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前,當生物開始對人類產生了興致的同時,因人類擁有的特殊情愫讓生物們為之效仿,所以在那時,只要開始學習人類的舉止,並且對著神明誠心訴求,生物則可以慢慢趨使自己演變的更像人類,在人間,統稱為妖。

  追朔到時光之始,世上唯一一個具有伏妖能力的藤野家以及為了爭奪世界第一的伏妖師之名,狩已家族的秘密正式揭開神秘面紗。

 

  華燈初上,夜裡瀰漫著霧氣,肉眼已經難以分辨出地與天的界線,大地有如沐浴在仙湖之間,浪漫無比。

  「小姐,小姐!妳在哪兒?」侍女的叫喚遍佈山野,戰戰兢兢的腳步有些零亂,或許是因為她的害怕,又或是黑夜的恐怖作祟,但儘管顫抖著身子,她仍不放棄的尋找著,她得找回小姐,要不,回到本家,肯定會比現在驚悚百倍。

  害怕讓她溼了眼眶,現在的她,滿滿的委屈與悔恨,後悔自己太信任那看似乖巧的大小姐,後悔自己稍早為了去廚房幫手而短暫離開的半炷香,最痛恨的是,她弄丟了藤野家的掌上明珠!

  風吹了起來,卻吹不散滿天的霧氣,伸手不見五指的是後山,這也是唯一一條不會經過廚房而離去的出口。

  願老天保佑,小姐千萬不可被歹人捉去,更要保佑她不要落入妖魅魍魎之手,因這位伏妖師家族的大小姐,沒有半點伏妖的能力……..

     *  *

  天色逐漸黯淡下來,她理不斷的思緒如同那吹不散的雲霧,在這山中,濃上一稠又一愁。

  手已經被晚風給吹冷了,木屐裡的腳掌,雖有分指襪的保護,但是仍不敵山中的寒氣而冰涼了起來。

  這條山路,不知道會通往哪裡,綿綿不斷的像條白蛇蔓延著,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該何去何從?

  她是藤野姬乃,出生於世世代代斬妖除魔的藤野家,但是她卻是藤野家中唯一一個,沒有半點除妖能力的人。

  斬妖是後天學習的,姬乃並非偷懶不好學,因伏妖師得用自己的鮮血來做引子,來施展任何一次的攻擊,但是姬乃異於常人的體質,讓她一受傷不到數秒的時間,傷口便會慢慢的癒合,鮮血也會瞬間乾枯,不到半刻,鮮血便會化為水珠,消失而去。

  她從小是個藥罐子,每次受傷就會損耗更多的體力,昏迷對她而言已是家常便飯,故藤野家放棄了讓她學習伏妖技巧,唯一一名以凡人的身分存活下去。

  咳了聲,這是姬乃人生第一回獨自走出藤野家的路上,藤野家園有 三甲 地,光是她的房間就已經佔了三十塊草蓆的空間。

  華麗的裝潢,寬闊的佔地,百餘家僕,儘管她失去藤野家最自豪的能耐,但是她仍被當成掌上明珠養成現在這個年歲。

  但是十五餘年,她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豐裕日子,但是她就有如魁儡,不知為何而活著,倒像個陶瓷娃娃,被人小心呵護著,彷彿一碰就會破碎一般,只是多了呼吸,姬乃找不到任何一點自己活著的意義。

  所以她現在要往哪去?去做什麼?別問她,從以前到現在,她都不知道,現在的她,憑著下意識移動腳步,在藤野家豪華的金牢中,她想給自己一小段時間的旅行,憑著自我的雙腿,走出那家僕口中的荊棘之路。

  該說她天真,抑或是愚笨?

  沒有伏妖技巧的藤野家人,在野外處處都充滿了獵食者,貪食著她美味的血肉,在一夕之間,她隨時可能橫屍遍野,也可能會被吞食的連一根骨頭都不剩,留下一灘血泊,證明著她的存在。

  如果一個反手,她的頭顱隨時唾手可得,鮮血噴灑出來的那一瞬間,是不是也會讓牠灰飛煙滅呢?

  低思,男子明白了滿路妖魅聚集的誘因,也了解了牠們不敢攻擊的主要因素。

  扔出了一枚小刀,輕輕的力道割斷了姬乃的耳下的髮絲,驚呼的轉身之際,刀尖也劃破了她臉蛋,滲出鮮紅的血液,但在男子靠近之前,傷口便已經癒合。

  「傳言果然不假啊!藤野家果真出了一名不流血的後代。」因藤野家過度的保護,姬乃完全沒有機會與外界接觸,連非本家姓的人類,她都沒看過超過十個以上,對於陌生的男人貼緊於身後的經驗,這也是頭一回。

  「汝為何人?」她的話語,輕描淡寫,就如同這深山之中的溫度一般。

  「果然是好家教,若我有意圖,直接一口便可咬斷妳的脖子,讓妳血流成河。」舔了下她的頸子,雪白的皮膚如預期一般的冰冷。

  害怕為何物?她不清楚,雖然一出門便遇上這等事情,但是她卻不後悔,至少在這外頭,她的靈魂還可以得到自由自在的飛翔。

  鬆了身子,她無畏。「為一時腹慾,值得可憐,但我必須提醒你,雖我無伏妖能力,但我仍是藤野家的人,我血流成河之際,應該也是你灰飛煙滅之時吧!」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何況是妖呢?為求生存而殺生,不怪人類又何苦怪妖呢?

  放開了手臂,男子淺笑。「不同凡響,妳是個奇女子,妳的血肉是美食,卻也是妖的致命武器,所以妖不能耐妳何,但人可不一樣了。」

  「所以你是人?」

  「不,我是妖」轉身讓姬乃正視自己,男子欣賞到了她的面容。

  撿起方才擦身而過的小刀,姬乃還給了他。「所以你打算殺了我一洩心頭之恨?」對於藤野家與妖魔之間,只有收伏的妖魔與虐殺的藤野家人,雖血肉不足以果腹,但是經由虐殺,可以發洩對藤野家的怨恨。

  作為復仇之心的犧牲品,她也沒什麼太大害怕。

  「如果虐殺妳,我應該會死得比妳更慘吧!所以,我決定帶妳回去,這樣妳我都不必死了。」

  被捉緊了的手腕,讓姬乃的心裡總算有了漣漪。「你是藤野家的妖?」

  「妳不必知道我是誰,跟我回去吧!」

  掙扎,姬乃用了力。「不,我不回去。」

  緊揪起俊眉,他對姬乃更感興趣,不怕死反而怕回家去。

  「寧願死在街頭,也不願回家去,身為藤野家人,真讓妳那麼苦痛?」

  搖頭,她靜靜地否認了答案。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