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內容含有色情,並依  台灣網站分級系統  規定分類,如果你是未成年,或是保守衛道之士,請勿閱覽,並請立即離開,感恩!

離開請按這裡




如未離開僅代表您遵守  台灣網站分級系統  規定,本網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如您已滿18歲並想觀看此文~請輸入密碼yes18即可~! 




   樂樂,大學四年級的女生,服裝設計系,長相算是普通,沒有非常的耀眼,但是才氣

卻是系上最優秀的,散發出的氣息優雅,就像是一個小公主一般,讓人忍不住有保護的

慾望.

    但儘管她的才氣出眾,設計出來的作品深受大學教授們青睞,但是因為不擅化妝的

她,永遠無法穿上自己設計的衣服登上伸展台,而永遠是在台下拍手叫好的那一個.

    只可惜,這回,她連拍手的機會都喪失了,因為對自己的服裝要求過高,所以在發

表前一周,她毅然決然地將完成品大改造,幾乎變成了整套服裝重新制作,所以在有限的

時間內,她幾乎不吃不喝的趕出自己的畢業作品.

    所以,她病了,在這重要的一天,她竟然躺在醫院裡掛著點滴.

    苦笑,幸好老天爺很眷顧她的努力,現在的畢業展上,她最好的朋友依依,跟她最

親愛的男友魁,一定會幫助她的作品展現出最好的一面在眾人面前.

    依依的好身材穿上她做的小禮服,一定會引起眾人的注目,而魁的帥氣,一定也很

配那套特製燕尾服,一切將會完美的呈現,只可惜,她卻無緣看LIVE了.

    或許老天爺真的太眷顧她了,沒給她看這現場的演出,如果當場看到這一幕的翻雲

覆雨,相信樂樂應該不只掛點滴而已了.

    依依手上還拿著V8,另一手則是拉著魁的褲檔拉鍊,抹出一股勝利般的笑靨.

    

    「妳在做什麼?」被燃起的慾火,魁瘋狂輕吻著她,另一手抓著依依傲人的雙峰,

靠近身子,讓自己灼熱的下體靠近她.

    「緊張什麼?又沒按下錄影,只是模擬一下嘛!不覺得透過v8做愛,更有感覺嗎

  ?」淺笑,她進一步的探索,將魁熾熱的分身掏了出來,彎下身去,小嘴就給靠了上去

,一淺一入的伴隨舌頭挑逗著魁.

    樂樂真的很有天分,這件艷紅色的晚禮服根本就是為依依量身打造的,層次的裙擺

襯托出依依修長的大腿,而胸前的蕾絲,則是惹得胸前傲人雙峰若隱若現,讓人欲罷不能

呀!尤其是對為了樂樂畢業展而被冷落的魁而言,這更是無與倫比的誘惑.

  一手將依依拉起,似乎已經無視了等會兒的走台即將開始,他瘋狂的扯下她胸前礙眼

的布料,一把將酥胸抓起,並將臉埋了進去,用力地吸了口她特有的芳香後吸允著.

  「呵,我就知道你喜歡重口味!」淺笑,依依將他推到桌邊,並小鳥依人的趴在他的

身上.「反正距離走台還有兩個小時,我們就在玩一點刺激的吧!」

  說罷,她將v8放到了床頭邊,並且將紅色禮服的拉鍊給拉了下來,隨後,禮服應聲

落地,在地上散成一朵美麗紅花.

  「妳想玩什麼?」挑眉,被挑起的慾火無法抑止,他期盼貼近依依的體溫,重溫她溫

柔的每一寸肌膚.
 
  依依順了他,傲人渾圓沒有任何遮蓋,在冰冷的空氣中上下晃動著,彷彿在邀請著他

一般,依依又嫵媚的低下頭,咬著魁的耳根子,輕輕的吐了口氣道:「玩強姦....」

   大大的吐了口氣,下腹的腫脹讓他難受了起來,一把抓起依依的手,他抓回了主權,

一把將褲子褪了下,再此時,依依突然叫了起來.

  「你...你要做什麼!」

  呵,這小妮子,愛玩還演得挺像的呢!

  將依依的纖纖玉手抓住,這股刺激感惹得他更想要的慾望,魁將她的小嘴硬拉近,將

自己挺立的陽剛硬是放了進去,粗魯的挺入,讓依依的小嘴不時因深入喉嚨而流出唾液.

  「呵,吃乾淨點呀!等等上台可不能硬邦邦的給人見到了.」這陌生的快感瞬間串流

在魁的全身,這是他第一次強迫性的口交,罪惡與性感官不斷的侵襲他的腦海,所以一次

次的律動更加強烈起來.

  小嘴中的溫度伴隨著小舌的舞動,都刺激著魁每一根敏感神經,抓著依依玉手的掌心

也失了更大的力,留下了微紅的掌印.

  案耐不住的慾望,魁將分身抽離,也在瞬間,依依開始掙脫,但魁的一個反手,便將

她擒獲,並扯下頸上的領帶,將她反綁了起來.

  「呵,想逃去哪裡?」

  「不要!不要!放開我!」嘶吼了起來,依依扭動著身體.

  摀住了依依的唇瓣,他的理智已經完全戰敗.「噓,雖然尖叫讓我更興奮,但是這裡

畢竟是宿舍,玩太過火會被隔壁敲門的.」

  褪下了依依的小裏褲,魁將那粉紅色蕾絲內褲給塞進她的嘴裡.

  「寶貝,這樣很有感覺嗎?怎麼看妳水一直滾出來?」伸手探了探依依稀疏的神秘地

帶,手指纏著一籌又一籌的蜜汁,魁放到口中吸允了起來,這對他而言,是最好的春藥.

  依依搖著頭,或許是太多的羞辱感讓她眼角流下了淚珠.

  得逞的笑著,從不知道這般罪惡竟然讓人有如此大的催情效果,魁的下體再也按耐不

住,一舉頂入了那充滿蜜汁的花壺之中.

  背後看著依依扭動的身子,魁忘我地拍起她渾圓的屁股,他愛上了這種征服感,是乖

巧聽話的樂樂不曾給他的快感.

  「寶貝,妳把我弄得那麼重口味,以後可怎麼辦阿?我現在好想聽妳跟我求饒,看見

妳這個樣子,真是讓我更想要了!」用著蜜汁當潤滑,他的陽剛每一下都能夠輕鬆的進入

,他一次又一次的侵襲,每一下都抵到依依的花蒂,湧出更多的蜜液流出.

  「真是淫蕩的女娃,被人強上還哪麼有感覺!」說著淫穢的話語,他的慾望已經走火

入魔,無法自拔.

  然依依卻早已淚眼婆娑,儘管花徑中的收縮比平日還要緊,但是她似乎覺得這樣過火

了些,讓人看了有些許不捨,但卻看在魁眼中,更是妖豔.

  不管了!反正是她提的,戲也得全演完才成!

  何況,如今他也收不了手了.

  抽插的速度加快,每一下都像貫穿依依的身子,這難以言喻的快感,燃燒著他每一寸

肌膚,將他燃燒殆盡.

  魁大把抓住酥胸,一個挺身,將滿腹的體液撒入了花壺之中.....



  趴在香汗淋漓的依依身上,魁慢慢的鬆開了她,微微的綁痕真的讓人有了憐惜.

  「疼嗎?」小心翼翼的呼著氣,他心疼了.
 
  「不疼,今天真的超舒服的!只是晚點去會場前要先買事後避孕藥才行了.」露出滿

意的微笑,她回抱住了魁.

  「妳喔!越玩越大了.」搓搓她雪白的額頭,魁嘆了口氣.

  「魁....我今天想跟樂樂攤牌,我不想再騙她了,畢竟我們是朋友又是同校,我們這

樣偷偷摸摸的到了畢業,我想要告訴她....我最愛的人是誰...」

  低下頭,他開始掙扎,樂樂乖巧聽話,交往三年雖床上不契合,但也算是個不錯的女

友,她做了一切女友該盡的本分,只是依依除了外貌之外,床事又如此讓人滿意,真是令

他兩難.

  「寶貝,你不願意嗎?」扁著嘴,眼看依依的淚水又要滾下來.

  不捨的表情讓任何一個男人心軟,魁只好抱緊了她,給她要的答案.

  「不,妳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妳是我寶貝,我不聽妳的聽誰的?」

  「呵,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驚呼,她給了魁一個甜美的笑靨,好甜,好甜.

***

  雖然只是個小小畢展,但是因為服裝設計系是學校近年主打的科系,所以今天的畢展

,大學斥資了百萬打造了立體舞台,以及投影式背幕,還邀請了各界媒體來校參觀.

  重新打理好服裝後,兩人來到了後台做準備,魁相信,這是為樂樂做的最後一件事,

就當是補償也好,一定要好好完成這次走台.

  「我幫你把領帶綁好.」依依看出他的緊張,伸手協助魁綁上凌亂的領帶,三人因為

是好友多年,所以在眾人面前,這一切並不奇怪.

  就在此時,遠方的叫喚,引來兩人的注意.

  「還好嗎?衣服有問題嗎?」樂樂緩緩地跑到後台,緊張兮兮的,就是怕自己畢業成

品出了什麼差錯.

  「不,沒事的!樂樂,妳怎麼出來了啊!妳應該在醫院裡好好休息才對!我有請人拿

v8在台下拍了啊!」看著樂樂慘白的臉蛋,依依擔憂地說著.

  「是啊!妳該休息!」最後的溫柔魁一點都不吝嗇.

  「果然還是不行,我還是很想看現場的,所以我就來了,你們要加油喔!我會在台下

看的!果然我的衣服穿在你們身上是最合適的呢!」

  硬是擠出一抹笑靨,樂樂安心的拍了拍兩人,並比出一個大拇指.

  「但是....」

  音樂聲響起,打斷了三人的交談.

  「好啦!不要但是了,我在台下等你們喔!」滿心期待的這一刻總算來臨,她催促著

兩人,自己則是往舞台前移動.

  各自就了定位,就為了這即將展開的盛大畢業展....


  數百萬的打造,舞台果然是聲光俱佳,讓人十分融入創作者的設計裡,體會不一樣的

感官體驗.

  終於,在活動開始後的半小時,總算喊到了樂樂的名字,在主持人的介紹下,魁挽著

依依,兩人緩緩走入台上,樂樂的獨特設計,瞬間驚艷了全場.

  兩人熟練地走著台步,那平日的訓練完全展現了出來,舞台上的聚光燈打著,背幕也

打上了燦爛的花朵紛飛的景象,帶領眾人體會到古歐風的情境.

  就在大家停在如癡如醉的欣賞時,燈光突然停了下來,全場黯淡,連音樂都斷掉了.

  「各位嘉賓,請不要緊張,可能是學校的電力出現問題,請稍待片刻.」主持人快速

的應變,鎮定了所有人的心房.
 
  果真,話才剛講完的下一秒,背幕跟所有聲光效果都回來了,只是以不同於斷電前.

  「不要!不要!放開我!」依依的尖叫由擴音系統散佈在寬闊的室外舞台,而背幕放

映著的,正是兩個小時前,宿舍裡發生的一切.

  「妳....!」訝異地看著依依,聚光燈打在魁的身上,讓他錯愕不知該作何反應.

  依依抱著頭哭倒在地,尖叫著:「不是我!我發誓,不是我做的,你不要再打我了

.」

  「妳胡說八道什麼!」魁怒吼了起來,他不相信自己被人這樣擺道.

  相機聲喀擦喀擦,記者們相繼搶下最新的新聞,連主持人都誇大了嘴,不知該如何是

好.

  「妳這賤女人,敢耍我!」舉起拳頭,他的怒火一觸即發,眼見就要打上依依的身上

時,校警適時抓住了他.

  「燈光師!快停下來!」校董尖叫,沒想到他花錢想打造的校譽,如今卻毀於一旦,

隨著燈光師的方向看去,只見到燈光師已昏迷,而一名男子跑了下來,但是還沒逃跑,就

讓校警給抓了住.

  停止了鬧劇,男子與魁被抓到了後台.

  「阿泉?你幹什麼!」看見自己的死黨,魁更是放聲慘叫.

  「你這雜碎!老子他馬的看不下去了!她是你最好的朋友耶!還是你馬子的好姊妹,

你竟然下的了手?禽獸不如!」

  「狗屁!」

  「閉嘴!兩個人都給我安靜!一切到警察局再說!」用力的拍了他們的背,教官氣沖

沖的說著,後台的吵鬧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