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切發生的理所當然,林玫娟白皙的玉手輕滑過藍俊凱呦黑的肌膚,輕擦出的火花燃燒著兩人的慾火。

「我可以抽根菸嗎?」對於事後煙他是習慣,不過他還是紳士的問過林玫娟。直到她輕點著滑嫩的白額,他才爲自己點了火。

她是個喜愛性慾的女子,沒有性,沒有命。所以在未婚夫出國時刻,她找上了另一個能滿足她的男人。

她也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有父親留下的產業,想盡辦法擴張著。所以,今日在她身旁的是同等地位的理事長。

「來,這個是我特地爲你準備的。」藍俊凱從西裝褲袋中拿出手掌大的紫色小禮盒,那是林玫娟喜歡的顏色。

「爲什麼給我禮物?」她挑高的眉問道。

「美人生日,我豈能跟施董事長一樣不解風情?」藍俊凱暗諷著那放任未婚妻一人過生日的董事長-施嚴弼。

「謝謝!」林玫娟笑笑著接受了禮盒,對於他的諷刺不放耳裡。她輕輕的打開鈕扣,光看包裝,亦想而之裡面的禮物十分貴重。

「好漂亮,我好喜歡喔!」她的高興寫在臉上,在藍俊凱的臉頰上琢了一下。

「謝謝!」那是一條純銀打造的手鏈,上頭鑲有閃亮的鑽石,大約八顆左右,價值非凡。

「恩,喜歡就......。」

「你喜歡銀手鍊還是項鍊呢?」施嚴弼憤怒的握著手上刺眼的鑽石項鍊,那似乎快讓他的手燒個火熱。

「該說你運氣好還是不好呢?」藍俊凱嘆了口氣,只因良好春宵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穿好了褲子,左手領起皺成一團的襯衫,往門口走去。

「我們施董事長還真是千里眼,什麼事情都逃不過你的眼睛。」他笑著對施嚴弼說著,但這種挑釁也讓他挨了一拳。

那憤然一拳使藍俊凱跌坐在地,而也因這個動作,施嚴弼的手上多了條血痕,手上的鑽石劃破在他的手婉,也劃破了他軟弱的心臟,慢慢淌出血來。

「商場大方得體的施嚴弼,傳說永不生氣的人,今天也真難得看見您動怒啊!是我藍俊凱此生的福氣吧!」他不怕死的繼續說著,那是商場的敵手,會冒險陪伴林玫捐也是爲此,不求多,只要能見到他發火就已足夠。

「滾!!」施嚴弼下了逐客令,藍俊凱也明白適可而止,沒有再次激怒他,得逞性的笑著離開這凝重的房間。

林玫娟沒有特別緊張的神情,她不顧赤裸的身子,挑起棉被與施嚴弼四目相對。

「這些,是我從巴黎帶回來給你的。」他苦笑著指著門外他爲她准備了她最愛的品牌紅酒,還有她喜愛的紫色音樂盒,只因為以前她跟他提過,母親留下的遺物中,她最喜歡音樂盒,但是卻在兩年前無心摔壞了。爲此,他特別去巴黎訂做了跟母親留給她的是同一款式。

林玫娟沒有答話,她倒桌邊倒了杯紅酒,輕嚼了一口頂級的血紅色液體,微甜微澀的口感在口腔中擴散,那是19804月的巴黎頂級葡萄酒,出生年、月份竟是與她相符。

林玫娟杏眼圓睜,僵固不動,腦子一片空白。聰明一世的她,如今卻失了這麼一大步。

「我想,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因為我並不想傷害到你。原諒我無法伴你慶生,晚安!」施嚴弼有禮的在她的手背上親吻了一下,然而代表的卻是無盡的絕望。

「嚴弼!」林玫娟輕喚著他,半晌,施嚴弼回了頭,但神情依舊失落。「對不起!」這是她的答案,她也是一臉失落,這場情戰,她輸的徹底,原本以為這麼做不算是背叛,身子出軌不讓他知曉,鞏固事業的發展也保有自己的婚姻。

  「不要再喊我的名字了,這對我而言,是另外一種恥辱,若還有機會見面,請喊我聲施先生,但是我想,這機會應該不大了。」施嚴弼苦苦的拉拉嘴角,不願再回頭看她一眼,大步離開了門口。

  挫敗的神情在林玫娟的臉上沒有停留多久,待他出門後,林玫娟獨自走到床邊坐下,繼續嚐著他為自己準備的紅酒,這味道她很喜愛,酸酸又略帶苦澀,有如她的人生。

  她不後悔,畢竟愛情不是最重要,施嚴弼這黃金單身漢自從兩年前拜倒她石柳裙下,一直都掌握在她手中,她有預感,過幾天他會原諒她的『不小心』。

*  *  *

  坐在百萬名車上的施嚴弼,冒著青筋的手抓緊了方向盤,他從未愛過其他女人,自認定了她,就再也沒分心過,如今卻換得如此背叛,他的心酸比心痛還多出許多。

  想到這邊,他施力的右腳又施了些力,讓車速急速的上升,引擎的快速轉動,讓車箱發出了劇烈聲音,令人悚戾

  呵,說來可笑,明明出生於名家,明明擁有了世上所有最好的待遇,在百般呵護下成長的他,大學時期初次嘗試到戀愛的滋味,而那人就是林玫娟。

學生時期的他,特別喜愛運動,尤其是對爬山情有獨鍾。

  記得大二的時候,他與林玫娟一同入社後,每次登山他只要受些小傷,林玫娟總是會體貼的為自己上藥。

  現在總算明白當時為何她總對別的同學不理睬,只有自己是特別的了。

  她要的是一種征服,是一種佔有,更是利益的結合。

  她只跟上流人士打交道,只是為自己未來事業鋪路,而與自己定下婚約,最大的利誘應該就是兩家公司的合併吧?

  為何他會這樣想呢?並不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而是因為如果今天在床上的是別的男人,或許還可能會有解釋的機會,但是今天床上躺的不是別人,而是藍俊凱,那個唯一一個林家事業沒有的辦法拓展的藍式事業,只要結婚後又與藍俊凱有私情,那麼林家事業可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

  街景一幕幕快速的移動,卻一幕都沒有在他的眼中停留,眼角滑過一滴鹹,施嚴弻苦笑著。

  淚水模糊了視線,夜幕也讓華燈的光芒顯得微弱,伸手想擦去那種濕感,但是卻越抹越。

  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話本在他身上應驗了二十二年,但是沒想到卻毀在這一朝一夕,這看似可笑的行徑,讓施嚴弼獨自狂笑了起來,那笑聲淒零,感覺就像是他支離破碎的心正咆嚎。

  怒吼讓他分了心,開進山區的龍頭轉了下,是因為眼前正有個緊急的轉彎口,但是顫抖的雙手卻讓他只把方向盤轉了半圈,這轉彎不及,讓車子硬生生的撞進了看似豪華的私人豪宅中,金色的跑車冒出了絲絲白煙,安全氣囊彈了出來,但是強烈的撞擊讓車頂凹陷,連帶著施嚴弼的嘴角,滲出了令人怵目驚心的血跡。

  一陣天璇地轉,瞇起的黑眸失焦。

  呵,這樣也好,就這樣帶著遺憾,沉沉的睡去吧!

  半晌,遠處的人兒因看到煙霧而靠近,拿起手機喚來了救護車以及救火車,但是這些吵鬧聲,似乎完全傳不進施嚴弼的耳中,儘管救護人員拼命的叫喚,他皆用著安靜來回覆著這一切無情的世界。

 

第一章

  提著小小的行李箱,高婷婷踏著輕快的步伐進入這寬闊的建築,光是看著歐式的藝術鐵門,她的櫻桃小嘴就已經訝異的闔不上來。

  先別說這裡的前院都是她老家的兩倍大,建築的外觀,可以說是鑲金又包銀啊!滿滿的園藝以及造景,這般景色竟然可以到台灣看到,真是令她嘆為觀止。

  小小的嘴巴闔不攏,她難以置信這間房子即將成為她的住所。

  「這裡真的只要一個月三千元還包水電?」不太敢相信,她又問了一次房東,只見房東笑不攏嘴,拿著合約書。

  「當然囉!這可是賠了本呢!這本是我爺爺買來置產的,都沒什麼用到,想說拿來租租人也不錯,我才幫他PO上網的,還滿意吧?」拿起合約書,他彷彿有些著急,拿寫了金額跟日期後,快速的送到高婷婷手上。

  看到合約內容,高婷婷倒抽了一口氣,看到簽約年限三年,她有些傻眼。

  「雖然我在這邊找到新工作沒錯啦!但是一次簽三年會不會太長了些……」面有難色,這是她畢業之後的第一份工作,都還沒有到公司報到,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工作情形,她真的可以做滿三年嗎?

  看的出她的疑惑,房東馬上加油添醋了起來。「當然啊!高小姐是到高氏企業高就耶!這麼多人想求的高薪工作,怎麼會擔憂呢?何況我看高小姐談吐自如,手腳也很勤,一點都不像是一般年輕的草莓族,一定會做很長的。」猛灌藥,他一定要簽定今天的生意。

  「但……」她的顧慮許多,本身就沒什麼積蓄的她,隻身從鄉下來到台北已經花了不少錢,如果不幸失業了,她怎麼還住的起台北這高物價的地方啊!

  轉了轉筆,她靈活的眼珠子也跟著轉。

  「唉唷!不用想了啦!看妳剛出來闖蕩,今天妳簽下去,叔叔給你一點殺密思!簽三年叔叔送你一年!」拍拍胸部,房東突然變的很豪邁,深怕一個不小心這煮熟的鴨子飛了。

  送一年?那等於送三萬元耶!涉世未深的高婷婷,一聽到這麼優惠的訊息,眼睛都亮了起來。

  「真的送一年?」小心翼翼的問著,她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當然真的啦!因為我長期住在國外,這次回來幫爺爺租房子才想要一次多簽個幾年,不然我也不方便回國,看妳人也不錯,所以給妳多點優惠囉!重點是想給這房子多一點人氣嘛!不然放在這裡也真浪費了。」滔滔不絕的說著,細看房東一身的高級西裝,似乎也真的不太缺這筆錢。

  「我明白了!那我先謝謝你的好意哩!」拿起筆,拋下所有猶豫,高婷婷愉快的簽下秀麗字體,笑靨也隨著字跡擴散開來。

  看著完成的合約,房東笑開了嘴。

  「好的!那我寫了帳號在合約上,每年五月請妳完成轉帳,第一次的房租我就先跟妳收一下。」

  拿出預備好的現金袋,那是她辛辛苦苦一塊一塊存下來的寶貝,有些不捨的交付與房東。

  只見房東笑洌了嘴,這麼廉價的將房間租出去,他竟然比房客還高興,真是令人摸不著頭緒。

  「高小姐,那我先收下訂金的部分了!那妳先整理一下,早些休息吧!搬了一天,妳也累了吧!有什麼事情再電話聯繫我就可以了,月底前我都還在台灣,有問題我在來幫你處理。喔!對了,我在冰箱裡的一些飲料及甜點,是我昨晚買來的,妳初來乍到,沒什麼好招待妳的,我就去買了一些台北有名的點心放在裡面了,妳隨意用吧!」收好了錢,他也允了售後服務,興高采烈的道別著。

  「謝謝!你去忙,我自己整理就可以了。」看著房東那麼熱情的招待,純樸如她,天真的向他招了招手。

  目送走房東,高婷婷捲起袖管,莞爾,她開始了整家行動。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