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內容含有色情,並依  台灣網站分級系統 規定分類,如果你是未成年,或是保守衛道之士,請勿閱覽,並請立即離開,感恩!
   

 

 

楔子

「啊……」低吟了聲,穆晴天拱起了身子,快感瞬間竄到了腦幹,酥麻令他的手微微抖動著。

貼在窗子前,他可以體會到窗戶的冰涼感,但是日下部皇熾熱的肌膚,正一吋一吋的燃燒著他,燒的他體無完膚。

微微挪了身子,儘管他的身體並不如女人般贏弱,但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強烈攻勢下,他的心跳急促到彷彿要跳出來般,大口大口的喘息,他要多吸一點來彌補自己遺失的氧氣。

「別想逃。」說罷,日下部皇拉開領帶,原本不打算弄亂上半身的戲服,但是這逃脫的動作驅使他的慾望更加狂升,緊抓著穆晴天的手,另一手則是將領帶緊緊捆住。

他不許他逃,在日下部皇的慾望減弱之前,他沒有權力逃離。

「皇……啊!慢點……慢一點啦!等等還要工作……」擔憂著工作,弄亂的工作服會增加台後準備的時間,不希望私慾干擾到他的正事,所以手被綑綁住,穆晴天只好改用口求饒。

挑眉,日下部皇的嘴角露出邪佞的笑靨。

他還有時間擔心工作呢?那麼就是說穆晴天還保有理智囉?

打起壞心眼,日下部皇的手轉移到了他細嫩的臀部,握緊的力道加大,讓那健康的膚色上印出了微微紅印子,又一個挺身,他將分身滿滿的更進一步侵蝕著穆晴天。

「不……」突如其來的大力抽插,快感中帶了點疼痛,穆晴天痛吟了聲,儘管非出自於他的意願,不爭氣的眼角也冒出了小小的淚珠。

「現在,你的工作就是滿足我,要好好工作啊!助理。」加重了語末音調,他壞心的又一挺入。

弄亂什麼的就交給美容師團隊去擔心就好了,他這小小助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宣洩掉自己多餘的性慾。

黑眸一沉,穆晴天的臉上掃過三秒的憂傷,因為這麼一句冷酷的話點醒了他,雖然他一直把性慾當作短暫的互吐愛意,但日下部皇總是有辦法在瞬間瓦解了他一切的美夢。

是啊!他說的對,他日下部皇是音樂集團的接班人,也是時下最頂尖的偶像明星,而他,穆晴天,只是一個打工的助理,憑什麼擁有愛?

連愛他的資格都遙遙無期啊!

看著窗前的倒影,穆晴天的雙腿被打開成M字型的淫穢方式呈現在眼前,每一個細小動作都在落地窗前一覽無遺,他沉載了日下部皇滿滿的慾望,一次又一次的像玩具般反覆被玩弄,身上落下的一個個紅印,是穿上寬大T袖就可以掩蓋住的痕跡。

是的,他只是個玩物,只是個洩慾工具,再一次,他被狠狠地從美夢中拉回現實。

微微的轉過身去,穆晴天給了他一個深吻,在舌頭交纏之間,他把情意混合在唾液之中,他的愛從來都說不出口,只是默默的承受著日下部皇給的一切情慾。

皺眉,他不喜歡接吻,應該說若有人奢求他的吻,通常都會被他掃地出門,但是穆晴天不同,也許就是因為對他的存在感到獨特,所以日下部皇暫時的給予他放肆的權力。

不過放肆的下場絕不會輕易的被寬恕,離開舌尖的交纏,日下部皇更進一步的拉下他的身子,輕咬了他粉色花蕾,力道比平常更加狂野,微微咬疼了穆晴天。

「嗯……壞孩子該好好逞罰才對。」

霸道的握住了穆晴天的分身,上下套弄著,彷彿在訴說著他越權的不是,逞罰性的一次又一次加快也加重了力道。

「不要!不要!皇……太快了,太快……」突如其來的快感就像是拉扯著他的靈魂,來回的敏感地帶不斷的顫抖,前後夾攻的襲擊將他擊滅,方才的憂鬱已經完全拋諸腦後,放蕩的搖晃著身子,享受著一次又一次來自日下部皇的快感。

滿意的笑了笑,是啊!他就喜歡看穆晴天這樣的表情。

伸出兩隻手指探入了他的口中,日下部皇喜歡用手指與他舌吻,因為這個姿勢方便讓他看清楚穆晴天沉溺在性慾的表情裡,就如同放蕩又可愛的奶油犬,一隻只屬於他的忠犬。

 

第一章

「皇,小心點!」拉高嗓子,穆晴天在下頭大聲喊著,擔憂著樹上的男孩,他的擔憂已經蔓延到他顫抖的雙手。

差一點點……

伸長了手,男孩上下勾動著樹枝,就只是期盼能讓樹梢的風箏,能夠與指尖相觸,與他一同回到地面,好讓那個看起來快哭的笨蛋早點止住淚水。

「摸到了!」喜訊從指縫中傳來,他開心的輪廓上揚,就這麼一個動作,莫名的風趁虛而入,奪去了他的支撐點,搖搖晃晃了幾下,他抱著風箏,直直落下。

「啊!皇!」尖叫聲響起,穆晴天直奔而去。

樹雖然不高,但是以男孩一百公分的身高而言,也讓他的屁股感受到疼痛的感覺,掉落的同時,樹枝劃破了他細緻的臉蛋。

斗大的鮮血流露而出,低落到了穆晴天的手上,他看不清皇的傷勢,因為滿滿的淚水已經奪眶而出,混合著血液,濺濕了兩人的衣服。

「受傷了……受傷了……」穆晴天驚慌失措,手忙腳亂的在口袋裡找任何一個可以止血的東西,只可惜,他驚慌掏出的小手裡,只有一顆已經發軟的牛奶糖,再無其他了。

穆晴天感到無助,眼眶就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一樣,頻頻落下。

小手掌落在穆晴天的雙頰上,輕輕的但也微微拍紅了他的臉蛋,驚嚇讓他短暫的遺忘了淚水,一雙瞳鈴大眼直直地盯著皇看。

「不要再哭了,要像個男人一樣,動不動就哭,煩死了!」口是心非的說著,皇大聲的斥喝著。

穆晴天是個聽話的學生,他乖乖的抽了抽鼻水,揉去眼角的淚水,他將難過往肚裡吞去。

「嗯!我不哭了,穆晴天要像個男人一樣!」拍拍胸膛,皇的話對他而言就像是聖旨般的降臨。

「給你。」將黑漆抹烏的風箏塞回穆晴天的手上,他就是為了不要再看到這笨蛋哭喪的臉才會如此冒險,皇實在很不能了解,怎麼會有一個男孩子可以這麼愛哭,就像個女孩一樣。

穆晴天接過風箏,並沒有皇期待中的喜悅,這個反應讓皇有些失望,只見他小小的手笨拙地開啟了手中的牛奶糖,一點一點地小心翼翼拆開包裝。

呵呵,他就像個笨蛋一樣替他緊張,沒想到只要一顆糖就可以掃去穆晴天所有陰霾,那麼他剛剛那麼拼命到底為了什麼?

皇有些不悅,不滿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只見穆晴天將拆了包裝的牛奶糖送入他的口中,無預警的甜味佔據了他整個口腔,濃濃的牛奶香也瞬間散發出來,皇睜大了黑眸,也略揪起了眉頭。

「你幫我拿風箏,我給你牛奶糖,我們是最好的朋友。」露出如陽光般溫暖的笑容,穆晴天笑得燦爛。

轉過身去,皇不想讓穆晴天看到自己正複雜的臉孔。「幼稚鬼,走了啦!園長要罵了。」

拉起穆晴天的手,乘著夕陽兩人走回育幼園的路上,吹起涼涼的和風,嚐著甜甜的牛奶糖香氣,這是穆晴天最美好的記憶。

 

咘咕-咘咕-咘咕-

 

翻過身去,穆晴天拿起枕頭蓋住整張臉,並不是他笨,他也想要把這吵死人的聲音給關掉,只可惜,穆爸、穆媽早就知道他這賴床功力,所以在穆家沒有鬧鐘這種東西,只有設訂時間就會叫的牆壁掛鐘。

睜開眼,他依舊輸給了這大聲到刺耳的聲響,放棄了掙扎,他從美夢中甦醒。

已經過了十年,八歲的記憶竟然還會那麼深刻,分別被領養後,連皇的長相都已經在腦海中搜尋不到了,這段甜美回憶卻像把刀刻在他的心裡,久久揮之不去。

大大的打了個哈欠,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了身。

靠著床頭,穆晴天拿起了桌邊的木頭相框,他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早啊!爸、媽、小妹。」這是一個例行公事,在這屋子裡,雖然只住了一個人,但是這一家子全部鎖進了他的腦海裡。

相框中不是遺照,應該說穆家沒有遺照這東西,雖然山難帶走了親人性命,但是卻帶不走他滿滿的回憶。

放下木框,他得開始今天的工作。

曾與朋友聊天談過,明明只有一個人,為何還要再撐著這三房兩廳的房子呢?賣掉換一間小一點的,多了筆錢外,整理起來又簡單,何樂而不為呢?

但,這是穆家給他留下的最後一樣東西,他就算拚了命,也絕對不要讓這得來不易的家庭瓦解,他的孤單就留在育幼園裡了,自從姓穆的那天起,他就不再讓自己是一個人。

然而今天,他的計畫有所改變了,原本一起床就會好好整頓一下家裡,而現在的穆晴天卻替自己換上了外出的白色T袖,只因他的打工由深夜改到了白天,所以他臉上悄悄了爬上了一圈淡淡的眼圈。

「啊……」又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他昨天下班是半夜兩點,現在是早上八點,而他,又得往工作地點前進了。

唉!誰叫他才剛高中畢業就遇上了這等事,雖保險金留下不少,但是要進入大學還得靠自己多存一份存款才夠,又無奈這一份電視台工作是所有打工中最高的,出錢的是老大,改時間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抱怨呢?

又一哈欠,他渾渾噩噩的走出房間,連吃早餐的慾望都沒有,直奔走廊,快速的將腳套入球鞋之中,他大大的做了個深呼吸。

拍拍雙頰,他給予自己多一些活力。「好!工作了!加油、加油、加油!」

學起電視上的綜藝節目,他出門前總是喜歡給自己加油打氣一番,告訴自己,這世界依舊轉動著,而他也不在是小時候的愛哭鬼,他是穆家人,要為穆家活出漂亮的光彩。

鏡子面前,穆晴天理了理頭髮,筆出了大大的勝利手勢,帶著比一般人更多的自信,他出了門。

 

  •  **

 

在電視台裡,穆晴天是打工仔中的名人,因為他什麼都會做,搬運東西,不管多多、多重,他都會在指派時間內把東西搬運完成,從不喊累;地板髒了,就算是特效噴出的超難清噴霧,他也有辦法刷個一乾二淨,更別說馬桶不通、電燈換燈管之類的其他的哩哩摳摳,只要講得出來的事情,穆晴天這個家事達人絕對是使命必達。

所以從夜間工讀中出了名,領班自然而然的也幫他做了不少宣傳,早上的領班得知此消息,二話不說的馬上要求他白天來支援。

這事雖折騰人,但是拿著領班特別關照的加大特厚豬排便當時,他莫名的感動也就忘了辛勞。

「穆晴天啊!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那麼拼命做事,真是難得啊!」想起現在的草莓族,每每三天就累到要捲鋪走人的工讀生一大把,唯獨出了這麼一個任勞任怨的穆晴天,領班感動萬分。

「沒啦!這是我應該做的啦!」笑咧咧的看著便當,儘管隔著飯盒,他仍可以想像到香酥可口的超厚豬排,因為香氣四溢的關係,他沒吃早飯的五臟廟也抗議了起來。

啊!安靜一點啦!領班在這還那麼失禮!

抱著肚子,穆晴天對領班露出尷尬的微笑,因為這麼一聲響讓他滿臉通紅不好意思了起來。

「沒關係、沒關係!你今天工作速度很快,先吃午餐吧!這一箱等等再搬去休息室就好了,不急!」早先預設的時間是一般工讀生的搬運時數,沒想到穆晴天卻比一般人早了半個小時,他一點都不吝嗇讓穆晴天休息一會兒。

搖搖手,他不想要被人看扁,方才領班才抱怨起草莓族,他又怎麼可以在領班面前露出懶散的一面呢?

「不、不,這是我的工作嘛!我先做完再吃,吃起來也比較痛快嘛!搬去休息室而已,一小段路很快的。」婉拒了領班的好意,他堅持完成工作。

見穆晴天已經著手搬運,領班也不好意思再挽回他,淺淺的笑著目送他搬著沉重的紙箱離去,領班偷偷的將他的便當盒打開,塞了一塊屬於他的豬肉排,認真的孩子值得讓人疼惜,這一點印證在他這個以為人父的中年男子身上。

 

穆晴天的臉上掛著笑容,但是他仍緊閉著雙唇,堅持不讓白齒因笑靨而展露出來,因為他一點自信都沒有,深怕這麼一個笑著的動作,會讓他的口水一併滴落下來,那不爭氣的胃或許是空太久了,如雷聲一聲一聲的響起,在這休息時間,走廊上空蕩蕩的,好險沒人路過,不然肯定笑死他了。

口裡哼著愉快的曲調,他三步併作兩步的前進,腦海已經被超厚豬排所攻陷,不斷的嚥下口水,連口中的歌詞全部都變成了……。

「豬排~豬排~!」流行歌曲是從打掃大嬸那帶著雜音的老舊收音機裡聽到,旋律記在心裡,歌詞卻全拋諸腦後了,不管是情歌還是嘻哈搖滾,現在到他的口中,全部變成了美食節目主題曲,而且淺顯易懂的告訴全天下,這一集的重點美食就是超厚豬排。

電視台中的冷氣開的並不強,所以一天早上忙碌下來,讓穆晴天的身上夾帶了許多的汗水,雖不影響他美麗的心情,但是他仍想快點將重物搬到目的地後,脫下一身的黏膩。

「終於啊!­呼!」大口大口的喘息,他靠著休息室的門旁暫做休息,聚集著最後一點力氣,他要略移好紙箱,然後一鼓作氣地衝去跟美味的午餐相見了。

然而,穆晴天微微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的喘息聲不知為何,竟然變成了雙重奏?難道是一個不小心按到了什麼麥克風或是大聲公的開關了嗎?

不對啊!就算是這樣,怎麼另一個喘息更加急促,就連細小的聲音都高上好幾個音階?他可不記得自己何時練就了這等本領呢!

順了順自己的氣息,穆晴天這才緩下了喘息,然而那類似回音的聲響似乎未因此而停歇,反而變本加厲的更快了些,將耳朵貼向門板,他秉持著人類的好奇而探索了起來,豈料,這一靠,還沒有合實的門突然開了條小小的門縫,透著休息室中的亮眼光線,刺的穆晴天有些不舒服的瞇起了雙眼。

沒看還好,這麼一看,就把穆晴天的臉給染了個紅透,房中一穿著時尚的男子正安穩地坐在沙發上,手中還拿著歌本,耳朵則是掛著看似名牌的耳機.但是那跨坐在他大腿上的女子便不同於男子的輕鬆感,全身赤裸的在他的腿上搖擺著身子,香汗淋漓的模樣配上低聲的呻吟,與帥氣的男子成為了強烈的對比。

……他現在正在愛情武打片的現場啊!?那個男主角還是屬於陰招派的,用內力攻擊於無形,女子完完全全貼服在他嘻哈酷下了啊!

……他現在站在這裡對嗎?時間太對,地點好像也不太對,所做的事情……更是離譜啊!

穆晴天悄悄的將門縫推了回去,但是依舊不敢將他合上,就怕一個聲響被人瞧見了他這偷窺事件……

將紙箱推到靠牆的角落邊,現在不適合因搬運這等小事去影響人家「做人」這種天大的喜事。

躡手躡腳的,他打算快速逃離現場,人說藝人私生活都很糜爛,沒想到這一回給親眼目睹了,雖然認不出來是哪一個藝人,但是依照男人帥氣的臉孔,應該非常受歡迎吧!

管他的,反正多紅都不甘他的事情,對於演藝圈一項沒興趣的他,超厚豬排的吸引力更勝這一切。

正當他準備起跑時,突然一個叫聲打住了他的動作……

「等等!」

 

    文章標籤

    BL 高H 男男小說 BL小說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