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藤野家的資料會出現狩已的人?」吃驚的不只是藤野武,秋野靜子也看得一頭霧水。

  瞪大的瞳孔沒有維持多久,淡淡的,藤野武回復了震驚,應該是他已經知道原因了吧!

  只有記錄如何欺騙死神,卻沒有打敗其之方法嗎?握緊拳頭,他對無太大幫助的資料感到失望。

  「你還好吧?」看著冒著青筋的拳頭,秋野靜子擔憂了起來。

  這個時候,位在大廳的電話鈴聲大作,頓時拉住了秋野靜子的注意,鬆開手,她飛快的奔跑過去。

  水野銀緩緩的走了進來,依他現在僅存的力量,要化成人型實在有些困難,所以搖搖尾巴,他還是友善的靠近藤野武。

  「你這麻煩的傢伙!」這次的失敗,水野銀應該要負絕大半的責任!只是言不符行,藤野武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這是第一次,主動摸除了貓之外的動物,也是第一次主動對水野銀示好,這一戰雖多了傷痕,更失了大量的鮮血,但或許是他們在互相扶持時,鮮血混合,兩人順間多了那麼一份陌生的感覺,說不上是感情,但至少此刻,他們有了真正的馴養關係。

  「走吧!」

  尾隨,這時看起來,重覆的身影看似如此契合。

*  *  *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將你封印在此!」白光乍現,秋野靜子的收藏品又多了一樣,但是這時候的她,並沒有預料中的開心,反而嘟著的嘴高的快可以吊上一串臘肉了。如果想問我們 秋野大 小姐為何生氣的人呢,一定是非常不了解她的,因為能讓一個高貴的符妖師大人生如此久的氣,普天之下應該只剩下藤野武這個惡人了吧!

  掐指一算,應該已經是第十五天了吧!那天她接完政府打來的委託電話之後,發現房間已經人去樓空了,而這個天殺的、該死的、混蛋的、天下無敵大白癡的藤野武,竟然在這些天裡,叫她一個弱質女流接受所有的委託任務,大大方方的玩失蹤!

  想到這裡,秋野靜子更是生氣的踩了幾下地板,把地上的黃土當成了藤野武帥氣的臉龐,一次又一次,竭盡全身力量發洩怨氣。

  她是一個不堪寂寞的人,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屋子,她一個人怎麼能按奈的住呢!少了藤野武不說,就連最新的小寵物也一併帶走了,害的她只好每天找小妖怪為伍,主動去接了委託,一天又一天。

  「我要去一個人吃超高級餐廳,一客一萬元的牛排,然後去把店裡所有新季衣服全部打包回家,然後再去買新的手錶,然後……然後……」自言自語的講著預定行程,但是儘管十支手指頭都用上了,她卻一個地方都不想去了。

  走在華燈初上的街道上,秋野靜子竟開始漫無目地的走著,從前她是那麼喜歡逛街的人,現在卡還沒爆,她卻停止了購買的樂趣;以前總是聽人說,女伏妖師大多都很愛花錢、逛街,大概就是平常太過孤單了吧!這麼一個神祕的行業,要分享給別人,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才把寂寞換成慾望,宣洩出去吧!

  如今,她卻連宣洩都懶了,這個無情無義的藤野武,難道就這樣拋棄了她嗎?

  嘆口氣,秋野靜子拖著疲憊的步伐走著,明明是沸騰的街道,她卻聽得很清楚樹葉被風吹的沙沙作響的稀疏聲音。

  秋野小姐!

  是太寂寞了,所以聽見幻覺了嗎?

  左右盼顧,果然擁擠的街道,沒有一個人是她所熟悉的面孔,頂多還是那些看起來宅宅的男生,直盯著她的蘿莉塔洋裝瞧。

  轉回來,她繼續失落的踢踢腳邊的石頭。

  秋野小姐! 秋野 小姐!

  又一次,這個聲音再次回響在她的耳朵裡,手握拳頭,她心情已經夠不好了,不要再給她一個無聊男子來搭訕好了嗎?

  「秋野小……」這回,男聲更近、更快的傳到了她耳朵,秋野靜子也毫不留情的伸出拳頭,止住了男人的靠近,一個奮力,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一拳正中了男人的鼻子,一聲痛吟,男子摀住了鼻子。

  哼!她才不會道歉呢!誰叫這男人不知好歹的在大馬路上貼近她,而且是近到像是嘴巴貼近耳朵了!她絕對……

  還沒把心裡的話想完,她轉頭之後馬上後悔了起來,只見神城聖摀著流血的鼻子,尷尬的看向她笑著。

  「啊!是神城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還好吧!?」人家說看到帥哥,馬上心情就轉一百八十度,她可不只一百八,完完全全轉了三百六十度,一掃之前的陰霾,她的臉笑出燦爛的小花朵。

  趕緊將神城聖扶起,秋野靜子從手提包裡掏出小方巾,快速的遞到他鼻子前做了止血動作,一次又一次的道歉,滿臉愧疚,但心情卻異常的好到飛上天。

  「對不起喔!真的很對不起。」她從不知道自己的力道那麼大,隨隨便便一個揮拳就可以讓一個 一百八十公分 的男人噴出那麼多鼻血,一面擦不完,還得翻面擦。

  「不要緊的,是我不好,突然這樣靠近妳。」雖然他已經叫了第三次,但是讓女生一直道歉,不是他該有的風度。

  好不容易止下了鼻血,卻讓秋野靜子纖細的手背上都沾滿了紅色,神城聖此時脫下了西裝外套,那看似價值上萬元的高級西裝,如今它成為了一條擦手布,讓秋野靜子擦拭雙手。

  「啊!不用啦!」看傻了,秋野靜子還來不及制止,就看到西裝外套已經染紅了起來。

  「不用客氣,本來就是我不該弄髒了妳的手帕,還弄髒了妳的手,不介意的話,去我家換件衣服吧!」上回他在神城琉璃事件裡,總是看見秋野靜子戰鬥時,衣服的耗損率,所以那時已經買了幾十套同款洋裝,原本是想要送給她當禮物的,誰知事情來的太突然,他光奔喪就花了大半個月。

  換衣服?她……可是一分鐘前襲擊這位大少爺的兇手啊!沒被逞罰就算了,竟然還有禮物可以拿……眼前這位王子,也太完美了吧!!

  眼睛發出閃亮亮的目光,秋野靜子頓時覺得神城聖的身邊發出亮眼的光芒,不斷刺激著她微弱的心臟,喔!誰快來扶助她,她快要昏倒了!

  「為什麼神城先生會出現在這裡?」她想轉移話題,轉移自己的失禮興奮。

  「剛剛好從公司下班要回家,等紅燈的時候就看到妳了,本想跟妳打個招呼,但是似乎馬路上太吵了,妳沒有聽見,所以我就臨停下來,然後……」呵,笑了一下,他用笑來替秋野靜子解圍,畢竟在他的教育裡,他不可能要女孩子難堪。

  「請吧!」打開不遠處的跑車車門,神城聖微笑帶領著她的眼眸,微彎下腰,伸手做出了邀請。

  這時候的秋野靜子,早就把心思拋到九霄雲外了,想都沒想,飄也飄上了車子,狹窄的空間裡飄出滿滿的幸福,寂寞什麼的,她已經完全忘記了。

  插入鑰匙,神城聖換了個檔,開始邁向那個熟悉的目的地。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