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變的蝴蝶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夢,或許是看起來很近的,也有可能是遙不可及的,但是只要一直往前走,總有一天,這個夢想就會變成現實

  此時此刻的林曉姿就為了她的夢想而前進,雖然,不是用腳,而是用著右手前進著。

  是的,自從認識國字後,在林曉姿心裡就做起了這個夢,她想要在文字中起舞,用美麗的詞彙,帶領著大家跳著一隻隻絢麗的舞蹈。

  她想要將一切的美好,幻化為文字,告訴大家她的想法,成為一名用文字說書的說書人。

  「林曉姿。」

  「林曉姿。」

  「林曉姿!」大聲的叫喊配上大力的拍打聲落下,林曉姿這才從夢中驚醒,抹去嘴角的口水,她傻傻的站起身子。

  「上國文課的時候那麼有精神,怎麼一到數學課就跑去會周公了?」老師嘆口氣,用粉筆輕輕敲著林曉姿的桌子。

  「對……對對對不起…。」低下頭去,她有些慚愧。

  「好啦!快專心點上課,都已經上到第一百五十六頁了,妳竟然還停在七十八頁!站著上課吧!」長嘆息,老師轉身回到黑板,繼續了她的講解。

  吐吐舌,林曉姿俏皮地向一旁的吳惠凡拋了個眼。

  「妳該不會昨天又在棉被裡寫小說到半夜吧?」小小聲的,吳惠凡用隻手摀住嘴巴,在老師寫黑板的同時偷偷搭上了話。

  半彎下腰,林曉姿用眼角確定老師的公式還未寫完,悄悄的靠近吳惠凡的身邊。「沒辦法啊!昨天我正好寫到主人翁去探險的山洞裡,出現了一隻千年女妖嘛!越寫越來勁,就不知不覺寫到了三點。」

  「三點?」瞪大雙眼,吳惠凡訝異的問道。

  「嘘!」將食指放在唇瓣邊,林曉姿示意著她的音量,吳惠凡隨即摀住唇瓣,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黑板,好在這個公式長的比外婆的裹腳布還要長,所以她們一同鬆了氣。

  「喂,妳說遇上千年女妖,該不會就是妳之前說的那個三年五班的學姐吧?」竊笑,她們昨天才在廁所遇到一個很愛化妝的學姊,總是擦著厚厚的水粉,外加一個火紅的唇膏,誇張的假睫毛,雖然背後取笑她人不好,但是在學校內,她已經有了一個響噹噹的綽號,就是千年女妖了。

  「對耶!妳怎麼知道的啦!我就是想著那個學姊寫的,完全活生生的例子,描寫起來超級輕鬆的,連想都不用想太久呢!」

  「真的超讚的!」豎起大拇指,吳惠凡使命點頭同意著。

  只是就在這熱絡的話題後,竟然兩人忽略了身旁的殺氣,就如同小說情節一般的出現,冷冽的眼神正直視著兩人。

  「妳們一定要逼的老師變身成千年女妖嗎?林曉姿、吳惠凡,兩個人去操場上罰跑三圈再給我回教室!」老師拿著課本拍了她們兩人的背部,可見她的怒火已經熊熊燒起。

  「是……」吳惠凡哀怨的拋了個衛生眼給林曉姿,心不甘情不願地一起走出了教室。

     *  *

  當然,這件事件對兩位死黨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爭吵後的三分鐘,兩人又形影不離的走在一起了,在煩悶的數學課後,就是讓人期待許久的午餐時間,林曉姿總是會帶著筆記本跟便當,跟吳惠凡一起到陽台上用餐。

  因為這裡,不會突然有誰衝出來,打擾兩人的歡樂時光,這短短的一個小時,除了要好好享受美食之外,更是要一起沉溺於林曉姿創造的小說世界裡。

  「哈哈哈!真的寫的跟學姊一模一樣耶!連蓬亂的髮絲都寫出來了,妳好狠喔!」吳惠凡不雅的笑著,拿著筆記本,她笑得連手都抖了起來。

  「是吧!是吧!妳也覺得超像的,對吧?昨天晚上我本來想不到要寫什麼妖怪進去,本來還想寫一個漂亮的狐狸精去迷惑一下主角,後來想不到哪裡有漂亮的女生可以讓我想。」林曉姿說得十分輕鬆,如果這篇小說給學姐看到了,大概會追著她滿街跑吧!

一手拿著筆記本,一手舀了口飯送入口中,吳惠凡邊看邊問:「那為啥會想到學姐勒?」

  「當然是學姊每次都來問我們說,她漂不漂亮,每次都說自己是校花,那時我正在想我們學校有沒有漂亮的女生可以參考,結果就想到那個自稱校花的學姊啦!」所以順理成章的,美麗的狐狸精變成了千年女妖,就這樣出現在林曉姿的小說裡面了。

  得到這個答案,吳惠凡笑了起來,口中的飯還沒來的及吞下去,險些被咽死,但她仍止不住笑聲從嘴角微微溢出。

  「妳真的太誇張了啦!學姐如果不化妝,還真的挺不錯看呢!真要說是千年女妖,大概學校還有另一個人更適合勝任……」拿著筷子,她曖昧的挑挑眉。

兩人四目相望,露出邪惡的微笑。

  「那還用說,當然就是……」林曉姿更靠近了她,相信答案在兩人心裡已經達成了共識。

  「發飆的數學老師!」異口同聲,就連形容詞都一模一樣,兩人忍不住放下美味的便當,抱著肚子狂笑了起來。

  幾乎每天都在天台上上演的戲碼,林曉姿十五歲的夢想,在吳惠凡的參與下,人生更添了幾頁精彩。

 

  如果有哪一間初中是只有國文課的,林曉姿一定二話不說,抱著母親的大腿哀求轉學,只可惜,這得到大學才有可能選擇的國文科系,她還得挨上個幾年的苦日子。

  打著哈欠,這是繼數學課第二讓她想睡覺的課程-物理。

  搖搖欲墜的腦袋被她用手托著,眼睛微瞇,看來是午休時間還不夠的緣故吧!林曉姿的視線開始晃動,彷彿世界在霧濛濛的一片裡打轉著。

  突然,一個細小的攻擊侵入她的世界,一個粉紅色的橡皮輕擊中她的手背,夾帶著一張細小的紙條,讓她不用想也知道打擾她打瞌睡的兇手是誰。

  東瞧西看得像個偷兒,就深怕被誰給察覺到她手中的『不對勁』,林曉姿小心翼翼的抽出字條,不一會兒功夫,吳惠凡秀麗的字體就映入眼簾。

  「妳該不會夢到自己在山洞裡遇到千年女妖了吧?跟妳說喔!我們學校後山有一個山洞,跟妳所寫的山洞很相像呢!要不,我們下課去觀摩觀摩?」

看到字條上的訊息,林曉姿眼睛都亮了起來,回頭向吳惠凡使命的點頭,翻到字條背後寫著回復。

  「好啊!晚點就過去吧!太久沒去外頭了,雖有靈感卻不知怎麼形容呢!晚點我們就去吧!」

  投以期待的微笑,兩人共同的期盼,就在這燦爛的笑容之下綻放。

  等待讓時間過得更快了,打掃時間一結束,兩人開心的收著書包,明明上課時還像是一條懶蟲似的,下課立刻生龍活虎了起來。

  林曉姿哼著流行歌曲,將書本給收進包裡,三兩下就準備就緒,跟著吳惠凡準備走出教室時,正巧班導迎面走來。

  「要回去了啊?降旗還未結束呢!」抱著一疊作業,看來她正準備進教室內批改。

  「老師,我們今天是值日生,不用參加降旗呢!」林曉姿稟告著,但雀躍的腳步依舊,彷彿催促著班導快些結束對話。

  看得出她的緊急,班導露出甜美的笑靨。「好吧!那妳們路上小心了!」

  「嗯!我知道了,老師再見!」再見還沒說完,林曉姿就急忙忙得拉著吳惠凡跑向門口,連道別都是用高昂的尾音帶過。

  班導搖搖頭,正準備進入座位前,她踩到了一個凸起物,使她停下腳步,蹲了下身,那是一個粉色的橡皮,而上頭仍夾著那張林曉姿在物理課傳的小字條……。

     *  *

  「瞧!我說的沒錯吧!這山洞可玄了,像極了妳小說裡的那個洞呢!」拿著手電筒,吳惠凡的家離學校只有短短五分鐘路程,所以她們一放學就馬上去準備好裝備,全副武裝的前來。

  雖天還未暗下,但是洞裡沒有半盞路燈,要直接闖入也很困難的,所以沒準備妥當,絕對是不可能在找到靈感之前完成探索。

  林曉姿拿著手電筒照啊照的,美眸子也在這一刻興奮的擴大許多,嘴上是合不攏的喜悅。

  「真的!真的!跟小說好像的!妳怎麼會知道這裡的啊?」驚嘆,洞中的鬼斧神工,真是讓林曉姿嘆為觀止。

  「因為我外婆常帶我來啊!這洞裡有一些野菜,偶爾還會有一些野味呢!外婆常說,這裡是我們家的大廚房呢!」自豪地拍拍胸脯,她拉著林曉姿前進。

  「來,妳看!」指著岩石,她示意著林曉姿坐坐看。

  「怎麼了?」

  「岩石啊!妳不覺得這岩石很適合用來運功療傷的嗎?想想嘛!主角跟那個千年女妖打鬥完之後,在這調養氣息不是很適合嗎?給試試吧!」

  依言,林曉姿坐上了岩石,學著小說裡盤腿而坐,當真眼下的視野野遼闊了起來,不同於剛進洞穴中的景致,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事物。

  「真的!這個一坐下來,我就能感受到主角的心情了耶!」拉下吳惠凡,在距離她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

  「惠凡,有時候我覺得妳比我更適合寫小說耶!妳功課比我好,又知道比我多。」說來慚愧,雖然她喜歡國文與寫作,但是成績下來,吳惠凡就連她最在行的國文科都能高上幾分。

  吳惠凡搖搖頭,牽起林曉姿的手。「我沒有妳的熱情,與文字的熱愛,更沒有妳滿腦的天馬行空,我呀!只想要看著妳往夢想前進,我就會想要在後面替你加油,就只有這樣,就滿足哩!」她沒有想要更多,或許這就是友情的最好證明吧!

  她要當林曉姿的讀者、書迷,要成為林曉姿每一篇作品的第一位閱讀人,然後參與她的靈感。

  「惠凡……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我發誓,以後不管我們多老,我只要寫好一篇作品,都一定要給妳當第一個讀者!就算寫到一千歲也一樣!」伸出小指,林曉姿要跟她做好約定。

  笑罷,吳惠凡回應了她的邀請。「嗯!不管多少年後,我都要成為妳的讀者,永遠都要當妳的頭號粉絲,因為曉姿總有一天會變成全世界最紅的小說家,比下哈利波特!」

  笑得燦爛,兩人做出了完美的協議,在這個山洞裡,本只有手電筒的光亮,如今卻意外的溫暖。

     *  *

  吳惠凡如往常一樣比一般同學早到了校,但是意外的,本是遲到大王的林曉姿也到了,而且身後的母親,也一起進了教室。

  「啊!林媽媽好……」禮貌地打了招呼,吳惠凡在林曉姿的臉上看到了低落的心情。

  「看看人家惠凡,每天都提早上課,每次考試都得A,妳在做什麼?成天只會亂想一些有的沒的,上課還被老師抓到寫字條,妳要媽拿什麼臉去見老師啊?」林母板著一張臉,可以從她的對話中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同妳爸說過了,從今天起,妳每天都給我提早一小時到校溫習功課,下課準時到家,晚了我就不讓妳吃飯。」指著林曉姿的鼻子大罵,林母的心情當真是差極了。

  「林媽,不要這樣,曉姿也很努力的。」看著眼角啣淚的林曉姿,吳惠凡總算忍不住開口。

  「惠凡,林媽知道妳心好,但是曉姿這回真的太過分了,成績一落千丈,就為了寫她那不切實際的小說,半夜不睡覺也窩在床邊寫,浪費的大好青春做著無謂的事情,林媽心裡頭真的是氣不過啊!」林母氣喘喘的說著,不時拍拍桌子,說明著她的怒氣。

  「我跟她爸每天都到城裡去,早出晚歸的,為了是什麼?還不是掙一點錢給她讀書,希望她出人頭地,不要再像我們這些不識字的,只給人當苦工的命,結果呢!惠凡,妳給說說,林媽這心往哪擱去?」林母氣的連額頭上的汗珠都冒了出來,看著林曉姿委屈的模樣,還不時的用手指頭搓著她的背,提醒著她所犯的錯誤。

  「林媽,妳別氣了,曉姿知道錯了,妳也別氣壞身子了。」不忍林曉姿再受責罰,吳惠凡安撫著林母。

  「惠凡,妳媽生妳真是件喜事,林媽沒事,林媽不打擾妳早讀了,我先去教師室給老師道個歉去,還麻煩妳多教教曉姿些,她還不懂事的。」大口大口的喘息,林母的氣這才緩了緩。

  「我知道的,林媽,我會好好幫曉姿複習功課的,妳放心吧!」

  林母點了點頭,怒視了林曉姿一眼後,便獨逕離開了教室,而此時的林曉姿慢慢走到了位置上,屁股還未碰到椅子,便已開始落淚。

  「曉姿!曉姿!不打緊的,林媽這是在氣頭上,妳別給放心上啊!」安慰著林曉姿,吳惠凡拍了拍她的背。

  林曉姿轉身抱住了她,痛哭失聲。「我媽把我的筆記本給收了,她說,我畢業之前絕對不會再讓我碰小說了,那是我從以前寫到現在的本子啊!沒有了它……我的小說就沒了!嗚……」哽咽,她的痛楚藉由十指,抓疼了吳惠凡。

  「沒關係,再寫過吧!」吳惠凡也焦急了起來,她從未看過林曉姿這麼難過過,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來應對。

  「不可能的,那故事我再也寫不出來了,每天每天,都把我不同的想法放進去,就算重新寫過……也只是仿製的作品……找不回當初的感動了!」泣不成聲,林曉姿的聲音有些沙啞,看來昨晚回家後,她已經從責罰那刻哭到今早了,所以紅腫的眼睛才會在看到吳惠凡的那一刻,再次滑下淚水。

  或許此時此刻,就算把全世界搬到林曉姿的眼前,都已經不重要了吧!說不上話,吳惠凡只是靜靜的摟著林曉姿顫抖的身體,陪伴她一起度過初中最難過的早晨。

  這日,林曉姿一直都沒有笑過,儘管午餐時間,吳惠凡將自己便當裡的雞腿奉獻給她,外加幾個好笑的笑話,林曉姿的嘴角卻依舊是往下垂的。

  她的世界,打從跟夢想隔離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跟快樂杜絕了,黑色的瞳孔裡,除了淡淡的憂傷外,找不到其他的情緒。

  「曉姿,妳這樣不行的,我雞腿都給妳了,多少吃一點吧!」看著便當,林曉姿一口都沒有動過,吳惠凡開始著急了起來。

  「惠凡,妳知道嗎?我願意為了夢想付出一切的,但是我媽給我下了警告,畢業之前絕對不能再碰小說了,別說寫,連看都不成……好不容易距離我的夢想一步步地前進,要我停在這一刻,妳要我怎麼甘心啊!」說著說著,林曉姿又再次淚如雨下。

  「曉姿不怕,我一定會幫妳的,我們昨天才拉過手指的啊!我說過,我一定會成為妳的書迷,在妳身後幫妳加油打氣的!」拍拍她的背,吳惠凡再次拿起了便當放置在她的手中。

  「妳放心吧!我會幫妳想辦法的,但是妳得乖乖聽我的,先把便當吃完,就算要打仗,也得吃飽飯,對吧!?」交託筷子前,吳惠凡擅自夾了一塊肉放到她的嘴裡。

  「真的有辦法嗎?」倒抽著鼻水,林曉姿現在的哭像真的十分難堪。

  「當然啦!拜託,我是吳惠凡耶!全校第一名的聰明學生呢!這種小事絕對難不倒我的,只要妳應允我一句,我絕對幫妳幫到底。」拍拍胸膛,她做出了保證。

  「成,別說一句,一百句都應!」在吳惠凡身上看到希翼,林曉姿絕對不肯放過任何一個挽留夢想的機會。

  「就是把妳的夢想換為力量,乖乖聽我說的每一句話。」

  「我聽,我一定聽!」此刻的林曉姿就像是海上抓到漂木一般的開心。「別擔心,我會把飯吃光光,然後聽妳的話,只要筆記本能回來……只要我能繼續寫我的故事……」儘管哽咽,但是她仍努力地吃下那滿滿的便當,為夢想,努力不懈已經不是一人的事了,如今是兩人的承擔了。

     *  *

  校門外站著林母的身影,棉敖下還穿著髒亂的制服,看來是下班後立刻從城裡趕來。

  林曉姿有些卻步,從解散的隊伍中,她遲遲不敢前進。

  「別怕,還記得我講的話嗎?」吳惠凡抓著她的手,給予她勇氣。

  點頭,林曉姿把她所教的每一個字都給記得清清楚楚。

  「走吧!」兩人牽著手,往門口走去,慢慢地來到林母面前。

  「惠凡,今天我帶她回家去,妳就早點回家吧!」林母對吳惠凡投以微笑,看來她的怒火已經慢慢熄了。

  「林媽,曉姿說有話跟妳說。」將林曉姿推了往前,吳惠凡給了她一個加油的眼神。

  「媽……」遲疑了會兒,林曉姿還是有些怕。

  「有事回家說吧!」拉著林曉姿,林母似乎沒有什麼耐心。

  一把抓住林母,吳惠凡哀求著。「林媽,請妳給曉姿一點時間吧!求妳了。」

  看著吳惠凡,林母嘆了口氣,也就此鬆開了手。

  「媽,寫小說這事阻擋了課業,真的是我不對,但是那真的是我的夢想啊!我求妳,把筆記還給我吧!我會努力用功讀書,不會再讓老師給妳打電話了,好嗎?」從沒跟母親頂過一次嘴,這回的哀求可是頭一回,林曉姿的聲音顯得有些薄弱。

  「媽的夢想,就是妳多讀點書,以後找個好工作,認識點高知識的人,這樣不好嗎?現在的小說家能掙幾個錢?養的活自己嗎?」可能又再次採到林母的痛處,讓她想起以前吃不飽穿不暖的苦日子,林母堅決的反對。

  「別說了,走吧!」不想在外頭跟女兒爭吵,林母決定結束對話。

  吳惠凡拉著林母的手,下一秒,校門口一陣軒然。

  「惠凡!妳這是做啥啊!」林母驚呼,只因吳惠凡在那一瞬間跪了下去,就連林曉姿都嚇了一大跳。

  「惠凡,快起來……」林曉姿拉著她,但吳惠凡仍無動於衷。

  「林媽,求妳別把曉姿的夢給破了,雖然小說家可能掙不了多大的錢,但是那是曉姿的命啊!沒了這夢想,她就算掙到大錢也不會開心的,我向你保證,我會好好教她功課,把不足的地方給補齊了,絕對不會讓她畢不了業的,求妳了……。」垂下頭去,吳惠凡緊抓著林母的手。

  牙一緊,林母扶起了她後便轉身走去。

  「林媽…」沒得到答案,吳惠凡再次開了口。

  「這回期中考試,要是能每科都及格,我就把筆記還給妳,但是別忘了,只要成績一掉,我就馬上扔了它。」默默地走了幾步,林母為側著臉,給林曉姿一個淡淡的笑靨。「回家時記得到巷口買瓶醬油,家裡沒了。」

  目送著林母,林曉姿勉著下唇,看向了吳惠凡,此刻除了安靜的聲音,沒有其他更能表達她們的情感了吧!兩人在日落前相擁而泣,還未成長之前,最美的友情永遠綻放著,脫變之後,將會是兩隻耀眼的蝴蝶,一同飛舞在最美的花園間。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