一直都只跟藤野武在一塊,別說是讚美了,連聊天都不可能。

  「謝謝妳為琉璃勞心勞力,我不知道要怎麼表示我的感謝,所以我前幾天請了裁縫師傅來,希望能做一套洋裝送給妳,沒意外應該晚點就會到了。」他的感謝是不容拒絕,所有紳士課程他都學得很好,尤其是怎麼對淑女這一課。

  「不用客氣了啦!這是應該的。」晃著手,她想拒絕,畢竟她也是收了神城大正不少的錢,何況妖怪又沒抓到,無功不受祿,她不該收。

  修長的食指放在唇上,神城聖又笑了笑。

  「噓,別拒絕我,也請讓我們享受這開心的茶會。」

  秋野靜子小小的吐了口氣,點點頭,她總無法拒絕別人好意。

  這上午,小涼依然在專屬她的位置上享受小憩的幸福,當然,如果少了秋野靜子吱吱喳喳的聲音,她會睡得更安穩,不過……算了!難得神城聖多陪了她,那她就大貓不記小人過囉!

───

  達達的引擎聲停止,藤野武脫下了安全帽,甩甩頭,他甩去一頭的熱氣。

  僕人沒有出來迎接並沒有讓他感覺不悅,昨晚的戰鬥可想而知他們的去處,現在一定還在努力拼在主人回來之前修補完成吧!

  放下安全帽,他將鎖匙放入口袋,伸手用袖口擦拭了一下後照鏡,在反影中看見了造景樹後的影子。

  呼了口氣,他站起身子。

  「出來吧!」沒有轉頭,他只是緩緩的脫下了手套。

  半晌,神城琉璃從樹後頭探出了頭來,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轉身,他看見了神城琉璃赤著腳,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直揪著他看。

  捎了捎頭,他似乎是很習慣被人異樣眼光看著,但是對小蘿莉的水汪汪大眼直視攻擊卻讓他感覺有一點點不知所措。

  「茶?咖啡?我房裡沒有甜點。」投降,他提出了邀請,但是帥氣的輪廓上沒有太大的變化。

  反而是神城琉璃,小雀躍步走來,不怕生的勾起藤野武的手,這親膩感讓藤野武揪起了眉。

  「甜點,我有。」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