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銳的針頭插入了藤野武小麥色的肌膚上,沒有半點聲響,也在剎那間結束,一管兩百五十毫克的針管頓時給填滿。

  壓住酒精海綿,他另一手拿起牛奶直灌,並不是要為自己的營養做補充,單純只是想喝而已。

  這不是捐血公益活動,而是家族每天的例行公事,所以最好保佑藤野家的人通通都身體健康,要是出一個貧血的人,可是一件壞事。

  「啊?你又抽完啦?會不會太快了點?」秋野靜子揪起了眉,雖然已經抽了快十年,她總是羨慕藤野家的人可以如此的快狠準的速度。

  沒有答話,藤野武將子彈全數給灑在桌上,並將鮮血依序灌入了特殊設計的彈孔之中,這種滲有伏妖師的子彈是所有妖魔都唯恐不及的。

  「武,認識你那麼久,也都不怎麼講話,跟我說說話嘛!」自從她進入藤野家族學習伏妖之術已經有八個年頭,無奈卻跟上了藤野武這個惜字如金的男人,讓她的生活悶了許多。

  藤野武看了看她,又繼續了手上的工作。

  「我可以問問看你最喜歡什麼嗎?或許,下次我看到可以幫你多留意些。」不放棄的繼續說話,她可是下定決心一定要多認識一點眼前這個人。以前剛開始是因為要拜師學藝,所以除了傳授的時間,他們都沒有什麼對話,但是如今她已經結束了一系列的初學者課程,只剩下經驗累積,那她就更該跟這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師兄好好的打好關係才行!

  「妖魔鬼魅。」簡單的回覆,藤野武將武器清點完畢,並且為自己穿上適合夜晚活動的任務服裝,是一襲白色的長袍,亮眼的色彩讓他可以在夜晚裡更加顯眼,因為他的任務不是偷竊,不需要掩人耳目,而是要大辣辣的顯示自己,讓同伴能快速辨識自己。

  「啊?」得到這麼一個答案,讓秋野靜子有些錯愕,竟然從一個伏妖師口中得到這種答案。

  「嗯。」拿起槍,對著牆上的靶子,藤野武打出了空包彈。「供養著伏妖師的,就是妖魔鬼怪,若沒有他們,藤野家何以為存?」

  也是,這不難想像是從他口中得知的答案。

  秋野靜子咬著下唇,把針頭給拔了出來,她很感激藤野家特製的藥品,只要一抹就可以瞬間讓小於 三公分 的淺傷口或者是小擦傷能夠快速密合,要不然她一定走在路上會被人誤會成毒癮子吧!

  「好想念師父跟師娘,不知道他們甚麼時候回來。」或許是她已經有點厭煩了這安靜的日子,雖然不討厭眼前這孤僻的男子,但是她想要多講的話都無處可去。

  藤野武將槍枝綁在四肢以及腰際上,對於她要得答案,他也無法給個切確的回應。

  多久?一年?兩年?藤野家的孩子大多是學會伏妖術後,就得跟父母分開,因為唯有實戰經驗,才能夠更上一層樓,離開保護傘下,也才真正可以獨當一面。

  伏妖師,一個跟寂寞劃上代名詞的名字。

  「我先去樓下等妳,動作快點吧!」激戰前夕,他不習慣坐以待斃,所以準備妥當後就批上了黑色披風,往門口走去。

  「啊!等等啊!等我……」無力的喊聲被關上的門給擋住,秋野靜子哀怨的垂下眉,只得加快手上的速度,好讓她快點跟上那沒良心的男人。

*  *  *

  他喜歡夜,或許是因為他出生於夜晚。

  尤其是騎著改裝重機穿梭在黑暗之中,他身上的重金屬顯得十分耀眼燦爛,他就像是殺手一般,在黑暗中徘徊。

  不同於藤野武,秋野靜子穿著格子的洋裝,那是英格蘭的學生風格,在黑暗中她特別的顯眼,若不是他們現身在荒郊野外,兩台並騎的重機,又是那麼難得一見的俊男美女,絕對會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

  藤野武催了油門,加快了移動的速度,他喜歡夜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除了能活動活動筋骨進行伏妖外,還有享受這郊外獨有的風。

  怕自己又再次被丟下,秋野靜子也加快了速度,希望能夠縮短兩人的距離,只沒想到這一個動作,卻讓她的車身受莫名的力量給阻擋進而歪斜,整台重機就這樣躺了下去,並且快速的動作擦出了不少的火花以及發出了巨響。

  好在一連串的訓練早讓她身手敏捷,趕在車子倒下之前,秋野靜子就迅速的跳在公路上,膝蓋的一點小擦傷讓她的長裙沾了些鮮血。

  聞聲,藤野武一個急煞,掏出腰際的槍枝,轉頭向了她身後的大樹連開三槍,原本只有裙上的小血漬,如今秋野靜子身上又多了一些墨綠色的液體。

  「啊!我的衣服!可惡,我絕對不饒你!死混蛋,賠錢!」世上膽敢弄髒她寶貝衣物的人沒有幾個,如果是常人,早就被她打到十萬八千里遠了吧!如果是妖怪,那就更不用說啦!

  掏出綁在大腿環上的血匕首,她環顧四周,看似安寧的黑暗,卻讓一條顯眼的綠色給洩漏了蹤跡。

  而秋野靜子絕對不會放過這蛛絲馬跡,眼尖的她配上銳利的聽覺,匕首一擲,讓一旁的草叢削了一半的野草,並且大聲的尖叫與大量的綠色液體噴灑而出,讓她清楚了自己如願正中目標,笑靨因此燦爛。

  那是一隻比她安全帽還要大的蜘蛛,正因為傷口越擴越大而痛苦掙扎著。

  「念你修練百年成妖,將你封印於此。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口中念著咒語,身中匕首的大蜘蛛哀嚎的叫了聲,透著一縷白光化作一張符咒降落在秋野靜子的手上。

  「哼!弄髒本姑奶奶的衣服還只是封印你,可算你好命了!」碎碎念著,秋野靜子扁著嘴,她討厭自己全身黏答答的感覺。

  向藤野武揮了揮手,她想要告訴他任務完畢時,卻只看見藤野武手上的槍枝並沒有放下的慾望,只是緩緩的走近她。

  「啊!沒事了,我解決了,只是一隻小蜘蛛,我封印他……」話還沒說完,藤野武朝了她開一槍。

  子彈迅速的旋轉,擦過她的臉頰,那並不是藤野武這個神槍手應該失手的動作。

  但疑問在下一秒得到了答案,比起剛剛肩膀上的液體更多上了兩三倍,秋野靜子幾乎整個臉都爆滿了綠色黏液,而身後除了巨響之外,就如同地震一般的震了一下又一下,她連忙跳開了身子。

  「可惡……怎麼還有一隻?」一回頭,她險些沒吐出來,那是一隻比方才封印的蜘蛛還要大上十倍的大小,光是八隻腳,每一隻都比她的身高還要高,那被子彈貫穿的身體所流出的綠色黏液,更是如湧泉一般的噴灑而出,好在她已經跳開了,要不然她就真得沐浴在這噁心的綠色池塘裡了。

  從手臂上取下三隻血匕首,往大蜘蛛的頭射去,誰知這個舉動反倒是惹毛了大蜘蛛,朝她吐了尖銳的絲。

  藤野武將她一手攬起,跳上了樹上,逃過了這一波的奪命追擊,而也因為換了視角,她這才透著月光看到了公路上早就鋪好的天羅地網。

  原來藤野武方才的加速並不是單單想吹風而已,更是已經察覺了身後的埋伏,只可惜自己都沒有發覺,就這樣硬生生的讓蜘蛛絲給絆倒了重機。

  大蜘蛛發出了怒吼,拉動著絲線,讓公路瞬間掀了起來,當然包含了藤野武的重機也落入四週的田中。

  「哼!還是低階妖嘛!連話都不會說,跩什麼!」拿出一張空白符紙,秋野靜子站直了身子。「念你修練百年成妖,將你封印於此。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別!」想出手阻止,但是秋野靜子已經將咒語念完,而蜘蛛身旁也露出了白光,原以為封印即將完成,大蜘蛛又在霎那間噴出了大量的白絲,朝兩人襲擊而來。

  藤野武再次將她攬起,跳入了田中,在著地之時,從腰際領出金色的迴旋標,打在大蜘蛛的壯碩身子上,一計哀嚎,他一命嗚呼。

  「啊!好浪費!為何不封印他?這麼好的一個幫手就這樣沒了,多可惜啊!」哀怨的嘟著嘴,秋野靜子顯得不太開心。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藤野武將她放下。

  綠煙四散,大蜘蛛的屍體成了巨大的灰燼,留下了損壞的公路以及噁心的黏液,藤野武牽起了他寶貝重機。

  他不喜歡封印妖怪,尤其是意志堅決的妖,那是他給他們的溫柔。

  「呃……噁斃了!全身黏答答的!我最最最討厭會噴汁的妖怪了!」一臉厭惡,秋野靜子墮著腳,她不顧型像的將自己的洋裝給脫掉,因為就算洗了她也不想再繼續穿了。

  露出了黑色的緊身衣,她拿出了礦泉水,講自己的頭上汁液給洗乾淨,然後換上了重機背包上的備用衣服,是可愛蕾絲邊的蘿莉塔洋裝,她不喜歡自己穿上單調衣服的時候。

  「喂!這就是你喜歡的妖魔鬼魅,噁心巴拉的。」騎上了重機,雙雙發動的聲音環繞在寧靜的空氣間。

  「那我問你喔!你喜歡這麼噁心的東西,那你最討厭的東西是什麼?」她剛剛才告別了那個最令她討厭的東西,所以藤野武的喜好又再次拉起她的興致。

  戴上黑色手套,藤野武直視前方。

  「妖魔鬼魅。」

  換個檔,他加快了重機的引擎,長揚而去。

  「什麼嘛!最喜歡的也是妖魔鬼魅,最討厭的也是妖魔鬼魅!耍人啊!」秋野靜子大聲的嘟朗著,嘔氣的深呼吸。

  只是這個動作讓她吸到那噁心的氣味,讓她再次反胃,右手將油門轉到底,她一秒鐘都不想再留在這裡了!

  隔天,這裡被掛上了施工中的牌子,一週後,這條公路將會被整理完畢,而路上的灰燼以及綠色沼澤也回隨即消失,當然包含了那件臭氣薰天的格子洋裝。

  然而路過的人將不會知道那晚發生的事情,更不可能有人相信妖怪,更沒有知道有一種職業叫做『伏妖師』。
------
本篇是帥哥死神來敲門之前傳-藤野武生前的故事
帥哥死神已經完結,有在追卻沒注意的讀者可查文

下周一2/6更新<第一章>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