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如果世界上還有誇張這個形容詞,應該用在此時此刻是最為適合的了,就在伍言希氣喘吁吁的爬到了山腰,而坐上一旁石頭休憩的時候,眼前這個在大熱天裡,還穿著那個看起來熱到會讓人融化的絨毛披風,金色與黑色交疊的華麗長袖,優雅地走過來。

  再看看那個金光閃閃的長靴,優雅的姿態……是哪國的王子駕到嗎?

  雖然直盯著人家看似乎不是很有禮貌,但伍言希還是看得有些癡傻,雖看慣了母親的cosplay,但是她的嘴角仍忍不住抖動了數下。

  男子看起來二十出頭,卻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敬畏感,不知道是太誇張的裝扮還是因為他金色的髮絲,以及挑染的黑色,讓他的貴氣十足的散發出來。

  一手摸摸走的泛疼的腳踝,伍言希眼角跟著男子移動,而男子嘴上抹上的笑靨不曾減,一雙深邃的藍色眸子也回望著她。

  他不是台灣人吧!不,應該說,來這學園的都不應該有人類吧!包括她自己……。

  男子笑著點了頭,他優雅的姿態,真的讓人不禁懷疑是否置身於格林童話一般,伍言希也直覺性的禮貌回應了他。

  剎那,明明是風和日麗的早晨,突然莫名的颳起了狂風,大到伍言希睜不開雙眼,反倒是觸覺比視覺早一步回復,她顫抖了下,只因裸露的背上有著一股冰冷的顫慄感。

  尖銳的觸感讓她不敢亂動,她只得傻傻的挺直身子,看著眼前的落葉被捲起又落下,伍言希的汗水也一併滑了下去。

  「大膽刁民,竟敢直視王子。」冷冷的話語隨著刀尖傳到了伍言希的耳中,她嚇得有些不知所措,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郁魂,不得無理,她應該是這學園的新生,不要大驚小怪的。」男子看起來是他口中的王子,焦急的走了過來,制止了身後那看似武功高強的人。

  收起刀子,他半跪在男子跟前,似乎在為方才的無理而道歉。「是的,對於屬下的魯莽,十分抱歉。」

  男子越過了他走向伍言希,俊眉糾纏在一塊,勾起伍言希的手,用熾熱的唇瓣在手指上吻了下。

  「對於郁魂的魯莽,我向妳道歉,妳還嚇壞吧?」

  如果一個人的聲音可以用溫度來形容,那此刻的溫度,一定是會讓溫度計報表的那種……啊!溫柔的快要把人融化了。

  「不……我沒事。」喘了喘方才的害怕,伍言希緩緩地收回了手,她對這特殊的禮儀顯得不太自然。

  那個跪在地上名叫郁魂的男子,快速的來到她跟前,並且以同樣的姿態,再次牽起她的手致歉,這回卻讓她連躲都來不及,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連親吻的動作都感覺不踏實。

  「請您原諒小的莽撞。」

  「不用!不用!你不用跪著啦!真的沒事啦!」她一點都不習慣這種誇張的皇室電影情節,她快速抽回手,尷尬的笑著。

  「謝謝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因為在洛爾國內,沒人敢直視王子,所以……。」郁魂低語,面有難色。

  洛爾國……這是哪部動漫的架空國家啊?還是哪個偏遠國家的落沒王朝?

  伍言希感到不可思議,嘴角抖動的幅度更大了一些。

  「我只是第一天來這學園報到的新生,不是甚麼刺客壞人,所以請不要擔心了。」說明自己來歷,伍言希害怕等會兒自己又變成暗殺的目標,還沒有到學園前就死於非命那還得了。

  「果然是新生大人,屬下真的冒犯了。」

  「新生大人……呃……我是妖靈系的新生,我叫伍言希。」尷尬這新稱呼,她決定先報上名來。

  「是的,那位殿下正是我們洛爾國的王子,克雷.爵爾羅斯.卡諾殿下,今年惡靈系一年級新生。」畢恭畢敬的說著,他每一個字都像是電子字典裡的發音,標準仔細,看來光是說話就受過不少訓練。

  「克雷什麼卡?」向來不看西洋片的我,連哈利波特的全名叫什麼都不知道了,怎麼可能一下子記清楚這麼長的名字。

  「克雷.爵爾羅斯.卡諾殿下。」重覆了一次,儘管饒舌,他念的卻異常的順暢。

  還是聽得一頭霧水,我只得用乾笑來回應著。

  「沒關係的,你叫我卡諾就可以了,剩下的名字也只是無謂的稱號,沒有關係的。」卡諾的笑似乎可以笑燦了周遭的花,就算說是童話故事中的王子,應該也當之無愧。

  傳言惡魔都是男的帥女的美,這下子,她真的見識到了。

  扯扯嘴角,她點著頭。

  「殿下,時間不是很充裕,是否請您加快移動的速度,前進學園呢?」講話文謅謅的,這個叫郁魂的男子,明明看起來就只跟她差不多大,為何講話都像電視劇中的那種古代大叔呢?

  「嗯……迎新開幕典禮好像也快開始了,是該加快腳程了。」卡諾的回話也是一絕,就像是古裝劇中的皇子一般,真不知道是不是電視看太多影響過大。

  「言希,在洛爾國境裡,皇室是不可以看連續劇的,這些禮儀如果讓妳覺得很詭異的話,我在這裡跟妳說聲抱歉。」卡諾隻手置於胸前,優雅的說明著歉意。

  「啊?」她應該沒說出口吧!怎麼卡諾會突然回復她的心理的話呢?有些錯愕的伍言希,揪著粉黛凝視。

  「對不起,真是失禮了,未經妳的同意就讀了妳的心,真是冒犯了,惡魔的惡習我會盡快改掉的。」嘴角上揚起帥氣的幅度,讓人完全不知如何抗拒這等無比的誘惑。

  「讀……讀心?」一個新的名詞,還弄得她一頭霧水。

  「殿下,請移動您的腳步吧!」不等卡諾做出回應,郁魂再次做出了提醒。

  「看來我們只好等下次再聊吧!言希,很高興認識妳。」又是一個指間的吻,卡諾的皇族氣勢顯露無遺。

  本以為會出現什麼惡魔翅膀飛走,沒想到就像是電動一般,兩人瞬間移動離去,就連影子都看不到。

  這麼一個莫名的出場跟莫名的退場,真讓伍言希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呆坐在石頭上的她,彷彿還停在那幾分鐘之前。

  「才剛來,就見識到了鬼靈系跟惡靈系的同校生,看來我的心臟要再強一點才行。」抹抹身上的淚水,她自顧自地說著。

  老媽曾經說過,每個屬性的學生,都有屬於自己的能力,卡諾跟郁魂還沒入學就已經那麼厲害了,那她到底有什麼隱藏能力呢?

  飛天?遁地?還是………?

  甩甩頭,她不該想像自己可笑的模樣,嘆了口氣,她重新揹起了包裹,往學園走去。

  雖然她一點都不想要有異人之處,但是像剛剛那個樣子一秒就可以到達目的地的能力也真的挺不錯的呢!至少可以躲避這熱死人不償命的該死陽光,但是他們跑那麼急,真的有那麼趕嗎?

  雙瞳跟著小嘴放大,伍言希尖叫了起來。

  啊!!該死的,他們是新生,那麼新生報到快遲到的話,她不是也遭殃了嗎?竟然還在這裡磨磨蹭蹭的天馬行空?

  「我這個大笨蛋啊!!!」

  接下來,伍言希用著全力衝刺,一路上只有她的自罵聲伴隨,走過這漫長的山路。

     *  *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