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   容  簡   介                                 

  「梁台信誓雙飛宿,祝火指柔血蝶書……」
  一卷染血的情書,訴說著梁山伯對祝英台的濃情蜜意。

  輪迴第三世,
  當豪氣干雲的梁山伯遇上淘氣天真的祝英台,
  呆頭鵝與傲嬌千金的組合注定沒有結局嗎?

  從小就愛習武不愛讀書的梁山伯,因緣際會認識了嚮往俠客風範,女扮男裝的祝英台。

  意氣相投的兩人馬上結拜為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兄弟」,一同上山唸書。

  兩人在上山的途中搭救了同樣身材嬌小,全身文謅謅的馬文才,這三人的背後究竟各自隱藏的什麼樣的秘密,在山上求學的過程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經典橋段重新詮釋,這一回雙蝶飛舞的是悲、是喜?

        作   者  簡   介                                 

蝶舞

  愛作夢的貓,最近沉迷在BL的腐敗世界中,
  瘋狂地買了隻1/3的 SD兒子,所以只好每日執行「每日五千字」寫作運動,好養家餬口。
  若是收到讀者來信、留言會暗爽到內傷的笨蛋,現任PTT實業網eWriter非常混的版主。

  歡迎來刺激我脆弱的心臟:imsorry78@yahoo.com.tw
  或者來看我異想天開世界:www.wretch.cc/blog/imsorry78
        內   容  試   閱                                 

又是一個寧靜的夜,而院內也出現了熟悉的身影,正提著兩個沉重的桶子矗立於中央。
「小姐,還是回房吧,天涼了。」銀心小心翼翼地替她披上厚重的披風,深怕一個不小心給受涼了。
上回的經驗讓梁山伯對她下了禁止令,說是為了她單薄的身子著想,所以絕對不可再有陪罰的事情出現,若是不乖乖聽話他便要使出殺手鐧,狠下心來不理會她整整一天。
她當然不肯聽話囉,但這回梁山伯態度強硬,也就真的一日下來對她不理不睬,就連她的嬌嗲都起不了半點功效,所以只得乖乖的服從了。
礙於梁山伯的威嚇,她當真乖乖的不陪同罰站。不過卻始終放不下心來,無法入眠的她只能在一旁窗口偷覷著,恰好龐大的榕樹足以遮住她嬌小的身軀。
「小姐……」無奈主子又任性妄為了,她只得拉上小凳子陪同坐在旁邊,等候主子的睡意來臨。
雙手交叉置於窗沿,垂著玉顏在手臂之上,雙瞳依舊注目在院中的梁山伯身上,久久無法自我。
「銀心妳說,怎麼每次錯事是我們一起犯下的,但卻都是梁大哥一人承擔懲罰呢?」人家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這兄弟一點都不道地,有福同享,有難就變他當了,哪有這樣的道理。
她不悅。
「梁公子心疼小姐嘛,這就是憐香惜玉。」借題教學,讓小姐又可多學習些成語也不錯。
「胡謅!我現在可是男子身,哪來的玉可惜!」雖說如此,但她小巧的臉蛋早已透紅。
眼眸才剛垂下,再次抬起時,原本隻身的影子成了雙,而且還作了她老早就想作的事情──替梁山伯披上大衣。
揉了揉眼睛,祝英台瞪大了杏眼,仔細瞧個清楚。

當大衣的溫暖接觸到了他被晚風吹涼的肌膚時,梁山伯為之一震,立馬回過首去。
「梁兄……夜深了,小心著涼。」馬文才讓他神速的反應給嚇了跳,隨即又陪上了笑意。
「原來是你,害我嚇了一跳!你快回房吧,讓先生見了等等連同你被怪罪,我可過意不去。」笑之,他移動了身子面向了馬文才。
「都是梁兄三番兩次幫助我,才害你受罰,文財慚愧於心啊!」低額,他面有難色。
「別這樣說,同學有難自當兩肋插刀、鼎力相助了。」
「對梁兄而言……文財當是形同陌路才是,這般舉止,文財羞愧。」又來了!這人當真是道歉或道謝都要一再重覆,他被罰站已經夠慘了,別再派馬文才來煩他了!
「你真的別這樣說,對我而言,你是十分重要的同學。」說明了他的重要性,也許就可以緩緩他不斷自責的行為吧!
不知道是不是他站久了眼花,抑或是月光灑落下折射的效果,馬文才瘦弱的臉頰,竟然泛起一絲紅。
「梁兄,可否先閉上雙眼先……」良久,他提出了奇怪的要求,而梁山伯對於馬文才奇怪的行徑應該也是見怪不怪了,要是能夠早早打發他,這個夜晚應該就可回歸寧靜吧。於是他照著做了,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半晌,馬文才摩擦著掌心,像是要給予自己更多的勇氣般的舉止,他嚥下了口水。
緩緩,他的手搭上了梁山伯的粗獷手臂,微微地施了力,細小的抖動自他的指間傳到了梁山伯的肌膚,讓梁山伯的眉宇為此抽了抽。
「這個笨蛋想要做什麼啊!」祝英台小聲的說著,對於他的動作感到疑惑,並且在心中浮上一絲不大好的預感。
她靈感果然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馬文才竟然羞澀著神情,掂起了自己的腳尖,臉頰往梁山伯的薄唇緩緩靠進……



*點書的封面可到博客來購書!*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