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伏妖師與異夢學園同時連載,1-3日更新一篇>
 

  熱淚盈眶,秋野靜子少有的神情卻突然出現在這個富麗堂皇的大廳之中,水野銀翹起尾巴靠近,疑惑,還是疑惑。

  「雖然伏妖師很難考,但是真的有那麼感動嗎?」如果以機率來說,一般人通過伏妖師資格就像是選中總統的機會那麼多而已了,所以不姓藤野跟狩已的伏妖師,真的是少之又少。

  但只見秋野靜子搖搖頭,手上的銀色戒指滾燙著,確實拿到伏妖師認證指環的那一刻,她真的很開心,非常想要痛哭流涕,但是要她在眾人面前哭泣是絕不可能的事情,本想回到家後在棉被裡大叫歡呼,因為就算那時她激動的淚水滑下來,也不會讓人看到丟臉的一面。

  但是老天爺卻不容許她這麼做,手上那本緊握著的伏妖錄,讓她的眼角失守,儘管身邊的人來來去去的走動著,她依舊忍不住淚水。

  抓了抓髮梢,水野銀這副模樣還翹著尾巴,在藤野本家面前出現,真的也非常少有,若不是他是馴養妖,現在大概已經灰飛煙滅了吧!

  就像水野紫一般……

  搖搖頭,他甩去自己短暫的悲傷,他不要讓自己的負面情緒停留在心中太長的時間,因為他要為水野紫活下去,連同快樂的分一起活,所以他要帶著雙人份的幸福存在在這個世間上。

  儘管事情已經過了五年,但他的心意仍是如此堅決,五百年都過了,五年算的了什麼呢?

  總算闔上了伏妖錄,秋野靜子這才抹去了臉上爬滿的溼氣,向來不怎麼喜愛看書的她竟然也會拿著書看得那麼入迷。

  歪過頭,水野銀坐在她一旁的沙發之上。「那本書那麼好看啊?等等回家借我看一下吧!」

  雖然伏妖錄的厚度都快要跟他的臉一樣大了,但是第一次看到可以讓秋野靜子感動到落淚的書,一定十分精彩。

  將伏妖錄收進蕾絲小花包中,「別傻了!這可是伏妖師才可以看的東西耶!你這個小妖怪也想看?下輩子投胎姓藤野可能有機會吧!」

  「小氣……」小聲的嘟朗著,靈敏的鼻子嗅了嗅,水野銀跳下了沙發。

  他總是用鼻子來認人,真是難改的習性啊!好在現在是在滿是伏妖師的場所,要是在一般場合,或許很快就露出馬腳了吧!

  要是哪一日被人發現了身分,看他不被抓去解剖才怪!

  水野銀的心思沒有秋野靜子想得多,開心地奔向大門,對著迎面而來的藤野武展露出滿滿的笑容。

  「還好你回來了,不然靜子要哭死了!」不知他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大方地講著那讓秋野靜子最不想告訴藤野武的話語,瞬間,秋野靜子的臉蛋刷紅,惡狠狠地踩了水野銀的尾巴,讓他痛吟了聲。

  「好痛喔!靜子妳在做啥啦!」哀怨地看向秋野靜子,他靈活的眼珠子裡滾著淚光。

  怒瞪了他一下,彷彿用眼神告示了他的多嘴,水野銀無奈地低下頭去,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看著地板。

  藤野武將一包滿滿的符紙扔到了她的手上,這些日子以來,藤野武變得更不溫柔了,以前好歹也會因為男女身分有別而替她分擔些重量,但自從有了第二武器之後,連不到一百克重的符紙都吝嗇幫秋野靜子拿了。

  「妳看伏妖錄看到哭這件事情,最好不要讓別人知道,太丟臉了。」

  「你……你你妳怎麼知道?」這裡所有人看到她哭都只是害羞,她最最最不想給藤野武知道,而且明明剛剛他人在遙遠的停車場,怎麼還知道她是看伏妖錄看到哭的?

  藤野武就像是神一樣,未卜先知。

  難得的淺笑,藤野武將巨劍扛上了肩膀。

  「我媽說,妳看到狩已那一頁一定會哭,我想也是。」

  媽啊!這男人太神了,且不說他為何知道自己哭的原因,連看到哪一頁開始哭的都一清二楚!

  左顧右盼,秋野靜子想看看這大廳是不是有偷裝監視器,不然藤野武怎麼可以對沒看到的事情寥落指掌?

  狩已二字傳到了水野銀的耳中,他猛然回頭,死命抓著秋野靜子。

  「狩已!狩已的事情有記錄在伏妖錄上對吧!借我看,求求妳,借給我看!」只要是跟水野紫有關的任何事情,他一點都不想要放過。

  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都說不行了!走啦!快回家了啦!」

  本想往停車場移動的秋野靜子,此時寸步難行,只見水野銀直抱著她的大腿,說什麼都不肯鬆開那緊實的力道。

  「不行就是不行!武,你也說說話啊!」抬頭,她想要向藤野武求救的同時,除了已經打開的大門,藤野武的影子卻已經被陽光拉個老遠。

  「啊!你這個叛徒!快來救我啦!」又被拋棄了!秋野靜子大聲的怒吼,但藤野武的影子卻隨著她的分貝起伏,被陽光拉得越來越遠……。

    全站熱搜

    min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