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小動物受傷非常容易好,那水野銀應該算是動物之神了吧!再次入眠後的六小時後,他全身的繃帶自然剝落,一丁點的傷痕都看不到了。

  這是一種奇蹟,通常妖在與伏妖師打鬥時的傷口,都會維持好長一段時間,甚至是一輩子留存的傷疤,在水野銀身上卻出現了神奇的結果。

  人家常說,寵物是陪伴人類的最佳良伴,所以秋野靜子為了不讓自己再度體會到明明是兩個人的空間,卻比一個人還要寂寞的窘境,她決定將水野銀帶在身上,定時的餵他吃東西、帶他去散步,每天陪他玩樂,偶爾出出任務還多一個小幫手,何樂不為呢?

  喝著牛奶,他不是很喜歡奶粉的味道,但是冰箱中的鮮奶是藤野武的專利,是他絕對不可以觸碰的禁忌。

  「靜子、靜子,我們去逛街好不好?我想要去美食街,我想吃冰淇淋。」荒山野嶺的沒有什麼街道,他是鄉下來的鄉巴佬,所以一次出門就讓他愛上了都市的美食街。

  搖搖頭,秋野靜子似乎有所顧慮。

  「你有看過狗狗專屬的冰淇淋攤嗎?你別說你的爪子可以抓住甜筒唷!」要她帶上飼料盆去冰淇淋攤,肯定會被當怪人的。

  「我可以變成人去啊!」轉個圈,他對自己的外型有絕對的把握。

  捏著水野銀的耳朵,秋野靜子嘆口氣。

  「你以為每天都可以用cosplay騙過所有人嗎?你這雙毛茸茸的耳朵,分明是在路上宣告全天下『我是妖怪!快來抓我唷!』,笨蛋!」

  帶上毛帽,水野銀將尾巴藏近寬鬆的T袖中,他似乎已經很習慣變裝。

  「這樣就ok了吧!」比了一個YA的手勢,他露出純白的牙齒。

  「不行。」

  「為什麼!」哀怨的叫著,本以為藤野武才是那種食古不化的人,沒想到秋野靜子也那麼難商量。

  「如果你在街上再亂跑,又遇上上次那種情形,阿武一定會……」秋野靜子清清喉嚨,壓低了音線,模仿起藤野武的聲音。

  「斃了你。」

  這句模仿,就連眼神都有幾分神似,擠出水野銀激動的笑聲還有忍不住的笑淚,還好藤野武家的隔音不錯,不然在大廳裡的他要是聽到了,或許會真的採取行動也說不定。

  跳下沙發,水野銀拉著秋野靜子的手,使了力將她拉起。

  「幹嘛啊?」不解他的動作,秋野靜子有些懶洋洋的站起身子。

  「我們去找啊武吧!」

  「啊?你腦子沒燒壞吧?找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藤野武的座右銘啊!平常沒事她都不太敢去打擾了,何況是身為妖怪的水野銀?根本就是一種自殺行為嘛!

  「對啊!他有辦法的,快跟我來。」招著手,水野銀催促著她。

  揚起眉,秋野靜子對他的話半信半疑。

  「快一點、快一點!」拉高音,水野銀已經開門走了出去。

  嘆口氣,她真的弄不懂這小孩子到底在想什麼呢?尾隨著水野銀,她得趕在藤野武開槍斃了他之前阻止悲劇。

 

  果然,生他為父母,知他者為秋野靜子,就在她開門到大廳的時候,她看見了拿著槍指著水野銀腦袋的藤野武,還有翻倒銀漆而濺壞了藤野武一個晚上辛苦的彩繪成品。

  他很火,非常的火,恨不得立刻將這個罪魁禍首就地正罰。

  「別衝動!別衝動!」衝出去當和事佬,安撫下藤野武的手,也瞪了水野銀一眼,儘管他的眼神哀怨,但是早就勸告過他了,還要以身試法,這就叫做活該。

  頭上的青筋未滅,自從沒有貓咪的日子開始,他的暴躁指數比以往高上兩到三倍,又讓犬科動物將自己辛苦的成品毀於一旦的同時,他的憤怒已經燃燒到屋子都熱了起來。

  「別生氣!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弄回來。」水野銀在那個已經毀於旦夕的成品前跳了一下,口裡喃喃的不知道念著什麼。

  說也奇怪,打翻的銀漆瞬間回到瓶子去,而翻倒的銀漆也回歸原貌,一切回到他的『不小心』之前。

  「阿銀!你好厲害唷!」驚呼,秋野靜子對於眼前的一切看傻了眼,就像是魔術一樣神奇。

  「迴咒。」呵,就是因為知道狼妖有這等能力,他才遲遲未開槍吧!緩緩,藤野武坐回位子上,在兩個麻煩鬼面前,最好把銀漆給收好,不然等等再翻一次,他很難再克制自己的情緒。

  迴咒,短暫將事物回到數分鐘前,一種少數妖怪特有的能力,在現今的社會,狼妖也算是擁有這種奇特能力的極少數妖之一。

  「說吧!」清楚他來絕對不是找自己聊天開槓的,藤野武翹起二郎腿,或許是獎勵剛剛的迴咒,他給予聆聽的特權。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藤野武或許上輩子就是生長在帝王之家吧!至少在這屋子裡,他隨時要注意自己的小命。

  水野銀深呼吸,不敢與藤野武坐在同高的位置上,他跪坐在地板上。性命跟舒適,聰明的狼族是絕對不會選錯的。

  「請您幫我進行馴養儀式。」一個鞠躬,禮節是他幾百年來學來的最實用的東西之一。

  挑眉,這話題似乎讓藤野武有一點點興趣。

  「馴養……難道是……調教?」秋野靜子的腦子裡閃過 一兩 個奇怪的畫面,讓她的臉蛋瞬間紅潤了起來……。

  沒想到水野銀竟然會要求藤野武調教他?難道……是阿武平時對他太差,所以享用美色誘惑?

  跳過一個個奇怪的想法,那些詭異全數寫在臉上,藤野武隨手抓了東西扔過去,好在她反應不錯給閃躲開了,只是那個要殺死她的目光似乎依然刺痛了她的皮膚,秋野靜子這才把這怪異的想法拋諸腦後。

  「理由?」馴養對妖來說是一輩子的大事,馴養者將會成為他的主人,生生世世不容改變的,一旦想要脫離馴養關係,除了死之外,沒有第二個選擇。

  「我不想進入封印符裡面,所以想請求馴養。」

  換了個姿勢,藤野武用手腕撐著下巴。「我可以放你回山。」

  這話一出,秋野靜子第一個跳出來,她是絕對反對者!沒了這小狼,那以後她的日子不就又要鴉雀無聲了?不行!打死都不成!

  「我會回山上去,但不是現在,我想要在這裡,因為我還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做。」他在等,一個約定之前,他要完成這重要的事情。

  對於妖來說,若有政府提報給藤野家,就一定要收服不然就是消滅,除非是伏妖師馴養的妖或式神,不然是不被容許在都市中生存的,所以這件事情,對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提防上次的事情發生,馴養確實是不錯的想法,但你想清楚了嗎?若之後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回山上也是得主人陪伴才行。」說明事態嚴重,他希望馴養是你情我願,而非強迫。

  點頭,水野銀堅決。

  「是的,我知道,我在找一個人,但是山上永遠找不到那人的蹤跡,她一定是來到都市了,我要找到她就一定要離開山上,那是我們約定好的。」

  「為了人類?」這種形容,一聽就知道是人類,但是妖能執著的人類是誰呢?一般人聽到妖怪就聞風喪膽了,更別說是做朋友;若不是一般人,那就一定是與妖為敵的伏妖師了,那更不可能有什麼約定這回事。

  「嗯,她是人類,我跟她約定好要在十年內找到她,若找不到她,我們的情誼就此斷裂,我絕對不要……。」本來天真的以為在山上就可以找到了,只是遇上神城家的事情後,陰錯陽差的跟藤野武來到都市,讓他這才想到都市才是人類的定所啊!就算賠上一輩子的自由,他也要完成約定。

  「你跟小涼的多管閒事害了神城琉乃跟神城琉璃,我不打算讓你在都市太久。」尤其是不在他眼皮下,絕對不想再看到他闖禍。

  本來想等秋野靜子玩膩了,就把他回歸大自然,省下一堆麻煩。

  「我出生至今五百一十年,從未離開過神城家後山,所以對人類不是很了解,當初本想要救人,卻害的神城家家破人亡,我也覺得很後悔,所以請您馴養我,若我再做錯,隨時收服我都不會反抗。」眼神堅決,他第一回直視藤野武。

  五百一十年………聽到這個令人昏倒的數字,秋野靜子的小嘴變成了一個o型,難以置信的搓搓水野銀粉嫩的雙頰,這張騙人的臉也太誇張了吧!

  「……」默默,藤野武靜看著他,大廳回歸稍早的寧靜。

  人類壽命不過幾十年,卻這般打動一個五百年的妖,這人應該非同凡響吧!

  藤野武拿起一旁的小刀,抓起水野銀的手,在食指上割了一刀,讓鮮血滑落在右手的符紙之上,白光乍現,藤野武割破自己的左手,讓符紙染了更多的鮮紅,默默的,他低頭注力,符紙便消失在兩人掌心之中。

  白光讓水野銀睜不開眼,當光源消失之後,他泛泛修長的睫毛,右手多了一個封印的血紅色印痕,在虎口至手被之上。

  「妖印,從此你是我藤野家馴養的狼妖,一生將效忠於我,奉你主人之命行事,直到死亡。」是的,只要兩人其中一人死去,封印將自動解除,只是為保效忠,若妖不服主將可被主所弒,而妖不可反主,若攻擊主人,將魂飛魄散。

  馴養,是一個絕對效忠的承諾。

  「是。」

  此刻,若你問他後不後悔,他應該也會說不知道吧!水野銀沒有對藤野家有什麼特別好感到奉獻一生,只是,那個存在他記憶裡的人類女孩,就值得用一生去換取約定,那個賜與他名字的女孩……。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