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野靜子幸福滿面的趴在桌上,那種幸福,絕對不是來自眼前那位冷冰冰的撲克臉,而是來自他手上的那把髒兮兮的符紙。
  「呵,呵呵.......」傻傻的笑聲,讓藤野武皺起了眉頭。
  「妳的腦子應該沒有被妖怪給襲擊到吧!」本應該是藤野家祖傳的符紙,在他這個正統的傳人眼中,看起來興致缺缺。
  又是這種冷嘲熱諷!拋了個衛生眼,秋野靜子決定無視他,繼續看著她的寶貴收藏。
  一張又一張,看似可愛的小圖形,她本該最討厭贓的東西,如今全部都成為她的寶貝。
  瞧了瞧,藤野武喝了一口手中的牛奶。
  不冰了,風味都差了,皺眉,他將剩餘的牛奶給倒到水曹中。
  「浪費!你以後一定會去衣索比亞當災民!」看不慣他暴殄天物的舉止,秋野靜子像個老媽子一般叉腰叫罵。
  「為什麼是浪費?小牛喝飽了,不也是吐在地上嗎?」翹起了二郎腿,他理直氣壯的說著。
  「你.......你又不是牛!」怒火更深,她最最最討厭任何浪費的行為,但偏偏藤野武這個超級浪費者,總是時常浪費。
  「我們的攻擊,都必須配上自己的血,打在妖魔身上才有用;血對伏妖師而言,是多麼珍貴的東西,不知道哪個人時常把寫匕首亂扔一通,丟不中的似乎都叫浪費吧?」轉個彎,他把她罵的狗血淋頭。
  「你!哼!」轉身,她選擇了不跟這個人計較。
  藤野武可以說是在豐沃的生活下成長,在藤野家的超級有錢情況成長下過著富少爺的背景先不說,每次驅魔斬腰的案件只要找上他,都是好幾千萬來賺的,錢對他就像是水一樣,想要一時之間改掉他的浪費,是不太可能的。
  藤野武最近不知為何,話變多了一點,但這也不竟然是好事,只要他一開金口,通常都是把她刺的千穿百洞,還是早期不說話才好一點!
  轉頭,她繼續看著那寶貝收藏,最近最好把這個男人當個透明人,不然不死在妖魔手上,也會死在他的刀子口下吧!
  將手上的符紙攤開,一張又一張的用手掌壓平,熾熱的掌心就像是熨斗一般來回的動作,看的出來她真的很寶貝這些符紙。
  半晌,紅木花紋的厚重門板發出響聲,引起兩人的注意。
  「藤野先生,老爺說,請兩位移駕到廳房,老爺會馬上從公司趕回來。」彎了個腰,他傳遞了主人的消息。
  站起身子,藤野武走向了門口,然秋野靜子卻著急的收著符紙,卻因為太過緊張,符紙又皺了起來。
  「啊!又要重整了!」哀怨的叫了聲,秋野靜子嘟起了嘴。
  「走吧!神奇寶貝訓練家,帶著你的寶貝球上路吧!」拍拍肩膀,藤野武竊笑了聲。
  這男人一定是被鬼打到了!
  從踏入這個委託人的房子那一刻,他變的囉說並且白目,跟那個她認識幾年的藤野武差十萬八千里!難道是被什麼大嘴怪給附身了吧!
  秋野靜子揪起了充滿敵意的眼光,尾隨著他移動出門。
  藤野武是最討厭豪宅的,他總是說那一個讓金絲雀等待死亡的籠子;所以,能讓他藤野大神安靜的坐在這大廳裡,除了他手上那杯冰涼的鮮奶外,就是他腿上那隻可愛的虎紋貓了。
  他意外的喜歡貓,而且是竭盡瘋狂。
  平常對於所有事情都漠視的他,可以為了看一隻貓而蹲在水溝旁一個小時,只為了想摸摸那毛茸茸的頭。
  所以,若不是入門就看到這隻貓,他應該在三個小時前就已經離開了這悶到讓他自息的豪宅吧!
  「小涼很可愛吧!所有人都會喜歡牠的。」話才一落下,虎紋貓跳離了藤野武的撫摸,來到聲音主人身邊,這也讓藤野武皺了下眉,看似失落。
  身穿高級西裝,男子全身上下透著高貴的氣息,就算是抱著小貓的溫柔,他也露出了那不屬於平常人的氣質。
  「少爺,您回來啦!」替男子脫下外套,一旁的女僕訓練有素。
  「爸爸晚點就回來,兩位客人就是爸爸請回來的伏妖師吧?」看著兩人,他面帶微笑的走近,也將小貓一併帶了回來,再次靠近小貓,藤野武一雙眼不放的直視著它。
  「呵呵,她叫小涼,是我兩年前撿回來的,是個可愛的女生。」看的出藤野武興趣濃厚,他慎重的替小貓自我介紹了一番。
  「小涼.......」重覆了他的話,藤野武的視線依然沒有離開。
  「喂!」拍了一下他的肩,秋野靜子提示了他的不禮貌,藤野武這才把目光看向男子。
  「藤野武,伏妖師。」點頭,他示意後又悄悄的把目光放到小貓身上。
  「對不起,他是個貓控,還請原諒他啊!只顧說他呢!我叫秋野靜子,請多多指教。」陪笑,她竟然會變成幫藤野武道歉的那個人,可說是世上一奇了!
  「沒關係的,大家看到小涼都會變的不一樣的。神城聖,請多指教。」點頭,神成聖是她看過最完美的紳士。
  因為看到帥哥讓秋野靜子有些傻,配上那迷人的笑靨更讓她癡迷了些,所以一雙瞳鈴大眼就這樣失神的看向他。
  就這樣,一個直看著帥哥,一個直揪著小貓,兩個人失禮的舉止顯露無疑。
  哂哂,神成聖笑了出聲。「我的映像中,伏妖師都應該穿著類似巫女或神官的衣服,然後一派正經的講著長篇大論;如今看到兩位,可真是讓小弟我大開眼界。」
  是的,就算是見委託者,兩人還是不改一貫風格,一個全身重金屬的龐克裝不改,另一個則是穿上她最喜歡蘿莉塔洋裝,說是伏妖師,到不如說是秋葉原跑出來的吧!
  良久,藤野武終於施捨了一點目光給他。
  「冒昧問一下,樓梯柱子旁的那位是?」敏銳的他發現了樓梯上的異象,但只是喝了口牛奶,淡淡的問著。
  眾人目光轉向他所提及的地方,躲在柱子身後的女孩這才探出頭來,露出了靦腆的微笑。
  「琉璃,你怎麼在這裡?」皺起眉,神城聖似乎對她的出現感到意外。
  「我......對不起,我只是因為剛睡醒了,聽到有人的聲音才出來看一下,對不起哥哥。」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她玩著指頭,踢了踢腳。
  她穿著一席白色的睡衣,毛茸茸的讓她的可愛加倍,胸口的蝴蝶節也提高了她的氣質,一頭金色的捲髮及腰,帶著甜美感的小女孩。
  聽完她的解釋,神成聖這才鬆開了眉頭。「下來吧!剛好見見今天要幫你驅魔的伏妖師。」招手,他邀請了神城琉璃加入他們的談話。
  只見神城琉璃搖搖頭,羞紅著臉,她逃命似的快速的奔回了房間。
  「琉璃!」叫喚了聲,少女依舊沒有回頭。
  轉身,他對兩人投以歉意的微笑。
  「讓兩位見笑了,他是我的么妹,神城琉璃,因為長期生病,所以平日都沒有出門,有些怕生,還請兩位見諒。」替妹妹說了原因,他臉上有著絲絲愧疚。
  「沒關係的!小女生都比較怕生的。」打著圓場,她笑著說。
  平常看到藤野武的撲克臉,連大人都退閉三呎了,何況是一個小女孩呢?
  皺眉,藤野武並沒有回應。
  「聽神城先生剛剛的話,看來叫我們來的原因就是要我們幫琉璃小姐驅魔?」想起方才他與神城琉璃的對話,秋野靜子提出了疑問。
  「是......」才要繼續對話,神城聖的話就讓遠處的聲音給打斷。
  「對不起,對不起!剛剛公司臨時有些事情耽誤了,剛剛在電話裡有聽管家講到,是藤野先生跟秋野小姐吧!初次見面,我是神城大正,請多指教。」拿出名片,他很輕易的打斷了他們的對談。
  接過名片,藤野武似乎不太喜歡這樣的形式,只是點個頭示意。
  「歡迎您回來,父親大人。」手放胸前,他鞠了恭。
  哇!沒想到在現代也可以看到這麼拘僅的家庭,神城家應該不是武士世家吧?歪過頭,秋野靜子為之一嘆。
  「我請兩位來是這樣的,小女琉璃從小就身體不好,我找過各地的名醫,甚至是醫學權威,全部我都請過來了,只是她的病一直沒有改善,最近她總是在半夜看著窗口大喊大叫,說是什麼妖怪來了,所以才想請兩位幫忙,事成之後,我一定會給兩位滿意的委託費。」
  不容懷疑的,他能找到伏妖師,絕對不是來自於偶然。政府為了撫慰人民心理,總是默默的供養著伏妖師,所以他們的身分就像是間諜一樣的神秘,只有政府委派的工作,他們才會去執行。
  當然,偶爾會出現像神城大正這樣的委託人,這就表示,此人對政府有一定的影響力,甚至權力在政府之上,所以才會有這種機會看到伏妖師的真面目。
  「就是剛剛那位女孩嗎?」指著樓梯口,秋野靜子詢問。
  「是的,正是么妹。」
  神城大正瞪大了黑眸,顯露的一些難以置信。
  「琉璃離開房間?」
  「是的,我與兩位在對話時或許吵到了她,不過一下子,她就又回去了。」像是秉告事情一般,他的話語完美無瑕疵,但也讓人覺得不像是一般父子的對話。
  「這樣啊.....」若有所思,神城大正的眼眸有些閃爍。
  「怎麼了?」深遂的眸子看向他,藤野武看出有些異端。
  「不,沒什麼,只是小女她從不出房門的,如果硬是拖她出門,她偶爾還會跟我生氣,所以就感覺有些疑惑。兩位千里迢迢來這累了吧!我幫兩位安排了在小女隔壁的客房,還請兩位先去看一下小女,然後休息一下吧!」
  「我們先去看一下琉璃小姐的房間吧!」鬆鬆筋骨,她又要上工囉!
  「有勞了,聖,你就帶他們去吧!我先去換一套衣服,忙了一天,穿著滿身汗的衣服也怪失禮的。」
  「是的,請兩位跟我來。」必恭必敬,他們父子間似乎少了熱情,反倒多了分冷漠。
  尾隨著神城聖,秋野靜子往樓梯移動,在最後方的藤野武竟然抱起小涼,撫著牠的頭跟上。
  天啊!工作時後還玩貓!真是受不了!
  ───
  門才悄悄的開啟,神城琉璃突然大叫了聲。
  「啊!不要!貓咪不要進來!」
  才剛離開樓梯的藤野武停下腳步,默默的看向遠方的門口。
  「啊!抱歉,我忘了跟您說,琉璃從小對動物毛過敏,所以請不要把小涼抱上樓。」神城聖點頭示意,而小涼就像是聽的懂他說的話一樣,跳開了藤野武的懷抱,往一樓跑去。
  或許是再次失去貓咪的溫暖,他失落了一下才走進神城琉璃的房裡。
  「這次的醫生好奇怪.......」看著兩人奇特的衣著,神城琉璃歪著頭看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起來十分清澈。
  「琉璃,他們不是醫生,是伏妖師,是替妳抓你窗邊的魔鬼的。」來到床邊,他摸摸神城琉璃的頭,金色的髮絲也因此上下移動。
  一講到魔鬼,她全身就發出了害怕的警訊,緊抱著神城聖,她滿身驚嚇。
  環顧四周,藤野武看著那掛有粉紅色窗簾的窗戶,微風從半開的窗裡吹過,吹響了風鈴,也吹涼了房間。
  「沒有。」默默的,藤野武轉身。
  「亂講!有的!有的!有一個嘴巴大大的,眼睛凸出來,像是貓又像是狗的魔鬼要來抓琉璃!」說到激動處,她顫抖的身子不停。
  默默的看了她一眼,藤野武離開了房間。
  「喂!」對於他的失禮,秋野靜子想拉卻拉不住。
  「他不相信琉璃........琉璃真的沒有騙人.....」眼看著那快決提的淚水,秋野靜子舉雙手投降。
  「我相信琉璃,琉璃別怕,姊姊陪在你身邊,要是危險的話,姊姊會保護妳的。」拍拍她的肩,秋野靜子給她安慰。
  「真的嗎?」泛著淚光,神城琉璃看向她。
  「嗯!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厲害的唷!」拍拍胸膛,她推銷著自己。
  點頭,她笑容滿面。
  「秋野小姐,所以這房間是?」提出疑問,神城聖的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
  啊!不要一直這樣看她啦!看的她都不好意思了!「這房間目前來看是沒蛇麼,我現在在小姐窗邊設下一個結界,妖怪應當不會傷害到小姐才是。」垂下眉,她不習慣跟帥哥四目交對,除了藤野武之外,因為他除了是帥哥外,也是個怪咖!
  嘴中念念有詞,那是她背了幾百次的咒語,沒半會兒的時間,她就設好了簡單結界。
  「嗯!好了。」
  「這樣魔鬼一來就會死了嗎?」拉拉秋野靜子的手,她天真的問著。
  「妳放心,就算他不死,姊姊也會收了他。」這結界並不會斬殺妖怪,但是阻擋妖怪的時間,足以她跟藤野武輕鬆滅了牠。
  「那就麻煩您了。」露出燦爛的微笑,神城聖的笑快要把她溶化。
  「不,不麻煩.......我先去找一下武,有事情請教他。」
  「姊姊不要走,琉璃怕。」不鬆的手代表著她依舊緊張的心。
  「姊姊一下下就回來了,等等我陪妳一起吃飯好不好?」明白她不出房門用膳,她提出了友善的邀請。
  「真的嗎?」
  「嗯!說謊的人就吞一千支針。」
  點頭微笑,她告別了神城聖。她是不是該給藤野武一點震撼教育?就算是孤僻,那也不該對小女孩都那麼冷漠。
  出門,她轉向另一道門,想要跟藤野武說說理。
  
  「出了門,右轉,直走三分鐘,庭院的紅花下。」
  「紅花?」
  「一個白白的,紅花下。」
  這像是對話的聲音,全部都屬於藤野武的聲音。一個推門,秋野靜子對他沒有無謂的禮貌。
  「你越來越有病了,不但多話又開始自言自語了!」看著那悠哉的抱著貓的藤野武,秋野靜子看了就有氣。
  「怎麼?」摸順了貓毛,他沒有抬頭,在這麼有禮節的家裡,會破門而入的人可想而知。
  「人家不過是個小女孩,有必要這麼冷淡嗎?寧願跟一隻貓自言自語,也不願意多安慰一下人家幼小的心靈!」
  「他不是有妳安慰了嗎?」漠然,他依舊注視著小涼。
  「你......」
  話一落下,突然一陣據震,緊閉的窗口發出了玻璃破裂聲,一個觸角伸了進來,直挑藤野武的椅子,一個跳耀,藤野武躲開了牠的猛烈攻擊。
  「還說沒有!」伸進裙子,她在大腿環上拿出匕首,往窗外扔去,只聽見一聲怒吼,妖怪的真面目顯露於窗外。
  那是一個血盆大口的妖怪,面貌似狗又似貓,身體還有著幾隻觸角;被射中的眼睛,還噴著白白的黏液。
  媽啊!這妖怪也太噁了吧?妖怪大全好像沒有看過這號噁心的妖怪,難道是新出的BOSS?
  跳起身,藤野武扔出了身旁那水果盤上的刀子,直中了妖怪的另一眼,因為失去視力而遺落了重心,妖怪左右擺動,彷彿如墜了的風箏,搖搖欲墜。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將你封印在此!」扔出了符紙,秋野靜子念著咒語,受傷的妖怪發出了一道白光,消失於封印之下,而符紙也安穩的躺回秋野靜子的手中。
  拍拍肩膀,藤野武拍去身上的灰,也順勢拍去小涼身上的小碎片,他對貓咪的喜愛,依舊沒有減弱。
  「你還說沒有!你該不會看到貓咪蛇麼伏妖師的本領都沒了吧?」氣沖沖的來到藤野武面前,她討厭他那麼不負責任。
  冷笑,藤野武又越過她離開了房間。
  可惡啊!這男人怎麼進了房一下變的白目,一下又忽冷忽熱的啊!絕對是被什麼怪東西附上了,等師父回來,一定要請他老人家幫這腦子有問題的人驅驅魔才是!
  「哼,看來我要成為第一個比藤野家更歷害的伏妖師了!傲慢的笨蛋就被我比下去吧!」吐吐舌,她只感對著遙遠的藤野武如此放肆。
  好了,氣也氣完了,人也跑走了,那剛剛那噁心的怪物應該現型了吧?符紙上的詛咒是讓妖怪進入其中,並且會在符紙上已古文的方式列出伏妖師對牠的名。
  怎料,映入眼簾的符紙依然只是一片泛黃,上頭別說是名字了,連封印的印記都沒有,空空如也。
  「怎麼可能......」難以置信的左翻右看,她剛剛明明封印了啊!那妖怪呢?
  疑惑充滿了秋野靜子的臉,看著那剛打鬥完的窗子,除了破碎的玻璃外,沒留下一點痕跡,就連剛剛噴灑出來的白色汁液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房裡只留下那滿臉錯愕的秋野靜子,以及飛落的符紙。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