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同時PO於PTT~轉載請告知^^

7月1日
已經好久沒有看見老公了。

我期待看見他,卻也不希望。

也許是身上的瘀血還在,所以存在著恐懼感吧!

但是摸摸兩天沒吃的肚子,我不爭氣的五臟廟已經在喊空城計了。

因為移動而隨之拉動的鐵鍊,發出了細微的聲音。

我似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黑暗空間。

沒有吵雜,也沒有雜念。

不知道小宮現在好不好,也許在陽台上沒了力氣了吧!

現在的我,才能深深體會到他被關在小小籠子內的悲哀。

我真是個壞主人。

7月2日
綁在嘴上的手帕被粗魯的拉下。

一道血痕緩緩的留下,但是這股疼痛是我已經習慣的。

老公替我用方才還在我嘴裡的手帕扔去。

他說,這工廠已經是沒有人會再來了,所以不用再委屈我綁上手帕。

拿起他手上的麵包,我的手拉起鐵鏈,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老公伸出手,撫摸著不顧吃象的我。溫熱的手指,插入我凌亂的青絲之中。

他說,只要我乖乖不要吵,等他做完這批貨後,就不再綁住我了。

我沒有點頭應允他,失焦的瞳孔像是什麼都不再存在的放空。

他明白這是我做不到的事情,長嘆了聲氣息,便往門走去。

厚重的鐵門拉起答答的聲響,再一次,我的世界變為黑暗。

小宮,當我夜晚把鼠籠放在陽台時,你總會在滾輪上跑著,難道也是因為想藉此忘記

害怕嗎?

7月3日
老公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但是使他這樣的罪魁禍首,我始終不知道是海洛因還是搖頭

丸,仰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毒品。

今天他急促的腳步聲伴隨出現,一進門便把鐵門狠狠拉上。

他說有人追著他,所以他要躲起來。

說罷,變像隻老鼠般的鑽進我的懷中,不時頻頻向外看。

一直到夜幕落下,他才找回了理智。

要是幾日前聽我的話,別再碰這種東西不就好了嗎?

我是如此的愛你,你為何就是不聽呢!

這兩句心聲,隨著老公的離去,慢慢的消逝在凝重的空氣之中。

7月4日
我好久沒做夢了。

也許是看著他昨天在我懷中的情景,使的我又在夢裡追尋著他的答案。


那是我們的公寓,不大,當初是我們充滿愛情的地方。

但是如今卻是滿是針頭、藥品、吸允器的骯髒場所。

原本在睡夢中的老公看起來是睡的如此安詳。

但是不久後,恐懼的神情便在他臉上擴散開來。

見他慌慌張張的起床,一睜開眼就開始咆嚎。

嘴中喊的那人的名字,應該是什麼藥頭吧!

他滿是雜亂的人際關係我始終無法參與。

在害怕著什麼似的飛奔往外,等不及電梯,便往樓梯間奔跑去。

因害怕和警張,也或許是毒品帶來的幻覺,他感覺到下層有壓迫感,便往樓上跑去。

直到直奔到天台,他還在大吼著,別過來,別過來。

聲音越來越小,直到腳抵到了牆角邊,他一無返顧的跳下。

天意吧!

他的掉落點正是我們小窩的陽台之上,在他的屍體緩緩流出鮮血時,我看見一旁的鼠籠

已經腐臭的小宮,滿是蛆的的身子再也不能動了。

籠子裡的滾輪,因為震動以及風大的關係,發出了嘎-嘎-的聲響。

7月5日
今天老公依舊沒有來,讓我心裡不安。

以前只要是做惡夢,老公都會在我耳邊對我進行安慰。

就算沒有了,小宮也會以可愛的臉龐來慰藉我害怕的心靈。

第一次覺得,這個黑暗好可怕...好可怕...。

7月6日
一早,鐵門被拉開,刺眼的陽光直射我的臉龐。

讓我眼睛感受到極度不適,想要用手去擋住,卻礙於鐵鍊纏住我的腳,無法如願。

當我耳邊傳來的不是老公疲憊的腳步聲,而是一堆人的雜亂腳步,配著對講機的聲音。

還沒睜開眼時,就有名警察拉起我的手,請鎖匠將我的鎖打開。

由他的手中的毛毯,我身子慢慢暖了起來。

此時的我起了擔憂,我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做口供。

我是從來不騙人的教徒,但是我也不想要讓他們抓住老公。

兩難的情形下,我選擇沉默。

但是在警車上,一位溫柔的女警,向我透露的不可抹滅實情。

驗證了,那個夢的真實性。

夢,是真的。

7月7日
毫無顧慮的,我做完了口供。

我的公寓變成了命案現場,所以暫時無法回去。

我利用剩餘的存款在外租了間便宜的房子。

在一天的打掃下,我總算有了新的家。

不但買了新家具,也買了新的書,我要展開新的人生。


「自殺的人,每天會重覆、重覆的自殺當天的情景,直到永遠。」

這是這本書的最後結尾,我沒有非常大的質疑。

放下了書本,我走到了陽台,那個比之前還要小的陽台上,傳出了嘎-嘎-的聲音。

「老公,今天過的好嗎?吃飯囉!」

我拿起飼料,倒在了餵食盆中。

而滾輪上的老鼠不斷的跑著,就像是無止盡的樓梯一樣,跑著,跑著。

-END-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