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事做,我想,我是世界上最閒的王!
資深的天堂經歷,最愛的地方不是好衝等的火窟、不是打寶的象牙塔,更不是傳說的伊娃神殿...
最不起眼的的說話之島!說話之島很安靜也是我認為全天堂最美的地方!
尤其是右下邊的小屋子,那可是我私人天地,在軍中,多希望能住在海邊!
曬曬魚乾、種種田,有空也可以釣魚、看海......盟裡沒事時是,這就是我逃避練功的休閒渡假村


「王......我要封號!」
「王~啥時要買盟屋阿?我們一練功!」
「王,我們打盟戰好不好??」劈頭而來的一堆問題壓的我喘不過氣,這時我發現了一個在盟裡不久的一個小女生,一個我永遠不會忘的ID--〝可愛妹妹〞。
他在我忙到快昏頭時,他還不忘說說笑,用極好玩的方式化解一場場僵硬的局面;我破例,將他升為〝守護騎士〞。
「咦?什麼守護騎士阿?這是什麼?」他天真的的言語惹來我一陣笑。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可以用另一個公頻聊天啊!」他似乎還傻傻的玩著突如其然的冒出一句話:「我好喜歡王唷!」我呆了一會兒!他輕輕的又說了:「喜歡不等於愛!」我才鬆了口氣。
從他口中得知這個帳號有2個人使用。〈一個叫蝶,一個就是她--舞〉之前這個角色換了好多個主人,不過他是我見過最特女孩。

晚了我包台的時間了!他竟然機哩瓜拉講個沒完,我說我下線時,她好像有點失望的「喔!」了一聲見他的回覆,確實有些不捨......在我恢復意志以前,他又問我一個讓我說不出的話:
「如果我比你婆早出現,你會喜歡誰?」我呆了一下,好一會說不出話,「也許~我們會結婚吧!咳咳!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她好像也呆了一下,收起弓走到我面前。
「喔~嘻嘻!主要都是我蝶在玩,以後你要見跟他講就說碟舞雨吧!」我沒時間參透其中的意思說了一聲:「喔!」就下線了~
今天一上線,大家好安;沒人吵,假日練功人潮又多,時再懶的練一個人靜靜的在我的私人渡假村看不會動的海,突然有一種想把一個女孩帶來這裡的奇怪想法,好激烈的在我腦海中徘徊,那女孩是誰?
好像也不是我現在的婆.....「可愛妹妹不線上。」
她一星期沒上線了!看著盟友名單,就是不出現她的名字,有股好沉重的失落感這天我竟早起玩天堂,我想這是上天給我早起的禮物,他上線了!
「安安安!猜猜我是誰!?」(我開了分身--人妖)「猜對有獎品嗎?」

「你是王!」
「呵呵~舞好厲害,一猜就中!他坐我旁邊。」
「喔,我想跟舞聊聊耶!借個幾分鐘吧~」
「嘻嘻~要跟舞聊啊?說出通關密語吧!」
「通關密語??什麼東西啊?」
「呃~挖哩!算了啦~看在你是王的面子上,我去幫你叫他」
「他是貴妃嗎?聊個幾句也要三請四頃的?」
「安唷~我是舞。」等了好久他才回我。「舞嗎?好久不見~」
「嗯~隼,陪我練好不好?等等又要被蝶罵偷懶!」
「好!來海底」看他等級好像不高,所以帶起來有點辛苦;她似乎走走停停,常常要幫他補血,真的有點累!「隼!我下個禮拜要開刀,不能上線了!」
「開刀?怎麼了?」
「長了個腫瘤......」
「愛一個人,愛那麼深,為什麼呢??我好天真~你說愛情是一個夢遊症,難怪現在的我有點昏......」
他說了一大串,看她血只剩下一伴我想用高級治癒術幫他補血時,竟然按錯,按成瞬間移動!「隼?你去哪裡了?」
「按錯!」
「喔~我問你唷!你最愛的人是誰?」咦,他怎麼時常問我一些奇怪的問題?
「以前第一個婆吧!他跟我在一起1年卻在第2年去外國留學了?」咦?他怎麼不說話了?「可愛妹妹不在線上。」
「你阿你,給我過來!」好像很生氣耶!趕快去好了!我又用一張祝順飛去海音旅館,蝶塞給我一把鎖匙,我們進了房間。「你做了什麼好事??把我們家舞弄哭了?」
「哭了??不會吧!我剛剛不是故意要按飛掉的啊!又不是我不帶她!這樣就哭,會不會太......」
「好像不是因為你不帶他她才哭的吧?他剛剛跟你說了什麼?舞喜歡上妳了~呆王!」
「不會吧?才見2次耶!」
「對阿~應該你剛剛有跟他說你喜歡的人吧?!舞境然會喜歡你,真稀奇!」喜歡我稀奇嗎?
「呵呵~他再2年後第一個喜歡上的人竟然是一個虛擬的王!」
「2年?」
「恩啊!他跟她男友分手2年,還跟我賭,2年內不會在喜歡上任何人呢!舞很愛她的男友,那個渾蛋男友竟然拋棄他去愛上別人,而且還常常回來找舞........有一次,還......還差點強暴她!」
什麼?我手上的菸又抖了一下,好樣有點痛。「呵呵~你不會在見到舞了吧!」
「不會的!舞以前說過,要是想見他就說一聲:「花舞雨」就好了!」
我清晰的記得這3個字!「什麼??她跟你說花舞雨?」
「恩,上一次說的!」
「阿~你怎麼不早跟我說?」
「我忘了阿~原來通關密語就是〝花舞雨〞」
「讓我來幫你解釋......花舞雨是舞寫的一首詩,花=謝謝、舞=舞、雨=錯愛,舞她謝謝你帶給他的錯愛!我叫舞來,你們需要聊聊!」
這3分鐘,我等的好苦守上的菸都沒停過,煙灰缸都快滿出來了。終於~「蝶說你找我?」
「恩~我.....」我有話憋著,卻說不出來
「你?」她變的好冷淡......
「我想說...這2天我認識妳以後......」
「請快說,我要練我的法師了!」
「你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發現我對你的感覺好奇妙!我剛剛天說妳男友的事,每說一件我就傷一次,手上的煙沒停過。」
「.....蝶跟你說了?」
「恩~我知道我對你已經超過喜歡,但正如你所說的,謝謝上蒼給我們的錯愛。」
我安靜下來,菸被我折斷一支,我換了第13隻煙。
「不管手術的成或敗,我都不會再上來了,謝謝你給我的錯愛。」
「不要謝我,這個謝,好重哪!」
「保重!」
1秒、2秒他停止說話我知道他下線了!「王~蝶來了!」
「恩,我想你都跟蝶說清楚了是吧?他又哭著跑到我的房間去了」
「事實上,我希望你好好騙騙她!」
笑話!我每一句話都是肺腑之言,絕對沒有騙人!
「你也許是舞最後愛的一個人.......」
不祥的預感,握的太緊的手上的菸又燙了我一下。
「他的時間不多了!」
煙從我手上滾下來,我重點了第15根菸。
「什麼不多??他到底要開什麼刀??告訴我,拜託~」
我好激動,我想當時在我旁邊的......人都嚇了一跳吧?
「舞不會告訴你的,算了吧!有些是你還是步不要知道的好。」
「告訴我~拜託!」我不放棄。「你再也看不到舞了!手術失敗的機率很大。」
我又抽口煙,像是放棄了,「幫我帶個口信給舞!」
「好,說吧!」
「舞,我希望你堅強,準已經愛上了舞,不管手術是否成功,我們的愛是永恆的,你在,我把完整的心給你,也希望你把心交給我保護!」
一會兒後「準......」
「舞??」也許是高興過頭了,手上的菸又息了,我點了第16跟......
「我看到你給我的信了!你會有時間出國嗎?」
「應該沒有吧?如果你要出,我陪你去!」
「我想去北海道看薰衣草。」
「那等你好了,我們一起去!」
「如果你有去,帶一束薰衣草給我!」
你不去,那我去做什麼?
「不要,你不陪我去,我就不去!」
舞安靜了一會兒,「恩,等我好了,你要帶我去北海道看薰衣草,去迪斯奈玩!」
我這4年的第一滴眼淚,就這滴在我的袖子上。「好!」
又是一片沉靜......「我們來約定,如果我手術成功,你就帶我去玩,我一輩子都跟著你!」
「好~」我很爽快的答應我繞你一被子都黏著我.....
「但如果手術失敗,起買一束花燒了吧!把我跟你的記憶一起忘記。」
忘記?「好~」我沉重的手再次點了第17根菸也許到老我也不會忘記吧?
天堂唯一讓我挑剔的,就是我現在不能抱住她,哪怕是電腦角色抱住他的義分一秒,我都心滿意足。
此時,我發現袖子濕透了!
「準~我們結婚好不好?」
「好~你去哪?」
我沒理會就飛走了!「你的盟主召見你,你接受召見嗎?」
我點了第18根菸,噹~噹~噹~教堂的鐘聲響起,舞在面前「準~」
「噓~別說話!」
「準正在向你求婚!」
「在眾人的祝福下,你們達成一生的約定!」
「準~謝謝你」
「謝什麼?!你是需我虛擬和真實最愛的人。」
我點了第19根菸~「準,我愛你,永遠永遠....」
「我也愛你。」
舞走出教堂,在外頭排了一個心型我們合照了一張
「舞,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先飛去說話之島!」
咻!他走了~我用受祝福的瞬間移動軸飛去我的度假村在召見她。
「哇~好美~我玩天堂那麼久,都不知道有這麼美的地方。」
舞看來很高興。「恩,你看~這裡可以晒魚乾、曬漁網、種種田,我還可以在這裡釣釣魚、看海、在這裡養老唷!」
舞看著海,突然無言了~「隼~我要走了!」
「要堅強!」好重好重的失落感......「準,我愛你,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我要一起曬魚乾、種種田,還要一起釣魚看海!」
「好!準、舞雙飛~我永遠與你同在!」
我的第20根菸息了,她也下線了......
我只認識2天了女孩,卻經歷生死邊緣。我在等她,等他陪我到休閒渡假村養老呢!將來如何?我真的沒有答案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