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水晴明,神火晴明,封印之子,妖魔重現!」拋出那張她收藏的封印之符,念出咒語後,使封印之妖重現人間。

  那是一隻雪白色的狐狸,可愛靈活的模樣讓人感覺無半點殺傷力,就算是普通人看見,應該也不會有半點的驚嚇,反而會被牠可愛的模樣給吸引。

  白狐左顧右盼,露出尖銳的牙齒似乎在尋找敵人,但是半晌,錯愕倒徘徊到它的臉上,因為他們身處的地方是神成家美麗的後院,別說妖怪了,除了身後的僕人外,什麼都沒有。

  難不成今天是什麼妖魔解放日?

  白狐收起了戰鬥臉孔,天真的開始享受這著美麗的花園,不一會兒就跳進花圃之中,快速的穿梭在花叢裡玩耍。

  「喂!不是叫你來玩的啦!」大喊了聲,秋野靜子追了上去。

  她確實是因為不想把這裡的人給嚇倒,所以才會讓這種天性善良的白狐出來練習,沒想到她卻忘記了白狐貪玩的個性,要牠乖乖站好,或許比較教會一個嬰兒走路還要難吧!

  懊悔的追在後頭,無助的叫喊看在僕人眼中都覺得好笑,嘲笑的聲音也讓她面紅耳赤了起來。

  「不要亂跑啦!」再次叫了聲,她決定跳到樹上,好增加自己的視野。

  這一躍身,身後的譏笑變成了驚呼,呵,她總算保住了伏妖師的臉面了。

  只見白狐在紅色的花叢下停下,前足開始了挖掘,似乎嗅出了什麼,驅使牠的動作加快。

  「好機會,乖孩子別亂動啊!」伸出食指,秋野靜子對牠擺出了一個槍的手勢,說明了她的誓在必得。

  就在她下一個動作要開始前,一個熟悉的黑影就跳了出來,自窗子邊進入了她的眼簾。

  嘖!又破壞她好事!

  揪起了俏眉,她緩下了手上的動作,只見藤野武比她早的跳到白狐身邊,輕易的將玩得髒兮兮的白狐抱入懷中。

  冷冷的往樹上看去,藤野武似乎不太高興,也許是因為狐狸屬於犬科不屬於貓科的原故吧!

  「無聊亂放妖怪出來,妳是吃飽太閒沒事做嗎?」說罷,他用兩隻手指頭捏著白狐的皮,像抓垃圾一樣的拎起,看來他真的除了貓之外的生物都是如此冷。

  這個動作讓白狐感覺不適而叫了幾聲,口中咬著的白色小球也順勢落下,讓眼明手快的藤野武一把抓住,瞧了眼便收入口袋中。

  悲鳴了幾聲,白狐開始想掙脫,或許藤野武身上傳來的伏妖師氣息過於強烈,牠感覺到無比的害怕與不安,抖動著身體,牠想快點掙脫。

  嘆了口氣,不忍可憐的小傢伙繼續受這個無情男人的欺負,秋野靜子決定讓牠回家,回到她溫暖的口袋裡。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將你封印在此!」扔出一道符紙,白狐化作一縷白光,封印於符紙之中。

  「對不起喔!真不該放你出來讓這個壞人欺負的。」輕撫著符紙,她不顧旁人異樣眼光,喃喃的說著。

  漠然,藤武野看了看四周,活動了下筋骨,他的眼睛不斷的四處穿梭,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當然,在泛眼間就得到了答案,小涼從牆角邊緩緩走近,輕輕的步伐不發出半點聲響,一個跳躍,牠輕易的跳上了藤武野的懷抱,看來是很親密的舉止,卻發生的一點都不陌生。

  這貓控也太有強了吧!平常因為長得帥,女人緣十足,沒想到今天連貓都可以收的服服貼貼,看來天底下沒有他藤武大神搞不定的生物了吧!

  揪起了粉黛,秋野靜子將封印白狐的符紙溫柔的收入口袋。

  藤野武溫柔的放慢所有舉止,因為深怕一個不小心,把懷中的可人兒給弄傷弄疼了,那股溫柔、那股體貼,就彷彿是言情小說中會出現的絕美男主角一般,更勝瓊瑤式的浪漫……

  只可惜,任何一名女子都無福消受他的溫柔體貼,因為那是專屬貓的權力,現在專屬於小涼。

  搖搖頭,秋野靜子嘆了口氣,她正替藤野武苦惱。他繼續這樣,這輩子會不會娶不到老婆啊?就算是無敵貓控,也不可能跟貓咪送作堆吧?

  看不太下去的秋野靜子,拍拍她身上的枯葉,決定無視眼前這對看似甜蜜的偽情侶,繼續做她的練習還來的實在。

  從她寶貝符紙堆裡,這回她選擇了一隻較為兇狠的妖怪,但為了不讓周遭的僕人一一被嚇倒,所以在解放封印前,她先在四周圍下了結界,那是一個普通人看不清結界內的一種巫術。

  刀尖才剛碰觸到地板,還未畫出該有的形狀輪廓時,藤野武這時突然施捨了她一絲絲餘光,這在貓控玩貓時,可說是一大奇蹟啊!或許她該去拜拜感謝上蒼了吧!

  「我不認為你浪費巫力在這種無聊事物上會有意義。」沉沉,他的手還是徘徊在小涼身上,就像是小女孩摸著娃娃,不,那種親密程度已經超越了小女孩,應該說像是電車上的癡漢正對無辜的小女孩下手吧!唯一不同的是,這個怪叔叔願打,而這個小女孩願挨,他們的互動完美,他撫摸,牠舒服的瞇著眼叫著,如果眼晴的畫面完整擬人化,相信得打上馬賽克才能讓秋野靜子觀看了吧!

  「什麼無聊事物!我可是每天每天每天都很努力的在練習耶!」不否認她的成效並不彰顯,但至少她是藤野家號稱最努力的學徒之一了。

  搖頭,藤野武這個先天優良基因的人對努力並不引以為意,抱著小涼,或許一個有貓咪陪伴的午後會比看這個資質愚昧的師妹來的有趣。

  轉身,他想離開,在美麗的花園裡,他身上的重金屬與陽光折射出耀眼,雖然是如此的不搭調,但是挑染著銀髮下的俊顏,總是有幾分加分作用,看得一旁的女僕如癡如醉,彷彿不用咒語就可以讓她們的魂魄心甘情願的收進他的伏妖符之中。

  然,妖怪總是一種不解風情的東西,偏偏在大家心花朵朵開的時候,從地心裡冒出來,那個擋住帥氣臉龐的是不久前才見到的妖怪,那個讓秋野靜子百思不得其解的奇怪妖物。

  一個躍身,兩人跳上了樹枝,並設立好一個結界,將僕人們區隔至銀色光芒之外。

  「又是你這個臭妖怪!這一回我一定要把你封印起來!」扯下脖子上的項鍊,今天本想要玩玩小白狐,所以早上的抽血工作尚未完成,既然血匕首無法使用,只好換個備用武器了。

  秋野靜子脖子上帶著閃亮亮的水鑽項鍊,但是就像是電影一般,那是她的神祕武器,像沐浴的時候如果遇上妖怪,可以做為防身的基本武器。

  美麗的鍊子上大約有上百顆水鑽,而這些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飾品,就是她浸泡了四十日的血鑽石。

  轉身一擲,血鑽石灑在妖怪身上如同炸彈一般發出了聲響以及大量的閃光,刺眼的讓人都快睜不開來,那威力足以令人窒息。

  藤野武將小涼放在結界外,小涼快速的奔回女僕的手上,完全不成為藤野武的負擔,那個原本是他與小涼的浪漫午茶,因為女僕的驚嚇而掉落在地,有些失望的,他拾起地上的叉子往妖怪扔去,又一次正中了他的雙眼,噴出了大量的黏液。

  跳上窗,他閃避了黏液的襲擊,不慌不忙的打了個哈欠,有些慵懶的看著秋野靜子。

  「這條項鍊不是妳一次任務的薪水嗎?」是的,他們的薪水來自於任務,雖然久久一次任務,但是每次的薪水都足夠平常人過一整年的開銷,可想而知,這條項鍊價值非凡。

  妖怪失去了視力,觸角還是不斷的蠕動,毫無目的的隨意攻擊,打亂了地板也踐踏了花兒,原本美麗的景色瞬間成了灰燼。

  「廢話!」抓著樹枝,秋野靜子翻轉了身子,扔出第二次鑽石,儘管心痛,但是對伏妖師而言,沒什麼比降妖更重要了。

  「你不是有槍嗎!?快開槍啊!」雖說子彈的費用也不廉價,但跟她的鑽石比起來可是小巫見大巫啊!

  在呼喊聲下,秋野靜子又扔了一次攻擊,刺眼的亮光伴著爆裂聲響起,她敏捷的身子跳到了另一棵樹上,蕾絲裙就像是一朵花束一樣展開,露出的白色吊帶襪和絕對領域讓在場的管家看傻了眼。

  「我不浪費。」說罷,藤野武又踢了一腳,將地板上的刀子直射入妖怪的心臟,這個看似簡單的攻擊似乎跟秋野靜子的血鑽石一樣的威力,妖怪體力不支,應聲倒地,地上的黏液更是瞬間噴灑在四周,好在有結界的保護,不然僕人們大概有一周都洗不掉的髒汙吧!

  鬆開手,藤野武回到了地面,不怕黏液弄髒了他的黑皮靴,伸伸懶腰,他再次抱起小涼,一揮手,解開了礙眼的結界。

  反觀秋野靜子,氣吁吁的跳到了乾淨的草地上,她才不想要讓這噁心的東西碰觸屬於她的任何東西!快步走到藤野武身後,她現在非常的生氣。

  「你什麼時後省錢省到這種地步了?」向來花錢如喝水的他,今天竟然會為了省子彈錢而不開槍,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語,藤野武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符紙,來到了僕人面前。

  因好奇,僕人們聚集了起來,想看看符紙上有何玄機,只見符紙突然從頂端冒出了藍色的火花,瞬間燃燒了起來,也在美麗的光芒流逝之前,眾人昏迷了過去,倘在綠油油的草地上,與另一頭的荒蕪形成強烈的對比。

  藤野武不怎麼愛用符紙,他總說那是半調子的輔助工具,但是要抹去人們對伏妖師的記憶,從開天闢地以來也就只有這種方法可以使用了。

  用力的拍了藤野武的背一下,秋野靜子不高興的嘟起嘴。

  「滅憶符一張成本也要兩萬元大洋,一顆子彈只需要八百元,你寧願花大錢省小錢!」雖然這已經不是成本問題,但是她剛剛可是扔了好幾十萬呀!這傢伙竟然拿起隨隨便便的東西就來攻擊,真的讓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冷冷的摸著小涼,只要有小涼在的一天,他的目光應該不會施捨給秋野靜子超過半分鐘吧!

  邁開大步,儘管黏液讓他走路有一些些阻礙,但是越過昏迷的僕人,他往屋子內走去。

  「喂!我說話你有沒有在聽啊!」氣的都有了蘋果臉,秋野靜子跺了跺腳。

  「為妳的錢哀弔吧!」

  冷漠的背影傳來了聲音,但是沒有回頭,藤野武的手依舊撫摸著小涼乖巧的額頭,小涼舔了舔掌上的小肉球,瞇起眼盡是享受,看來牠也愛上了藤野武的撫摸。

  嘖!

  秋野靜子做出了想打人的動作,在藤野武的身後她做了一個很醜的鬼臉。

  一陣微風吹過,吹來了黃沙,也吹來了淡淡的花香,一個回首,方才戰鬥過的戰場回覆了寧靜,花朵回覆了生氣,鳥鳴聲響起,蝴蝶翩翩飛舞著,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沒有屍體,沒有黏液,唯獨藤野武方才扔出的刀叉,直立在白狐剛剛停留的紅花之上,在僕人沉睡的草地上,落了一瓣如血色一般的紅花……。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